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八十七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
    出租车故意落后,看着张扬他们转过弯,进了一条巷子,司机靠边停车,通过车上的对讲机,联系两个兄弟,招呼他们过来,语气又痞又狠。

    开出租这行的,大都是本地人,很多都是同村或同族人,你带我,我带他,都出来做同行生意,为的就是彼此有个照应。

    这个司机被人欺负的事情,早在他的小圈子里传开了,兄弟们一听找到了事主,个个摩拳擦掌,要过来报复。

    司机喊完人,就下了车,跟踪张扬他们,进了巷子,一直远远的跟着,看着张扬了们进了一处院门。

    他暗自记下门牌号码,发出一声阴狠的冷笑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巷子里来了电。

    当晚,月明星稀。

    巷子里的孩子们,聚集在外面,你追我赶,你扔一个二踢脚,我放一个冲天炮,欢声笑语满天响。

    苏清和有了几分醉意,回家看了会电视,就躺床上去了。

    冯爱英收拾家里的卫生,安排老人和女儿睡觉。

    苏苓拿出书包来:“妈,你们先睡,我做会作业。”

    冯爱英也是真的累了,洗完澡就睡去了。

    张扬的客卧,和苏苓的卧室紧挨着。

    苏苓喊他过来,拿出数学作业,让他帮忙解答。

    张扬微微犹豫,毕竟这么晚了,苏家长辈又都睡下了。

    自己一个男生,跑到女生房中去,虽说是为了帮她写作业,但要是被人看到,误会了怎么办?

    随即,张扬又坦然的想:自己不欺暗室真君子,怕什么?

    高一的数学题,对张扬来说,还不是小儿科?随手就给解决了。

    “哇,你真是学霸啊!传说中的高富帅吗?”苏苓笑道,“有钱,还会书法,学习成绩还这么好!跟你一比,我都不用活了!”

    “囡囡!怎么回事?你为什么不活了?是不是他欺负你了?”冯爱英突如其来的说话声,把房中两人吓了一跳,只见她左手叉腰,右手指着张扬,有如防狼一般,瞪着他,厉声说道,“这大半夜的,你不睡觉,跑我女儿房间来做什么?我早就知道,你无事献殷勤,一准没安好心!可让我逮着了吧?”

    “阿姨,你误会了。”张扬微微皱眉,心想你真是想太多了吧?一屋子都是你家的人,我能对她做什么啊?“我在帮苏苓补习功课。”

    冯爱英大喝一声:“住口!你别找什么借口!要不是我撞破,你肯定不只补习功课这么简单吧?我们真是东郭先生,把你这只狼引进家门!今天吃饭的时候,你买两瓶酒给清和喝,我就起了疑心,你我无亲无故,你会对我们这么好?还不是想把我们当家的灌醉,你好趁着夜色,行不轨举动!”

    张扬苦笑一声,心想好心办坏事了。

    冯爱英反手抄起一把扫帚,高高举起来:“你给我出去,现在就出去!不然我就喊人来了!”

    张扬饶是有两世灵魂,更有记者喉舌,此刻遇着护犊情切的冯爱英,也是百口莫辩,不管他说什么,一开口就是个错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张扬明白,多说无益,还不如以退为进,朗声说道:“阿姨,我是个陌生人,你怀疑我,也就算了,难道你连自己女儿也信不过吗?你觉得,她冰清玉洁的一个人,会是你想的那样,能和一个刚认识的男生做什么不轨之事吗?”

    冯爱英明知他说得在理,而且,张扬和苏苓两人衣着整齐,刚才也的确是坐着书桌边写作业。

    可是,冯爱英跟天底下所有的妈妈一样,都害怕女儿被男生带坏了,她就想趁这个机会,把张扬这个陌生男人赶出家门。

    她掏出几百块钱,递给张扬:“这是你请客吃饭喝酒的钱,请你马上离开我家!现在还早,还不到零点呢!你出去找个酒店住吧!”

    张扬俊眉一扬。

    “你不必解释了,”冯爱英摆着双手,“我不管你来我家,怀着什么目的,也不管你是什么人,请你离开!以后也不要再来我家!更不要纠缠我家苏苓!你说你是个君子,看你穿着行事,也像个绅士,那你就该尊重我们的意见,不该赖在我家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这是做什么啊?”苏苓跺脚道,“他救了我的命,对我们一家人都很好,你为什么要赶他走?”

