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九十三章 揭穿雅南真面目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就说个清楚。”张扬深吸一口气,尽量平静的道,“是在这里说呢?还是找个安静的地方说?”

    “就在这里说吧!”赵雅南定定的看着他,眼前的男生,分明是自己的学生,可是,却是那么的陌生!

    “赵老师,你家里到底是什么来历?”张扬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来历?”赵雅南微微摇头,“我知道了,你是不是觉得,我对你撒谎了?我爷爷不像乡里人?那你理解错了,这幢园林,虽然是我家祖上的产业,但我们平时并不住在这里,尤其是我爷爷,大部分时间,都是住在乡下老家。他八十大寿,为了方便招待各路亲朋,这才来园林别墅办酒宴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的解释,倒也说得过去。很多有钱人,放着城里别墅不住,就爱闹低调,去乡下呼吸新鲜空气,放个牛,养个羊啥的,体验农村生活。就像有些大学生,毕业后不在城里工作,非得去偏远山区支教一个道理。”张扬决定不再遮掩,直接点出正题,“那么,你跟我说说,你家那顶凤冠的来历吧?”

    “凤冠?这?”赵雅南扑闪着妙眸,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?”张扬冷笑道,“你是不是以为,我看不出那顶观冠的来历?”

    “那凤冠,有什么来历?”赵雅南的眼睛,睁得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以为,我看不出来吧?这才敢带我进那个收藏室!我没看错的话,那顶凤冠,是从道国真君墓里流出来的!”张扬一边说,一边注意对方的表情。

    赵雅南浑身一震,骇然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进的那墓,就在咱们福田二中校舍下面,你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?”张扬眼睛里,似要冒出火光来。

    “张扬!你可真会想!这怎么可能?”赵雅南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,“我们进去墓里时,可没见过这顶凤冠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只进了主墓的棺材,棺椁的空隙间,还有墓穴周边的耳室里,肯定还有很多陪葬品!我们却都没有去发掘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,我又进去了一趟?那个盗洞,是你亲自炸塌的!谁还能进去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盗洞的具体方位,再打一个盗洞,和原来的盗洞连接,不是很简单吗?”

    “张扬,你怎么可以这么想?”赵雅南震惊莫名。

    “还有,你会武术!这一点,也足够我猜测的了!”张扬并没有给她辩解的机会,继续说道,“你家庭条件这么好,用得着去外省一个县城二中任教吗?你就算不工作,这辈子守着祖业,也不愁吃喝了吧?”

    “人工作,并不只是为了吃喝。”赵雅南的眼神,变得深邃起来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一个正常人,从三、四楼跳下去,要是运气好的话,顶多就是一点骨折,你会武术,以你的本事,那你就算从宿舍顶楼跳下去,怕也没那么容易摔死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?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!”赵雅南是真的迷惑了。

    张扬想到的是,前生,赵雅南死在楼下,可是,她真是跳楼而死的吗?以她的武功和本事,就算跳下来,也不至于当场摔死吧?

    除非,她那天并不是自己跳下来的,或者,在跳下楼之前,她就已经受伤,甚至是被人打死扔下来的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扬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!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对我说句实话吗?”张扬望着她的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实话?”赵雅南再次撩了撩鬓角的秀发,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我去楼顶找你,你并不是想跳楼吧?”张扬沉声问道,“因为,我跟你谈到跳楼时,你的第一反应,是很错愕。”

    “过去的事,不要再说了,好不好?揭人伤疤,你很爽吗?”赵雅南摇了摇头,伸出手,想拍拍张扬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一口气,把你当时的状态说完吧!”张扬一把打开她的手,缓缓说道,“那天,你在等一个人!应该是个男人!那么冷的天,你们却约在楼顶见面,想必要谈什么见不得人的大事!你和他,因为某件事情,起了分歧,那次约见,很可能是生死相博!不是他死,就是你亡!”

    “你!”赵雅南像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事件一般,骇然的看着张扬。

    张扬冷笑道:“我说中了吧?赵雅南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需不需要我继续说给你听?我还知道很多!”

    赵雅南一把拉住张扬的手:“跟我来!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张扬见她气势汹汹,用力一挣,“你想杀人灭口啊?”

    赵雅南看上去柔弱,手上劲道却是奇大,他愣是挣不脱。

    “赵雅南!”张扬叫道,“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不管他怎么挣扎怎么叫喊,赵雅南就是不放手,拉着他的手,穿过一扇月洞门,经过一条回廊,绕过一座假山,推开一扇门,把他拉了进去。

    张扬正要说话,看到里面的布置,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绣花床,梳妆台,这应该是她的闺房吧?

