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九十七章 一两田黄百两金
    “张扬,江院长是帮文物机构代购,你要是留着没什么用的话,不如就让给他吧?”赵雅南笑吟吟的道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五万块钱,对张扬来说,还算得上一笔巨款,他二话不说,就会卖掉。

    可是,他刚从赵家得到一笔五百万的分红,用不着再卖这件玉马了。

    看完赵雅南家的收藏室后,张扬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博物馆一直在说,完宝归馆,可国内那么多的博物馆,到底归于哪个馆,却没有明说。

    张扬想成立自己的私人博物馆,把自己搜集到的宝贝,都存进自己的博物馆,那就更有意义。

    这个愿望是好的,但要成立一家博物馆,需要数以万计的文物,除非能挖到一个大型的宝藏,或是打捞一艘古代的沉船,不然,这么零散收集的话,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将是张扬一辈子的事业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江院长,我买的这些宝贝,是用来收藏的,没打算出让。”张扬抱歉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哦?你也是收藏家啊?”江院长遗憾的道,“那好吧,能在民间收藏,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张扬一边说话,一边留意柳芽手中的印章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看得入了神,研究了这么久,也没有放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赵雅南也注意到了她的异样,蹲在她身边,笑道:“发现宝贝了?”

    柳芽微带疑惑的道:“我哥明明教过我辨别田黄和昌化黄,但这方印,我还是看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田黄?”赵雅南失笑道,“这地摊上,十块钱一样的玩意,你还想淘到田黄,那你可以去买彩票了。”

    柳芽也自一笑:“也是啊,是我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江院长看看她手中的印章,笑道:“我刚才也看见了它,它几可乱真,我也差点就看成田黄石了。”

    柳芽轻轻摇头:“要是我哥在,估计一眼就能看出真假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将手中的印章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以为是普通昌化黄石,便不怎么珍视,随手一丢。

    张扬心痛的看向那枚印章,心想可千万别摔烂了才好!

    他早等着呢,只等她放手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没有任何犹豫,伸手将印章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。”张扬托在手心。

    终于到手了!

    张扬沉下心来,仔细察看。

    这是一方闲章,上面刻了一句诗:“道莫求悟本无迷。”

    很直白的话,刀功也很一般,一看就是后人新刻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这方印章,才被众多翻捡者扔在一边,看不上眼。

    就连江院长这样的行家,柳芽这样的世家后人,也被打了眼!硬生生落入了张扬手里。

    张扬一阵窃喜,如果自己判断没错的话,这可是印石三宝之一的田黄!

    早在康乾盛世时代,就有一两田黄一两金的说法!

    现在的田黄,早非吴下阿蒙,变成一两田黄百两金了!

    而且,有钱也难找到啊!

    田黄石近年来价值逐渐攀高,比钻石还要贵。

    田黄被称为“石中之帝”,只有FJ寿山一块不到一公里的水田底下的砂层中才有,经过数百年来的连续掘采,产量已非常稀少。古玩市场持续升温,收藏田黄石的人也越来越多,价格自然不停的上涨。

    “张扬小友,这石章我看过,只是一般的昌化黄石,还是今人作品,不值钱。”江院长友情提示。

    “对啊,这字刻得很一般。”柳芽不屑的笑道,“不是我自夸,便是我来刻,也比这要好!”

    张扬把玩手中的印章,微笑道:“买回去当闲章也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江院长点头不语。

    张扬手中托着两个印章,问摊贩: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两个,二十块!”摊贩大声回答。

    张扬没有犹豫,掏出二十块钱递了过去,老板拿了张报纸,将两个印章卷起来,又用一个塑料袋装好。

    “这两枚极品印章,不知道是哪个名门望族里流出来的,哪个败家子,把这么好的东西,当垃圾处理掉了?倒让我捡了个大漏。”张扬将袋子一裹,放进裤子口袋里。

    柳芽看得直摇头:“张扬,一看你就是个愣头青,新入门的,但凡懂点行的,谁会看上这种玩意?你想要印章的话,我家里大把多石头,一元钱一块,自个雕刻,也比这卖的强。”

    张扬笑而不语,那一脸谜之微笑,仿佛是在诠释夏虫不可语冰这句话。

    赵雅南见识过张扬的非凡能量,见张扬这一脸异样的笑容,不由得问道:“难道,你买的这两个印章,有什么说道?”

