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八十八章 火中救人逞智勇
    出租车司机刚做完坏事,正自心慌意乱,只想快点逃脱现场,忽然间撞到张扬,更是心胆俱寒,眼见张扬一刀刺过来,他想躲闪时,已是不及,被刺了个正着!

    张扬下手凶狠,哪里给他还手的机会?一刀刺中,拨出刀来,又是一刀戳进他另一条大腿,用力一划拉!

    狭路相逢勇者胜,张扬心怀愤怒和担忧,下手又快又狠,没有丝毫犹疑!

    司机中了两刀,趴倒在地,痛得直打滚。

    张扬抓住他的双手,往巷子里拖,同时大喊:“抓贼啦!”

    巷子口冲进来两个人,正是刚才在便利店门口站着吸烟的男人!

    “放开他!”两人朝张扬大喊。

    张扬不管他们,拉住司机往里面拖,嘴里喊得更大声了:“起火啦!起火啦!”

    巷子里的人,都是原住民,彼此守望相助,很多人被惊动了,打开房门冲出来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出租车司机本来还想来救同伴的,看到这么多市民,不由得犯了迟疑,一秒钟后,两人做出正确的决定,丢下同伴不顾,脚底抹油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张扬将手中人一丢,对左右邻居大声道:“这家伙就是放火的贼人,你们抓住他,别让他跑了!快快报警,打110和119!”

    两个青年人上前,按住了出租车司机,喝道:“好你个纵火犯,走,带他去现场!等公安来处理!”

    “那是哪家着火了啊?”有个老者大喊。

    “苏清和家!”张扬一边回答,一边叫道,“大家都去帮忙灭火啊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跑到了火光起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正是苏清和家院子里起火了。

    苏家门前左右,挤满了人,大家提着水桶,朝院子里面泼水扑火。

    一股浓烈的汽油味,浑合着烧焦的浓烟味道,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“苏苓!苏苓!”张扬焦急的大喊,“你们谁看到苏家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火势太大了,他们怕是困在里面,还没出来呢!”一个妇女忧心的道,“消防员没这么快过来!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扬抢过旁边人一桶水,举起来,往自己身上浇。

    “天哪!这大冷的天,你要做什么?”众人发出惊呼,被张扬的疯狂举动吓到了。

    张扬一桶水淋下来,把自己全身上下浇了个湿透,然后脱下外套,蒙住自己的头脸,看了一眼院里的火势,顾不顾身的跃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小伙子谁家的啊?胆子真大!”

    “人家这是学雷锋,做好事救人呢!”

    “哎呀,苏家人可千万别出事才好!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进去了!那么大的火,他一跳就跳过去了!”

    张扬纵身一跃,从火势小一些的地方跳进屋里。

    苏清和一家人早就被吓醒了,看着外面熊熊火苗,不敢出去,正用桶子和盆子打水灭火。

    这些老房子,是砖木结构,只有一层楼是住人的,二楼是无用的阁楼,最多用来堆放杂物。

    房屋都带有一个院子,做为唯一的进出口,这也是出于门禁森严的考虑。

    房屋的窗户大都对着院子,此刻正被火势压制,不能破窗而出。

    “苏苓!”张扬跑进客厅,见到她安好无恙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张扬!你怎么来了?”苏家人见他冲进来,无不惊讶。

    “先别说这些。这屋子有后门吗?火势越来越大,先逃命要紧!”

    “没有后门。”苏清和着急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后窗呢?”

    “洗手间有个小窗子,我妈妈的卧室也有个窗子,不过都装了木窗棂。”苏清和丢下水桶,抹了一把脸,叹道,“打破的话,应该可以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,快找工具!”张扬搬起一把椅子,来到苏奶奶的卧室,放在窗户下面,一看窗棂装得很结实不说,里面还装了一排仿盗的木栅栏!

    “用这个!”苏清和找来一把铁锤。

    张扬接过来,猛力砸向窗户的栅栏和窗棂。

    “清和,你确定要破窗?这修起来,可要不少钱。”冯爱英考虑的,居然是这些问题!果然是头发长见识短,她还抱着希望,尽快把火扑灭,减少家庭的损失。

    “爱英,先保住性命再说!”苏清和又找来一把扳手,和张扬一起砸窗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收拾一下东西!”冯爱英跑进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张扬砸开了窗户,先让苏清和跳出去,然后接应苏奶奶。

    “阿姨!”张扬把苏奶奶送出去,赶紧去喊冯爱英。

    冯爱英把首饰和钱物放进口袋,打开衣柜门,抱起里面的衣服,往张扬怀里一扔:“快递出去!”

    张扬急道:“阿姨,先别管这些了!快出去吧!火势烧进来了!”

    冯爱英哭道:“这要是全烧没了,我们连衣服都没得穿了,这大冷的冬天,可怎么过啊?”

