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九十二章 你是人间虚伪客
    赵雅南家住的居然是园林别墅!

    虽然比不上着名的拙政园等名园,但也有假山池林,有拱桥回廊,前院后院,中庭天井,飞檐翘角,斗拱戗脊,幽静典雅,置身其间,仿佛游走画中。

    这大大出乎张扬的意外。

    像园林别墅这样的房子,不是你有钱就可以拥有的。

    赵雅南的家庭背景,值得玩味啊!

    张扬到她家的时候,她正在忙碌的下厨,家里来了不少客人。

    “赵老师家这是做什么呢?”张扬问女司机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知道吗?”女司机讶道,“那你来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张扬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但马上想到,今天可能是赵老师家办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“赵老今天生日啊!八十大寿!”女司机见他一脸懵懂,便轻轻摇了摇头,说完丢下他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张扬心想,既然是八十大寿,那肯定是赵雅南的爷爷了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无巧不成书了。

    偏偏自己是空手来的。

    “张扬,进来啊!”赵雅南迎了出来,笑着拍拍他的胳膊,“我还以为你说着玩的呢,没想到你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赵老师,我刚知道,今天是赵爷爷生日,我什么也没有准备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张扬笑道,“我只带了一张嘴来。”

    “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”赵雅南抿嘴一笑,“你能赶在今天来,这就是缘分!你一个孩子,能想着正月里来看看老师,这就是我最大的骄傲。来,我爷爷要见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随着爽朗的笑声,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走了出来,“是不是张扬小友来了啊?”

    “我跟爷爷讲过你的事。”赵雅南亲热的挽着张扬的手,拉他到老人面前,“爷爷,这位就是张扬。”

    张扬不知道她说过哪些事,是关于她跳楼的事?还是自己会鉴古会书法的事?

    “仪表堂堂,神采飞扬,好相貌。”赵老端详张扬一眼,高兴的笑道,“我听雅南说,你救过她的命,那就是咱们赵家的大恩人哪!”

    张扬心想,看来赵雅南是真的走出那段感情了,都敢跟家里长辈说了。

    赵老面目慈祥,脸色红润,身子健朗,完全看不出有八十岁高龄。

    “我还听说,你对古玩鉴定,也颇有研究?”赵老说这话时,看似随意,但从他的眼神,却看出他话中有深意。

    “只是爱好而已,”张扬察言观色,便知对方也喜欢古玩,笑道,“还请赵爷爷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谦虚,谦虚!”赵老眼中精光一闪,“我雅好收藏,请张小友一起看看,帮忙鉴赏一番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嗤!”的一声,旁边传来不齿的讥笑。

    张扬听声音,也知道这是那个宝马司机在笑。

    “赵老,他一个半大小伙子,懂得鉴宝?那不是笑掉大牙了吗?”女司机笑吟吟的,脸上全是轻蔑。

    “柳芽,你别小看他。很多事情,讲究的是一个天赋。就拿唱歌来说吧,你天生好嗓音,三岁就能上台表演,我就没这么厉害了啊。”

    张扬俊眉一扬,瞥了柳芽一眼:“不知者不罪,你不懂我,我也不懂你。只是,我不爱轻易评价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柳芽气得直翻白眼,这小子,总是这么讨人嫌,说出来的话,看似彬彬有礼,实则字字如刀。

    赵雅南抿嘴一笑:“柳芽,可算找到治你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柳芽气呼呼的道:“雅南,你知不知道?上回拔我车钥匙的人,就是他!差点没耽误我的大事!迟到两分钟,我就拿不到拍卖会的参加资格!这种大型拍卖会,市里一个季度才举办一次!新年这一场,又是重头戏,你说我要是错过了,得有多大的损失?”

    “哦?”赵雅南妙目闪闪,看着张扬,心想原来你早就到苏南市了啊?

    柳芽道:“雅南,要不是看你面子上,我今天非用高跟鞋砸破他的脑袋不可!”

    赵老抚须笑道:“新春这场拍卖会,的确非同凡响,有多件遗失海外的国宝,将进入拍卖。就算不拍,去饱饱眼福,也是极好的啊。张扬小友,来,我们去收藏室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扬恭敬的应了一声:“好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还有不少名流,都跟着赵老往后面走。

    赵雅南紧走几步,上前打开一扇门的锁,请众人进去。

    里面琳琅满目,摆着各色古玩字画。

    张扬算是大开眼界了,抛开这幢园林别墅不谈,光是这收藏室里的藏品,就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“这些藏品,都是我赵家几代人,上百年时间收集的。战争年代,为了保存这些,我爷爷在城外挖了个地洞,把这些宝贝全部放在山里,这才躲过了一场浩劫。后来社会平定,爷爷才把藏品拿出来。”赵雅南向客人们介绍家族收藏史。

    张扬心想,赵雅南说过,她老家是乡下的,还跟爷爷放过牛,进过一次盗洞,这是真是假?

