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九十章 你是上天的使者
    苏苓再也坐不住了,跳起身子,大声道:“你们够了!”

    “囡囡,你怎么了?”冯爱英愕然看着女儿。

    “妈!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?张扬做什么了?他对我做什么了?他对你做什么了?让你这么猜疑他?他最不该做的事,就是在惊马之下救了我!之后发生的一切,都是因此引起的!”苏苓嘶声说道,“他最不该做的事,就是拼着命,抓住了那个贼人,还冲进大火里,把我们一家人救出来!”

    “囡囡,你说什么呢?”冯爱英惊讶莫名,看着女儿。

    “我有说错吗?”苏苓不再是那个柔弱内敛的江南少女,她大胆的说道,“他要是不救我,奶奶就不会邀请她住进我家。贼人要是逃走了,我们要是烧死了,你们哪里还知道,贼人是因为他来我家放的火?或者,他要是不这么磊落,不告诉我们,你又怎么知道,那些贼人,是因为他来的?”

    冯爱英怔忡当地,几次想张口说话,却又不知道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才多大的人?就知道女生外向了?我告诉你,你翅膀还没硬呢!”冯爱英生气的道,“我是你妈妈,你却帮着一个外人说话?你认识他才多久?一天时间不到!将来你要是嫁出去了,眼里心里,还有我这个妈妈吗?”

    是啊,苏苓只认识他,不到一天时间,可是,他却是这么的熟悉!

    当她身陷危难,他奋不顾身的解救!

    虽是初见,却仿佛旧识!

    最难忘的,是在火海中,他将她抱在怀里,逃出生天的情景!

    那个公主抱,是她十几岁芳年中,和男生的第一次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他的心跳是那么铿锵,他的臂弯是那么有力!

    躺在他的怀里,是那么有安全感,仿佛只要有这个男生在,天塌下来也不害怕了。

    平日里,苏苓很少顶过父母的嘴,今天居然敢如此和父母说话,简直是让父母惊叹了!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都不要说了。”苏清和皱眉道,“你看看,把女儿都给说哭了!”

    冯爱英赌气躺上床,说道:“不管怎么说,我明天都要去趟公安局,看看公安怎么说!”

    “哼!”苏苓也生气了,转身出门,来敲张扬的房门。

    张扬找酒店服务员,要来一个熨斗,正在熨干衣服呢,听到敲门声,便过来打开房门,见是苏苓,倒是一讶:“这么晚了,你还不睡?”

    “张扬,”苏苓走进来,说道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哭了?”张扬微微一笑,“不要担心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你来得正好,这个你收下。”

    他掏出一张银行卡,放在她手心里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!”苏苓跟摸了个烫手山芋一般,甩手就丢还给他。

    “苏苓,你听我说,你家现在已经被烧了,你可以去住校,你爸妈还年轻,住在旧房里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可是,奶奶年纪那么大了,你忍心让她跟着受苦?”张扬正色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那也不能用你的钱啊。凭什么啊!这应该是我爸妈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妈现在没有钱。”张扬恍惚又回到了过去,自己仍然是她老公,心里无比怜惜这个性格和品德都极好的女子,他抓起她的手,再次把卡放在她手心里,“拿着这钱,去苏府花园买套房子,这是我赔给你们的,你不要不好意思,心安理得的享受吧!密码,是你的生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苏苓失声道,“我的生日?可是,这不是你的卡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的卡。”张扬心想,只是,我已经习惯把我的银行卡,以你的生日来把关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张卡,不是你早就办好了的吗?你怎么会用我的生日来当密码?”苏苓心里的好奇心更重了,“还有,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?我又没告诉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”张扬微微一笑,“保密。下次再会时,我会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再会?你现在不能告诉我吗?”苏苓紧紧捏着那张卡片,忽然之间,感觉这卡片,有了一股魔力,把她和张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,她好奇的偏着头,带一抹俏皮,一抹倔强,说道,“我现在就要听!”

    “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坏,把我的胃口吊起来,又不说!你到底是谁啊?是不是我朋友的朋友?是谁把我的生日告诉你的吧?”