    张扬来不及多劝,拉着她的手,拖到窗边,把她扶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苏苓呢?出去了吗?”张扬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苏清和在外面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。”张扬转身回到客厅。

    此刻,院里的火势,蔓延到了房间里,客厅里浓烟滚滚!

    张扬冲进苏苓房间,只见她正在收拾书包,连忙上前道:“苏苓,快走!”

    苏苓装好书包,背在身上,又快速的去拿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张扬急了,顾不得许多,一把将她抱起来,往外面冲去。

    苏苓房间的窗户已经烧了起来,哐啷声响,木块哗啦啦往下掉,只差一点,就打到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张扬把苏苓抱在怀里,来到后窗前,扶着她出去,然后再跳出来。

    一股强大的浓烟,滚滚而来,瞬间将苏奶奶的房间吞没!

    消防车声音,从远处街口传来。

    巷子太窄,消防车开不进来,消防员们拿着灭火器,跑步进来灭火。

    苏奶奶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。

    张扬没听明白,便问苏苓。

    “我奶奶说,爷爷的遗像,还放在客厅里!不能让爷爷烧着了。她要回去拿。”苏苓一边说,一边劝解奶奶,“奶奶,等火灭了再进去拿,爷爷的遗像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苏奶奶伉俪情深,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,叫唤着老头子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妈,现在进去太危险了!”苏清和无奈的道,“我知道爸只剩下这一张相片,可是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!”

    张扬沉声道:“我进去看看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攀着窗台,又爬了进去,用湿衣服护着头和脸。

    客厅里面,已是浓烟弥漫,火苗被外面的风吹着,直往里面窜。

    张扬两眼一摸黑,完全看不见!

    他只能凭着感觉,摸到苏爷爷遗像放置处,拿起像框,然后飞快的退走。

    “张扬!张扬!”苏苓着急担心的喊声,一直在外面传来,没有断过,“你小心啊!你快出来啊!找不到就算了!”

    张扬来到窗下,飞快的爬出来。

    “幸不辱命。爷爷的遗像保住了。”张扬把像框递给苏奶奶。

    苏奶奶颤抖着双手接过来,流着眼泪道:“谢谢你,你真是我家的大恩人哪!他九泉之下有知,一定保佑你的。”

    苏苓看着张扬,心痛的道:“你眼睛都被烟薰肿了,痛不痛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张扬心里一暖,说道,“我们快到前面去,看看情况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从后面过道,转到前面院门前来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们,一定要快点灭掉火啊!”冯爱英对消防官兵恳求道。

    邻居们都动员起来,从家里提来水,帮助灭火。

    人多力量大,猖獗的火势,终于被压制下来。

    苏家一片狼藉,到处是烧焦了的木头和家具。

    卧室里烧得不算多,留下了一些家具,一家人的衣服,也没有被烧毁,但是,几个床铺,只了苏奶奶的还完好,其它几间房的床铺被褥,都不同程度被烧毁或烧焦,不能再用。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哪?”冯爱英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苏清和灰头土脸,怔在当地,他是一家之主,可是,现在家没了,他这个主,也不知道该如何做了!

    一家人的衣食住行,怎么办?去哪里安顿好?

    苏奶奶紧紧抱着老伴的遗像,默默的垂泪,对家庭遭遇到的不幸,她痛彻心肺,却爱莫能助。

    苏苓紧抿樱唇,脸色惨白,她虽然年少,但也知道家庭将来面临着什么!

    无家可归,是人生最悲惨的事!

    “刚才谁报警,说抓到了纵火犯?”公安同志也来了。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,一直被那两个青年控制着。

    “是他!”青年人把司机推了出来,“公安同志,你们一定要严惩凶犯!”

    “你们好样的啊,见义勇为,当场就把纵火犯给抓着了!”公安同志接管司机,嘉许的说道,“嗬,好家伙,一条腿上一个血洞!白刀子进红刀子出,也算你活该!”

    “公安同志,人不是我们抓住的,我们可不敢偷别人之功。抓住纵火犯的,是这位小伙子。”青年倒也磊落,当即把功劳还给张扬。

    苏家人都惊奇的看着张扬。

    张扬心里却只有苦笑!

    祸因自己而起啊!

    “我也是凑巧碰见了。”张扬低调的道,“我走出去的时候,正好碰到他。”

    公安点头赞扬道:“小伙子,不错!”

    苏清和紧紧握住张扬的手:“谢谢你,张扬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狠狠瞪了妻子一眼,怪他对张扬无情。

    冯爱英羞愧的低下头去,争辩道:“要不是我赶他出去,他也抓不住这贼人!”

    张扬沉吟道:“叔,阿姨,要不这样吧,今天晚上,咱们都到酒店住,商量一下对策。”

    苏清和嗯了一声:“暂时也只能如此了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