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八十六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
    暮色四合。

    虽然累了半天,但张扬走在回家的路上,却有一种愉悦的享受。

    四周古色古香的园林建筑,固然让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但更重要的是,有苏苓在身边陪伴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她是世界上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虽然不能牵手,甚至不能过久的凝眸。

    但是,只要有她在身边,张扬就有了家的安稳,有了港湾般的宁静和温馨。

    回到苏家,老奶奶坐在藤椅上,看电视里的越剧。

    十八相送的经典唱段,粉面小生的古装扮相,和这苏南市的老宅,很是般配。

    冯爱英累了一天,半躺在木沙发上,双手轮流的捶着肩膀,揉着双腰:“哎呀,痛死我了!搞次活动,比上班还要累!我是没力气做饭了,清和,你去做吧!”

    苏清和也是刚刚下班回来,他有个爱好,就是雕刻印章,一进屋,就拿出一个半成品印章,打开台灯雕起来,听到妻子的话,头也不回的道:“那就休息一下再做。讲得谁不累似的!”

    “你有空玩石头,干嘛不去做饭?”冯爱英不高兴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通共就这么一个爱好。三天不练手生,知道不?我下班要是不雕一会儿,手艺会越来越生疏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靠这个吃饭,我看你是闲得慌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有客人,你一定要吵架吗?”

    冯爱英正要反诘,忽然房子一黑,停电了。

    “苏清和,你真是受够了!你们电力公司干什么吃的?三天两头的停电?”

    “负荷太大,停一会就来了。”苏清和无奈的放下手中的雕像,“你以为我想啊?现在到处是高楼大厦,电力要先紧着电梯房供应,我们这种平房,能停就停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周边好几个邻居都买电梯洋房了,你怎么时候也买一套,让我们娘几个享受享受?”冯爱英夹枪带棒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清和苦笑一声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张扬笑道:“叔叔,阿姨,要不,我请客,到馆子里吃一顿吧?”

    “咦,这个主意好!”冯爱英拍掌道,“这电一时半会怕是来不了,就到外面下馆子吧!”

    “你也好意思说这话?人家张扬是客人,是借住在我家的。你居然叫他请客?”苏清和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叔叔,你们不收我的房租费,那就吃餐饭吧。”张扬笑道。

    苏苓摸着手电筒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家人出门,往外面找馆子。

    “让你见笑了。”苏苓抱歉的道,“我爸妈就是这样,你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挺温馨的啊,世上哪有不吵嘴的夫妻?绵绵情话,总说不了一生一世吧?活到后来,都是讨论柴米油盐、鸡毛蒜皮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说得你结过婚、很有经验似的。”苏苓抿嘴笑道,“不过,想想还真是这样,我爸妈吵归吵,感情却好得很。”

    冯爱英带着大家,走出巷子,来到大街上:“我知道有家馆子,菜很好吃,就去那家好了。”

    店名福满楼,一看装修,就很上档次,光是门口的迎宾,就有十个,大冷的天,穿着高开叉的旗袍,站成两排,面带笑容迎客。

    “妈,这家太贵了吧?随便一个菜,都要几十块钱。”苏苓提醒道,“我听同学说起过,他爸是当官的,经常来这里吃喝,反正都是报的公款,他们不心痛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家好。”张扬笑道,“你看奶奶也走累了,就不换了吧。没事,一顿饭,我请得起。”

    冯爱英也不说什么,抬腿就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欢迎光临!请问几位?”迎宾春风满面的问。

    “几位?你自己数吧!都在这。”冯爱英摆了摆手,“还有包厢吧?我们要个大包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们才五个人,要大包做什么啊?大包要收包厢费,还有最低消费限制。”苏苓又跟妈妈唱起了对台戏。

    “哎,我说囡囡,出来吃个饭,你怎么这么多话说呢?平素也不见你话多啊。”冯爱英不悦的看了女儿一眼,觉得她让自己很没面子。

    “苏苓,没事。”张扬朝她使了个眼色,温暖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有大包,这边请。”迎宾高兴的道,“我们的大包,只要满足三百八十八的最低消费额,是可以免收包厢费的。我们这里有套餐,分至尊套餐、和美套餐、一家亲套餐,至尊套餐六百八十八,和美套餐五百六十八,一家亲套餐正好三百八十八,有十二个大菜,里面包含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来个一家亲套餐吧,我们人少,吃不了六八八,也吃不了五六八。”冯爱英坐下来,优雅的挥了挥手,“先上壶好茶,要正宗龙井,别打马虎眼,好孬我是喝得出来的哟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不过,我们这里,普通绿茶和红茶免费,龙井茶要加价六十八一壶。您看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了!”冯爱英不耐烦的道,“都饿了,快上菜吧!”

