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九十一章 别逼我犯错误啊
    冯爱英过来问道:“囡囡,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他走了。”苏苓将手藏到背后,将纸折叠,放进口袋收好。

    “走了?他一定是畏罪潜逃!”冯爱英震惊道,“清和!清和,你快来,张扬跑了!”

    “你大惊小怪的做什么?”苏清和扶着苏奶奶过来,皱眉道,“叫叫嚷嚷的,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“他跑了!”冯爱英手着手道,“这下完了,我们的赔偿,他是一分钱不会给了!又不知道他住在哪里,想找都找不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张扬不是那种人!他早就留下了……”苏苓本想告诉父母,张扬留下了二十万的现金,可是,转念一想,这是张扬的钱,不能动用!一旦交出来,肯定会被妈妈拿去买房!

    “留下了什么?”冯爱英狐疑的问。

    “他留下了口信,说是有急事,先离开了。”苏苓即兴撒了个谎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冯爱英半信半疑,“那他还来赔钱吗?不来赔钱的话,那他就是个流氓!就是潜逃!清和,走,我们去公安局!”

    苏清和没办法,早餐都顾不上吃,就被妻子拉到了区公安局,苏苓和奶奶,也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公安同志办案神速,把嫌犯带回局里,当天晚上就审问完毕,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“罪犯交待,他是为了报复一个少年男子,才去你家放的火,那少年人,是你家儿子吧?他坐罪犯出租车时,两人起了口角之争,罪犯气愤不过,尾随你儿子回家,纵火行凶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冯爱英怔住了。

    公安调查结果,和张扬所说一致。

    苏苓长吁一口气:“妈,我早就说过了吧?张扬是个好人,你非得冤枉他!”

    冯爱英自知理亏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家损失大不大?我和你们回去看看,好要求民事赔偿。”公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同志,我们的损失,他都能赔偿吗?”冯爱英问道,这也算是一丝意外的安慰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啊,刑事责任,民事赔偿,他一个都逃不掉!”公安笑了笑,“走吧,先去你家定个损。”

    “同志,我家是祖屋,房子很值钱的……”冯爱英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啦,先去看看吧!”公安点点头,正要起身走,忽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他抓起话筒,喂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?罪犯在医院被人打了?看到是谁了吗?那人穿着白大褂,戴着口罩,认不出来相貌?什么时候发生的事?今天早上?刚刚发生的?伤得严不严重?脸肿得跟个猪头,右手骨折?连话都说不出来了?好,你们控制现场,我马上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公安放下话筒,对苏清和道:“去你家的事,先缓缓,我去趟医院。那个纵火犯,因为双腿受伤,我们放他在医院治疗,结果一大早,被人饱揍了一顿,听说脸都被打成猪头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苏清和和冯爱英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冯爱英连忙澄清道:“不关我们的事,我们昨天都在酒店住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不是你们!有护士看到,打人的,是个高大的男人。可能是他其它仇家吧!这样的人,结下的仇怨,肯定不只一个两个!这样吧,我另外派个人和你们去定损。”公安同志喊了个同事过来,吩咐几句,自己匆匆去了。

    冯爱英低声道:“老公啊,你说,打那个罪犯的人,会不会就是张扬啊?”

    “嘘!不要乱说!”苏清和虽然也这么想,但为了保护张扬,嘱咐妻子不可轻言。

    苏苓大大的眼睛里,散发着晶莹的光芒。

    那个突如其来的陌生男生,有如一颗流星划过,璀璨了她的人生,然后又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他说过,要给我写信的,好吧,那我就等着他的来信好了。”苏苓有生以来,第一次盼望着快点开学!

    在医院打人者,的确就是张扬。

    除恶务尽,在保护自己的前提下,让恶人得到更大的惩罚!

    张扬离开医院,找了个公用电话亭,打给赵雅南。

    既然来到苏南市,当然要去拜访一下恩师。

    电话里传来苍劲有力的声音:“喂,你找哪位?”

    “请问赵老师在家吗?”张扬礼貌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找雅南的啊,你等等,她在哩!”对方说着,大喊一声,“雅南,电话!”

    远远听到赵雅南答应一声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变近了:“爷爷,谁啊?”