    “张扬!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?”赵雅南一脸严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猜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赵雅南一脸你别骗我的表情,“我好歹当过你的班主任,虽然时间不长,但对你也是比较了解的。你平时虽然调皮,但没有这么精明!而且,你和我接触得也很少,怎么会知道我那么多的隐秘?”

    “那你先回答我,我说的,对不对?”张扬反问。

    赵雅南迟疑了一下,点点头:“是的。我那天,的确是要等一个人。要不是你阴差阳错闯上去,他随后就会到达。”

    张扬目光一亮:“让我再猜猜看,你等的那个人,是不是我们在盗洞里遇到的那个男人,梳着中分头的男人?”

    赵雅南再次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:“张扬,还有你不知道的事吗?”

    张扬尽量平复心情,说道:“我还知道很多!那个墓,是你们几个人,合伙盗挖的吧?”

    “你!”赵雅南骇然后退一步,轻轻颤声道,“你是人是鬼?”

    张扬黯然一叹:“果然是这样的!那天晚上,你跟着我到了学校后山,当我告诉你,那是个盗洞时,你没有害怕,也没有惊讶,而是一脸的平静!那个时候,我就起疑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一切,你全是猜的?”赵雅南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去你宿舍用电脑,你还记得吧?”张扬忽然跳跃到了这件事情上。

    “嗯?”赵雅南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知道,一个人在搜索引擎上做过的事情,会留下痕迹吗?”张扬淡淡的道,“在我搜索道国真君相关信息之前,已经有人搜索过了!那个人,只能是你。你当时以为,我查道国真君这个人,只是出于好奇心吧?所以才把你知道的那许多事情告诉了我!你一个普通的人民教师,却对一段不怎么热的小历史感兴趣,还搜集了那么多相关的信息!不是为了盗墓,又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赵雅南娇躯一震,这次是真的对张扬刮目相看了!

    张扬走到桌边,拿起杯子,里面有半杯玫瑰花茶,他实在渴了,也不管这是她喝过的杯子,端起来就一口喝干。

    赵雅南难得的羞涩一笑:“你也不嫌我脏啊?”

    “你人很优雅干净,但你的思想……”张扬不说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张扬,我不是有意骗你的。这些事情,说起来太过、复杂,也很荒唐!对你来说,知道得越少越好。”赵雅南不好意思的道,“只是,我没想到,你还是卷了进来。”

    张扬走过去,看着她的双眼:“你知道吗?我那天去天台,还是救了你一命。如果我没去的话,你早就死在那个男人手里了!他来见你,是来杀你的!”

    赵雅南啊的一声:“你怎么知道?他来找我,是来汇报盗墓进程的。”

    张扬当然不能告诉她,说我曾经看到你死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他要杀你的具体原因。不过,无非是想独吞那批宝藏罢了!”

    “张扬,你跟老师说实话,是谁告诉你这一切的?”赵雅南双手抓住张扬的胳膊,离他如此之近,近到能闻到她呼吸中的芳香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告诉我。”张扬心神一漾,但很快收敛。

    “那你早就来到了苏南市,去哪里了?”赵雅南狐疑的问道,“张扬,你要相信我,我绝对不会害你。我对你隐瞒你那一切,也是为了保护你。不想让你卷入古玩江湖的是非恩怨中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确早就来到了苏南市,至于我做了什么,对不起,我无可奉告。赵雅南,我再问你一遍,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。你们家族,真的是盗墓世家?”张扬避开她的问题,进行反问,这是他一贯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。准确一点说,我们是一个文物世家。”赵雅南有一种想解释,但又千头万绪,不知从何说起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文物世家?你们去挖墓,有证的还是没证的?代表国家?还是代表自己?如果是国家,可以光明正大的进行考古挖掘嘛,那你们又何必这么躲躲藏藏的?”张扬带着讥讽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,我们并不知道那里有墓!”赵雅南秀眉微蹙,双峰一挺,挤压到了张扬身上却不自知,“我们去那边,本是寻找另一个宝藏的。经过一番探查,确定福田二中下面有宝藏存在,于是开始挖掘,没想到,我们阴差阳错,挖到了道国真君的墓葬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的宝藏?”张扬心头巨震,沉声问道,“我们小小的福田县,还有什么宝藏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