    “我总要留一些悬念,给你期待下次的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会失眠的,每个晚上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,失眠的时候,可以想想我。”

    身边没有其它人,张扬可以肆无忌惮的说一些体己话。

    “你!你就不能正经一点说话吗?非得一副招人讨厌的样子?你明明不是那么轻浮的人。”苏苓轻轻抿嘴,恨不得要捏他一下。

    张扬笑了笑,她还是那个她,哪怕只是初次见面,也是那个最懂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这张卡里,有多少钱?你总得告诉我吧?我写张欠条给你,以后我赚了钱再还你。”苏苓举起卡片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明天看了就知道,我也记不清了。”张扬眨眨眼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明天去银行查,有多少钱,我就写多少钱的欠条,算上利息,慢慢还你。”苏苓咬了咬嘴唇,“必须是我借你的,不然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张扬只是温暖的一笑,并不回答,说道:“你该过去了,不然,冯姨又要过来拉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谁了。”苏苓走到门口,又回过头来,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张扬眨眨眼睛:“你早就知道,我是张扬了啊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上天派来的使者。”苏苓说完,害羞的拉开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张扬愕然一笑。

    第二天,苏苓早早起床。

    一个人心里装着太多事,是睡不好觉的。

    她洗漱完毕,梳好头发,对着镜子,左看看,右瞧瞧,仔细的检查了一遍,觉得全身上下,并无不妥当之处,这才悄然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张扬的房门紧闭着。

    他还在睡觉吧?

    苏苓没有敲门,对着门笑了笑,就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她倒要看看,张扬有没有撒谎,这张卡片的密码,真是用的自己生日?

    酒店附近就有银行。

    苏苓来到银行自助端,把卡放进去。

    按密码之前,她先来了个深深的呼吸,低下头,伸出右手食指,一个数字,一个数字的按下去。

    自己的生日,可以解开这张银行卡片?

    按完密码,苏苓抬起头,同时撩了一下秀发。

    屏幕上的密码框架消失了,出现了选项界面。

    “啊?”苏苓轻掩住嘴,“真的解开了!”

    她的手,放在余额查询选项上,嘴角漾起调皮的笑,心里在猜,卡里有多少钱?

    昨天晚上,张扬说,要借一个房子的首付给苏清和。

    那这卡里的钱,应该是几万块吧?

    苏苓想着,纤纤手指,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?两万?”苏苓看到最前面的数字,第一反应就以为是两万块钱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,怎么这么多的零啊?”苏苓好奇的拿手指在屏幕上点来点去。

    “我数学是不好,但也没这么差劲,连几个零都数不清楚吧?”苏苓又数了一遍零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是二十万?”苏苓再次掩住了嘴,然后紧张的左右瞧了瞧。

    她赶紧抽出银行卡,放进口袋里,又怕不安全,手伸进袋子里,捏了捏卡片,确定在里面,然后手就放在里面紧紧握着,不再松开,急匆匆回到酒店。

    “张扬!张扬!”苏苓扬起拳头,打张扬的房门。

    里面没有人答应。

    她按住门把,轻轻一拧,门应声而开。

    “张扬!你这卡里怎么有那么多的钱,我可不敢要……”

    苏苓说着,怔住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没有人。

    洗手间和淋浴间也不见张扬。

    苏苓来不及细看,转身回到隔壁房间。

    “爸,看到张扬了吗?”

    “张扬同志?没有看到他啊,我们刚起床。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不在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紧张得,可能是到餐厅吃早饭去了吧?昨天晚上办入住手续时,我听前台说,我们这两间房,都有免费早餐吃。”

    苏苓应了一声,看到父母惊讶的眼神,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,羞涩的道:“我去餐厅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刷牙洗脸了吗?一起下去吃早餐了!这孩子!又跑了。”冯爱英在后面喊道,她转回身,对苏清和道,“你管不管你女儿了?这才多大的人?一点小女生的矜持都没有,刚睡醒,就去找张扬了!”

    “孩子嘛,当然需要朋友一起玩,你这么瞎紧张做什么?”苏清和摇了摇头,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吃过早餐,我就去公安局。”冯爱英一边整理床铺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懒得说你!”苏清和暗自摇头。

    苏苓找遍了酒店的餐厅,也没见着张扬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她心里有些慌,似乎预感有什么事情已经发生,只是自己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又来到楼上,冲进张扬房间。

    还是不见张扬,倒是发现床头柜上,有一张纸,上面有给她的留言。

    苏苓拿起来,轻声念道:“相逢情便深,恨不相逢早。识尽千千万万人,终不似、伊家好。别你登长道,转更添烦恼。楼外朱楼独倚栏,满目围芳草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