    苏苓听了,不由得秀眉微蹙,怜悯的看了张扬一眼,心想你又被我妈宰了一刀!

    张扬却是一脸淡然,浑然不管冯爱英点什么菜和茶,他和苏苓一起,先扶奶奶坐下来,然后又拉开凳子,请苏苓坐下来。

    服务员问道:“请问,还需要什么吗?”

    冯爱英正要说不需要了,却听张扬道:“你们这里有茅台吧?来两瓶。一定要正宗的,钱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穿着出众,言行稳重,自有一种傲然的气势,服务员听了,马上回答道:“贵客算是来对地方了,整个苏南市,其它店我不敢说,我们店的酒,绝对是最正宗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可以了,少了我再加。”张扬吩咐道,“还有,我刚才看了你们的菜单,里面有个豆腐吧?不要放葱。所有的菜品,都不要放姜,不要放胡椒,不要放蒜。另外,东坡肉煮烂一些,奶奶年纪大了,怕嚼不动。还有,时蔬用红菜苔,少放油,清炒就好。虾子一定要新鲜的,死的和活的,口感和营养都差很多,要是吃了不对,就麻烦你们另外换一盘上来!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都记下了。”服务员边吃边记,看张扬的眼神,明显变了。

    懂不懂菜,身份高不高,一听就分晓!

    苏苓更是惊讶莫名!

    这个张扬,口味怎么跟我一样?

    他也不吃葱,不吃大蒜,不吃胡椒,不吃姜吗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对一个湘中农民来说,这些都是他的最爱!

    一时上酒上菜。

    张扬打开茅台酒,给苏清和满上,笑道:“叔,我到你家,麻烦你们了,这一杯,我敬你!”

    苏清和心想,这小子怎么这么大方?这茅台酒,可不便宜啊,还一整就是两瓶!

    他这辈子,除了爱雕刻,还有一个爱好,就是喝酒。

    不过,在冯爱英的管制下,他只能把喝酒的爱好死死的钳制住了。

    有生以来,他只喝过一次茅台酒,那是有一次电力抢险,他奋勇当先,立下大功,公司上层亲自接见他,并敬了他一杯酒。

    那杯酒的味道,他永生难忘。把那杯酒的故事,当成自己的英雄事迹,逢人就讲,自然也对以前的张扬说过无数次了。

    所以,张扬知道他爱喝茅台。

    苏清和笑眯眯的端起杯子,和张扬碰了一下,抿了一口,咂嘴弄舌的道:“对,就是这个味道!这是正宗的茅台酒!”

    “叔叔,这两瓶酒都是你的,你尽量喝,但不可喝醉了,喝不完,咱们可以打包回去喝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喝了?”

    “叔叔,我还是个高中生呢,一杯足矣。你可千万别劝我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嗬,你也是个高中生?”苏清和有了好酒喝,自然高兴,话也多起来,“你家境挺好的吧?这么年轻,就一个人跑出来旅游。这旅游是最花钱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家境都是浮云,凡事全靠自己努力。”张扬莫测高深的回答,让苏清和大为赞赏。

    “对,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?”苏清和端起杯子,喝了一口,“好酒!”

    冯爱英平时管他喝酒,今天出奇的不管了,任由他喝。

    好菜一个接一个的上来,大家动筷开吃。

    张扬夹了些煮得烂烂的肉,放在苏奶奶碗里,又剥了几只虾给她好吃。

    “哎呀,张扬,你自己吃就好了。我来照顾奶奶。”苏苓笑道,“别人见了,一定以为你才是奶奶的孙子!我倒成外人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笑了。

    吃过饭,张扬先出去把账结了。

    初次见面,他也不敢给苏家人送礼什么的,怕弄巧成拙,所以在这餐饭上用心。

    苏家人吃饱喝足,满意的回家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张扬和苏苓愉快的聊着天,两人差不多年纪,都是高中生,聊学习,聊理想,聊未来,有说不完的话题。

    张扬知道她的喜好,了解她的兴趣,每说一句话,都能搔中她的痒处,让她满心欢喜,期待和他继续谈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,一辆出租车从旁边开过。

    司机忽然放缓了速度,探头看向张扬,他还以为认错了人,揉了揉眼睛,睁开眼睛再看时,确认是他!

    “擦哪个屁啊,呢脑子瓦特了,敢拿刀子戳我脖子,今天可算是冤家路窄了吧?我看你往哪里跑!”司机恶狠狠的呸了一声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