    “找赵老师的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张扬听到赵雅南的声音传来:“我是赵雅南,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赵老师,新年好,我是张扬,给你拜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扬啊,新年好。”赵雅南惊喜的道,“难为你记得我这个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赵老师,你这么说,就是怪我这电话打晚了。你家住哪里?我现在在苏南市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在车站吗?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车站。”张扬抬头看了看四周,找到一块公交车站牌,说出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跑那边去了?行,你就在那边等着,我现在走不开,叫我朋友去接你。”赵雅南说着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两辆警车鸣着警笛,朝医院那边开过去了。

    张扬双手插在裤兜里,淡然的望着警车去远。

    一辆宝马车开过来,靠近公交站台时,明显放缓速度,司机摇下车窗,朝站台上张望。

    张扬看到宝马车的女司机,不由得一怔,这苏南市真小啊,又和她遇上了。

    “不就说了你两句,叫你不要闯红灯吗?你用得着这么记仇?”张扬心想。

    宝马车靠边停下,女司机迈腿下车,红色亮皮的高跟鞋,足有八厘米高,紧致的牛仔裤,把修长高挑的双腿,包裹得紧俏纤丽,上身只穿了件贴身的红色毛衣,靓丽多姿,玲珑浮凸。

    她撩了撩大波浪秀发,盯着张扬:“真是冤家路窄啊!我上次说过,再见到你,是要秋后算账的!”

    张扬没有任何反应,眼神笃定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女司机生气的跺跺脚,高跟鞋跟地面相触,发出清脆的响声:“喂,我跟你说话,你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听到了。”张扬淡淡的回答,还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说,要找你算账!你就不害怕?”女司机戴着一副大大的蛤蟆镜,把半边脸都给遮住了。

    张扬无所谓的耸耸肩:“害怕?怕你强、暴了我,还是怕你压坏了我?”

    “你!果然是个小、流!氓!”女司机左手拿着个砖头似的手提电话,扬起来,打向张扬。

    张扬不躲不闪,逼视她墨镜后的眼睛。

    电话响起来。

    女司机无奈的缩回手,接听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到了,没看到你的学生啊。高个子,是个大帅哥?这里没见着什么帅哥。他叫什么名字?张扬?好吧,我再等等,可能他走开了吧!”

    女司机接完电话,正准备再次向张扬发难,却听对方一脸笑容的问道:

    “咳,小姐,你是来接我的?”

    “鬼才来接你!我跟你说,我那天不就是闯了个红灯吗?我赶时间,闯个红灯怎么了?扣的是我的分,罚的是我的钱,用得着你管吗?”女司机樱唇轻启,上嘴唇碰下嘴唇,话声有如流水,清脆又好听。

    张扬看着她雪白的贝齿,收敛起笑容:“可是,你惊吓到老人家了!”

    “我惊吓到你奶奶?你还惊吓到我了呢!我问你赔偿了吗?我训你了吗?”女司机普通话说得很溜,又带着苏南这边的软语侬音,煞是好听。

    张扬不由失笑:“你闯红灯,你还有理了?喂,我问你,你是不是赵雅南老师派来接我的?你车子停在禁停区,等下交警来了,你又要扣分罚款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接你——你认识雅南?”女司机讶异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张扬,赵老师的学生。”张扬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啊?张扬,对啊,我记得你名字,你是叫张扬!这么说,我要接的人,真是你?”女司机轻抿嘴唇,良久,长舒一口气,无奈的道,“算了,看在雅南姐的面子上,我就不跟你一般计较了,上车吧!”

    她说着就转身上车。

    张扬也不客气,拉开车门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女司机坐到驾驶座,见他坐进副驾驶位置,第一件事就是系安全带,说道:“哟,真自觉!”

    张扬头也不抬的道:“你开车太危险,我这是对自己的生命安全负责。”

    女司机差点没被他呛住!

    “早知道是你,我才不来接!”女司机撇了撇嘴角,启动车子,跟马路有仇似的,极快加速,突的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扬回敬道:“要不是看在赵老师面子上,你的车,我也懒得坐!”

    “张扬!别逼我犯错误啊!”女司机生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犯的错误可不少。”张扬指着前面道,“看路!别看我,我又不帅!别撞上人了!”

    女司机转正头,说道:“雅南教的是高中,你可一点不像学生,倒像是个古惑仔,社会上的老油条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瓷器吗?”张扬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女司机有气没地方发,全发在油门上,车速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张扬道:“同样一瓶水,装进不同瓷器里,会变成不同的形状。我在赵老师眼里,是个巧乖懂事的好学生,在你眼里,成了惹事生非的古惑仔。我仍是我,只是瓷器不同而已。”

    女司机愣了半晌,才反应过来:“好啊你,这么文绉绉的,原来拐弯骂我呢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