    看她爷爷的模样,可不像是乡下人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园林别墅,难道是后来买下来的?

    赵雅南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,但当着众人面,并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忽然,张扬看到一个凤冠,不由得大为震惊。

    所有的来宾,也被这个美丽奢华的凤冠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凤冠,是古代皇帝后妃的冠饰。

    这只是一个笼统的称呼,事实上,在我国历史上,凤冠的形式演变,是有一个漫长过程的。

    在宋代以前,后妃所戴冠饰,大都以花树、钿和博鬓等物装饰,再嵌珍珠、玛瑙、蓝绿宝石、蚌、玻璃等宝物。

    唐代礼令典章中,明确记载,后妃礼冠的基本制度是花树和博鬓。

    北宋初颁布的《开宝礼》依然照搬之,但北宋在隋唐制的基础上,出现了一个重大变化,便是在冠上添加了龙、凤,有时直接称呼为“龙凤花钗冠”、“九龙四凤冠”、“九龙十二株花钗冠”。

    到了明代,凤冠工艺,更加繁复,出现了十二龙九凤冠。

    赵家所藏这件凤冠,没有龙凤,应为宋代以前之物。

    宋代前的凤冠,还保存得这么完好,的确是件好宝贝。

    张扬震惊的是,他一眼就看出来,这件凤冠,应该是唐以后,宋以前之物,也就是五代十国时代的。

    每个朝代有每个朝代的特征,在皇家御用之物上,这种特征体现得更加鲜明。

    五代十国,时局动乱,五十四年间,各种大小皇侯,出了几十个,但保存这么完好的凤冠,却是绝无仅有。

    令张扬惊讶的是,这具凤冠上,有一个图案,特别的熟悉。

    他很快想起来,这个图案,在道国真君墓出土的铜镜上出现过!

    那块铜镜,应该是连道国皇后所用之物,这个图案,要么是皇后所喜爱的,要么是这成套用品的记号,相当于皇家制造局的标志。

    如果这顶凤冠,真是道国皇后之物,那么它从何而来?

    张扬内心无比激动,脸上却不动声色,对凤冠也只是一扫而过,并没有凑过去细看。

    “喂,张扬,你不是很懂古玩吗?怎么一言不发啊?”柳芽带着挑衅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真正的文物,不必二次鉴定。在这些见证了千年历史变迁的器物面前,不论我说什么,都是苍白无力的。”张扬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油嘴滑舌!”柳芽奋力击出一拳,却打到了软绵绵的棉花上,毫不着力,顿觉无趣。

    “赵老,你家藏有这么多的文物,可以开一家私人博物馆了。”一个中年男人恭维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点藏品,做个陈列馆还行,离博物馆还差得远了。”赵老谦逊的摆摆手,“再收十倍这样的古玩差不多!”

    张扬浏览一遍,第一个走出来。

    赵雅南看见,跟了出来,问道:“张扬,怎么了?老师家的这些藏品,不好看吗?你不是喜欢古玩吗?正好看看,长长见识。”

    张扬见左右无人,便站住脚,回顾道:“赵雅南,你要我说实话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赵雅南无比惊讶的道,“你刚才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赵雅南啊,难道,你不是叫赵雅南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赵雅南,可是,”赵雅南连眨双眼,既惊讶又疑惑的道,“我是你老师,你不应该叫我赵老师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不配当我的老师!”张扬脸色平静,语气严厉。

    “张扬,你怎么可以这样跟老师说话?”赵雅南大吃一惊,像统治者看到了大逆不道的叛贼。

    “老师?好一个赵老师啊!我看,你是表演系毕业的吧?你的演技,简直爆棚啊!你想不到我会来找你,更想不到,我一眼就看穿了你所有的虚伪吧?”张扬本来只想安静的一走了之,不和她撕破脸皮。

    可是,看到她这副貌似纯洁和真诚的表情,他忍不住生气了,声音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“张扬!”赵雅南一手撩了撩秀发,一手抹了把眼睛,“老师做错了什么?值得你这么说我?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我说出来吗?”张扬沉声道,“须不好听,更不好看!”

    “事无不可对人言,你今天要是不说清楚,我真的生气了!”赵雅南嘴唇轻颤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