    张扬淡淡的道:“我鉴定的结果,和你们有所出入。我认定其中一枚是田黄,另一枚则是汉代的印章。”

    “一枚田黄,一枚汉印?这不是捡大漏了吗?”赵雅南耸然动容,“可是,江院长和柳芽都鉴定过了,你不会打眼吧?”

    “打眼也不怕,不就二十块钱吗?”张扬无所谓的耸耸肩,心里却是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柳芽见他如此,便知有缘故,说道:“我和江院长都看走眼了?难道,那真是田黄?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我要是告诉你,那是真的田黄,你是不是会特别自责和失望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就让你心服口服,因为我特别想看你难过的样子。”张扬说着,又把两块印章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田黄石是我国的瑰宝,自古以来都用作雕刻皇帝的玉玺,到现如今田黄价格一再升高。”江院长沉吟道,“价格都是以克来计算的,比黄金可贵多了。”

    张扬却是微微一笑,心想现在的价格算什么?

    几年之后,田黄的价格,会涨到六千多一克,十几年后,将涨到九万一克。

    张扬拿出那方田黄石印章,对着太阳照了照,说道:“田黄石的质地为微透明或半透明体。如果仔细观察,田黄石会焕发出一种其他石材品种所不具备的迷人光彩。”

    他用指腹,在印章表面用力摩擦,将污垢擦干净,说道:“你们看,这方石印表层,还有一层红筋,红如血,细如丝,俗称红筋,又叫血丝。它是田黄石的细裂纹,经土壤中氧化铁渗透而形成的格纹。这种深入内层的纹路,昌化石是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微微一顿,张扬又道:“你们都鉴定这是昌化黄,是因为近年来,昌化黄扰乱了市场。随着鸡血石、田黄石资源的枯竭,有人在过去开采昌化鸡血石的废料堆里,发现了通体黄色、石质也比较细腻的昌化田黄石,把它捡出来雕刻成摆件或是印章出售。虽然这种昌化黄也在山涧中待过,但历史最长不超过昌化鸡血石的开采历史,最长也就一千多年,与田黄数百万年待在田里的经历是没法比的。”

    江院长目瞪口呆,又心悦诚服:“没想到,你小小年纪,却懂得这么多!”

    张扬谦虚的道:“江院长,你的知识,比我更丰富,只不过,你先入为主了,一是觉得这地摊上不可能有什么值钱的古玩。二是被这印章上的刻字迷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鉴定古玩,最怕的就是先入为主。”江院长正色道,“看来,我的修为还不到啊!”

    柳芽先是不相信,再次察看和鉴定,半晌方道:“真的!这的确是田黄石!我刚才就有些拿不准,没想到,被你捡了漏!这可是比黄金还要贵的石头啊!”

    张扬拱拱手:“多谢承让!”

    这也算是好人有好报吧!

    苏苓家遭遇火灾,张扬倾囊相助。

    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!

    不但得到了五百万的分红,更是得到了几件好宝贝!

    接下来,几个人又逛了逛,但没再看到好货了。

    在赵雅南家玩了两天,正月十四,张扬准备回家。

    赵雅南送张扬到了火车站,说道:“你先回去,我参加完明天的拍卖会,也去福田县了,到时我们再商量找湘军遗宝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张扬应了一声,挥了挥手,走进站台。

    这一趟苏南之行,张扬收获巨大!

    提前认识了苏苓,博得了她的好感。

    收获了五百万现金,淘到了几个捡漏的好古董。

    结识了不少古玩圈子的人,聆听到了古玩界泰山北斗的隐秘,还知道了鉴宝天师的名号。

    在火车上,他拿出从赵家借的《天工开锁》,研究起来。

    锦盒就在他身上,他拿出来,对照着书的记载进行破解。

    经过不懈努力,锦盒忽然发出一声轻轻的脆响。

    锁开了!

    锦盒里面,放着一方小小的令牌,如玉佩般大小。

    令牌上面,有一个熟悉的图案!

    北斗七星,加一座山!

    这个图案,曾在陈茵家清水塘的店铺上看到过,也在赵雅南家的收藏室里看到过!

    现在,张扬已经知道,这就是泰山北斗八大世家的标志。

    锦盒中的令牌,图案稍有不同,那就是泰山显得特别大,北斗七星偏弱小。

    令牌两面,一面刻着一个鉴字,一面刻着一个心字,两个字又被密密麻麻的小字包围着。

    “这明显就是失踪已久的鉴宝天师的令牌啊!”张扬内心翻江倒海,“难道,我真是鉴宝天师的后人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