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二章 天目木叶盏
    博雅轩店铺后面,是一个很大的院落,三进院子,几十间房。

    这样的建筑,在省城不算多见,也只有真正的土豪,才住得起这么大的老别墅。

    左边厢房,被全部打通,做成了一个私家收藏馆。

    张扬好奇的是,他们摆放这么多珍贵的宝贝在这里,安保措施是怎么做的?难道就不怕贼惦记吗?

    仔细观察之后,张扬发现这房子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从外面看,房子古色古香,跟民居并无二致,但里面的装修就犀利了。

    进门的时候,张扬留意过墙壁的厚度,明显比普通建筑的外墙要厚两倍以上,估计中间加了厚厚一层钢板。

    而且,所有的窗户,只是一个形式,在外面看是窗户,到了里面看,墙面是整体,并没有窗口,房顶也经过特殊加固。

    这个收藏室,兼做博雅轩的仓库,值钱的古玩都放在这里面,安保和防护都是一流的。

    室内所有展出的古玩,大都是瓷器,只有少部分的金石书画。

    “各位朋友,今天请大家来,无非是想以宝会友,交流收藏和鉴赏的心得和经验。同时,我也想借重诸位,帮我鉴定几样东西。”陈伯庸先带大家浏览一遍,然后笑呵呵的说道,“还请各位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有人笑道:“陈老,你这么说,不是打我们脸吗?以你们陈家的实力,如果还有不能鉴定的东西,我们谁还敢班门弄斧不成?”

    陈伯庸虽然上了年纪,但脸色红润,容光焕发,给人一种鹤发童颜的感觉,他摆摆手,含笑道: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。文物是古人才情智慧之结晶,就算是现代高仿者,也都是当世之国宝圣手,打眼也实属常情啊!诸位都是古玩行的翘楚,集众人之智慧,才能鉴定出宝物的真容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哪个不开眼的,敢把赝品卖到您这里来?”有人说道,“凡是古玩行的人,谁不知道您陈家是执牛耳的人物?国家文物院的陈院长,就是您亲生儿子啊!”

    张扬听了,心想北斗七星的传人,果然非同凡响!陈家的传人,是文物院院长,其它几家的传人,想必也混得不错吧?

    陈伯庸道:“在古玩界,一提到鉴定,大家想到的,必定是真假之分。毕竟,赝品和真品,如同水火不相容。可是,我以为,对古玩的鉴定,要一分为二的看,除了真假之外,还要分析其艺术价值。”

    他随手从架子上拿起一只瓷碗,举起来,里里外外的展示给大家看,缓缓说道:“大家看看,能看出什么名堂来吗?”

    这只碗,通体黝黑,但在碗内壁上,却有一片漂亮的叶子。

    叶子的形状,栩栩如生,连同叶子的筋脉,也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咦,这片叶子,是怎么画上去的?”一个小女孩发出惊讶的询问,她是随家长进来参观的。

    能被邀请来这里的人,都是古玩行中的佼佼者,大概除了这个小女孩,其它人都认识这只碗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琪琪,这片叶子,不是画上去的。”她的家长耐心的教导,“这是用真实的叶子,经过高温烧制,融化进瓷器中。”

    “真实的叶子,融进了瓷碗中?”小琪琪好奇的道,“这是怎么做到的啊?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神奇,所以难得。”家长感叹的道,“此款黑瓷,产自吉州窑,这项手艺,早就失传了!”

    “这是天目木叶盏吗?”观者无不动容。

    张扬也自惊讶,没想到,陈家的藏品中,居然还有这么了不起的品种!

    木叶盏是吉州黑釉的佼佼者,内外均施黑釉,盏内放一片桑叶,送入窑室烧制。在经过1300度高温之后,这片桑叶不仅没有灰飞烟灭,相反,其美丽的纹路、形体、脉络永恒而完整无缺地保留在了漆黑的茶盏上。

    说起来容易,但真正要做成一只完美的木叶盏,难度却极高。

    从宋元时期开始,天目木叶盏就远销RB、朝鲜以及东南亚国家,在国际市场中享有极高的声誉。

    RB东京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吉州窑木叶天目盏,已被列为国家级文物,只在有限的时间内拿出来供人参观。

    另外,在英国大英博物馆也收藏着一件天目木叶盏,并称其为“世之神器”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这一举世无双的木叶盏工艺及其产品,如今已经被人们视若瑰宝。

    陈伯庸赞叹的道,“我当初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,也觉得匪夷所思,就跟捡到宝了一样!无论是从胎质、釉质、木叶的纹路来看,这只木叶盏,都是无可挑剔的。可是,正因为它的难得和珍贵,我又担心啊,这真的是宋元时期之物?请各位帮忙看看吧?”

    大家看了看,一片叫好叫绝之声。

    陈伯庸眼睛不经意的扫过张扬,呵呵笑道:“张扬小友,你掌掌眼?”

    大家的目光,瞬时都集中到了张扬身上。

    陈伯庸放着这么多的专家学者不问,却让一个年轻人掌眼?

    这小子有何来历?

    不等张扬谦让,陈伯庸已经把木叶盏递到了他眼前。

    张扬只得伸出双手接过来,小心翼翼的捧着。

    古玩这一行,是不能轻易上手的,一是因为价格不菲,二是因为易碎,一个不小心,万一哐啷了,那付出的就不是一点半点钱。有些古玩,更是奇珍、孤品,碎了就没有了,那多可惜?

    张扬看完之后,沉吟道:“陈老,请恕我直言,您这只木叶盏,并非宋元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嗬!好大的口气!陈老鉴定过的东西,你都敢推翻?”有人出声呵斥道,“真是不知好歹!陈老的地位,也是你可以撼动的吗?”

    陈家的二爷、三爷、四爷,更是连声冷笑,轻蔑的看着张扬,觉得此人简直不知天高地厚!

    古玩行是一个讲究论资排辈的地方,一个东西,你说值多少钱,不算。得经过专家教授鉴定,他们说的结果,才是正确的!他们说这你货是明代的,那就是明代的,他们说你这货值十万,那它就值十万!

    陈老是这一行的顶级存在,是金字塔顶尖的人物!

    现在,张扬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年轻,居然质疑陈老,难怪众人都说他太过狂妄了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