    “我有我的道理!囡囡,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余地!”冯爱英把钱往张扬口袋里一塞,板着脸,沉声说道,“囡囡,你还只是个高一的学生!人世间的是非黑白,你还学不会判断!我是你母亲,也是你的法定监护人,你必须听我的!”

    “妈!你讲不讲道理?”苏苓几乎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张扬把钱掏出来,放在桌面上,缓缓说道:“阿姨,你别生气,是我不好,虽然说不欺暗室,但也要避瓜田李下之嫌才对。我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爽快的说要离开,冯爱英长吁了一口气,脸色缓和下来:“这钱你拿着,我家虽然不富裕,但也不缺钱用。”

    张扬微微一笑:“麻烦你们大半天,请你们吃餐饭,也是应该的,你就不要再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苏苓,眼神变得柔和:“那么,我走了,两年后,咱们大学见,苏苓,记住你的珍贵,你的意中人,会抬着万工轿,前来迎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张扬。”苏苓想挽留,却知道拗不过母亲,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扬回到房间,背起书包,潇洒的挥了挥手,给她留下一抹温暖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提前看看她,目的已经达到了,甚至还超出了预期。

    明知道不能操之过急,但有些时候,他就是管不住自己,到底还是让冯爱英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很庆幸,苏苓有这么紧张她的妈妈,高中三年,是不会有男生接近她的。到时上了大学,嘿嘿,就由不得苏妈妈了!

    “我送他。”苏苓不顾母亲拉扯,送张扬出来。

    外面月色朦胧,凉意袭人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救了我。”苏苓轻声说道,“你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扬双手插在裤兜里,专注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这一别,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再相会?

    “这是我家的门牌号。”苏苓忽然指着门口的铭牌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没头没尾,张扬却听懂了,不由心喜,她这是暗示张扬,可以给她写信呢!

    “你在哪个学校?”张扬没有接话,却问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家的住址,但写信到她家的话,不一定是她本人接到。

    如果被冯爱英截住,依她的性格,肯定会拆开来看,那就弄巧成拙了。

    苏苓听懂了,低声说了自己就读的学校和班级。

    “囡囡!外面冷,快进来了!”冯爱英阴魂不散的出现在身后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拜拜!”苏苓挥了挥手,转身进去了。

    张扬心里暖暖的,她肯主动要求继续联系,证明自己给她留下的印象,是美好的,是她愿意继续交往的类型。

    巷子里没有路灯,黑灯瞎火,月光也被云遮住了。

    张扬舒展双臂,高兴的哼起了歌曲:“人潮人海中,有你有我,相遇相识相互琢磨,人潮人海中,是你是我,装作正派面带笑容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!”张扬迎面撞上了一个人,那人似乎很紧张,两只手各提了个塑料酒桶,身子一歪,低着头,从旁边快步走开。

    张扬听到啪的一声轻响,低头一看,却是那人掉了包烟。

    他捡起来,正要喊话,那人却走远了。

    一包散烟而已,张扬也懒得当活雷锋了,扔在一边,转身出了巷子。

    他左右顾盼,看到旁边停了三辆出租车,心想这小巷子门口,还有这么多出租车等客?

    过去一看,车里都没有人。

    张扬正要离开,忽然又倒退回来,看了看其中一辆出租车的牌照。

    他不是个愣头青,白天用刀子吓退讹诈人的出租车司机,随后就记住了对方的车牌号码,一是想举报,二是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行走江湖,胆大心细,多长一个心眼,总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他立马确认,这就是白天的那辆出租车!

    一种强烈的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周边,只有不远处的一家便利店还开门营业,门口站着两个男子,正在抽烟,不时朝张扬这边投来一瞥。

    张扬几乎没有犹豫,拔腿就往巷子里跑。

    前方忽然浓烟冲天,火苗乱窜,照亮了夜空!

    张扬全身的血液,瞬间冲上脑门顶!

    “操!”他大骂一声,撒腿往前跑。

    “嘭!”又撞上人了!

    那人慌里慌张,一边跑一边朝后面看,和张扬撞了个满怀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此时月亮从云里爬了出来,光辉照耀下,张扬一眼就认出对方,正是白天那个讹人的出租车司机。

    “喂,你放了火,还想跑吗?”张扬不用多想,也知道是这家伙尾随了自己,前来报复的,于是出言试探。

    “你?”出租车司机骇然的看着张扬,又指了指后面起火的地方,“你不在家里?”

    张扬再无怀疑,心里担心苏家人安危,但又不想放走这个罪魁祸首,当即往袖子里一摸,掏出藏在外套和毛衣之间的刀子,对准对方的大腿,用力刺了下去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