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五章 赶尽杀绝
    “张扬小友,你看懂了吗?”陈伯庸用一种另有深意的口气问道,好像拿了个天大的宝物,要引他入坑。

    “这是江湖中传说的藏宝图吧?”张扬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秦奋等人脸色一变,都想凑近来看。

    陈伯庸却将图纸一折,收了起来,说道:“张扬小友,你眼力果然独到。你要是能破解这张图,那我们就能寻到一处宝藏!这处宝藏,没有主人,谁先找到,那就是谁的!我们可以平分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话对张扬,具有很大的诱惑。

    想建博物馆,就离不开宝物的收集。

    零散收集的话,猴年马月才能集齐开一家博物馆的文物数量?

    道国真君墓中文物,张扬失之交臂,虽然拿到了五百万的分红,但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这次得知湘军遗宝的消息后,张扬就动了心思,如果能找到这个宝藏,那离博物馆的文物数量,就迈进一大步了!

    只不过,他已经答应赵雅南,和他们合作寻宝,那就不能再和陈家合作。因为秦奋的存在,可以想象,赵家和陈家,也不可能联手。

    “陈老,你有此宝图,定能找到宝藏。我就不掺合了。”张扬微微一笑,“今天很感谢你们的盛情邀请,让我观赏到这么多珍贵的文物,真是大开眼界啊,嗯,时候不早了,我还有事,就先告辞。”

    他拱拱手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大哥,他真是鉴宝天师的传人?”二爷沉声问道,“那不能就这么放他离开啊!”

    “不放他走?嘿嘿,你还能怎么样?”陈伯庸瞪了二弟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是要借他之力,寻找宝藏吗?”二爷问道,“我们找了这么久,也没找到。估计只有鉴宝天师的后人,才有这个寻龙点穴,辨砂识水的本领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此事容后徐图!不急于这一时。我可以肯定,这个人,就算不是鉴宝天师的亲嫡传人,也肯定大有关系!好在他和我们有来往,慢慢的,总能让他露出真容来。”陈伯庸说着,对秦奋道,“上次你们挖到真君墓,要是早些通知我们,何至于被人抢走?”

    秦奋阴冷的道:“是我太过小心翼翼了!应该早些下手的,我没想到,赵雅南那个小贱人,手脚那么利落!我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她挖走了!”

    陈伯庸不悦的道:“这就是你们找赵家合作的下场!”

    秦奋冷哼一声:“当时她手里有线索,我也是没办法。我本来想杀了她的!可惜,我都约好了她在楼顶见面,想找个机会,将她杀死,再推落楼下,装成失足跌楼而死的现场,没想到,那贱人警觉得很,居然没来赴约!”

    “我看,你是被她的美貌迷住了,舍不得下手吧?”陈茵咯咯笑道。

    “她的美貌,哪里及得上你的万分之一啊?”秦奋换了副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过去的事,咱们就不提了。接下来,湘军遗宝,才是我们的重中之重。区区真君墓,跟湘军遗宝比起来,又算得了什么?”陈伯庸用力摆摆手,说道,“我们几家人,理应合力,尽快寻到宝藏!到时三家人平分,也够富甲天下了。”

    周怀谨问道:“三家人?你不是还请了张扬吗?他不分一份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他一个小孩子,随便拿几个玩意,不就打发了吗?”秦奋讥笑道。

    周怀谨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陈伯庸阴险的笑道:“诸位,如果他真是鉴宝天师的传人,你们真的能容忍他留在这个世界上吗?”

    周怀谨浓眉一轩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陈伯庸慢条斯理的道:“你们别忘了,当初鉴宝天师,是为什么隐姓埋名,与世无争的?”

    陈茵好奇的问道:“爷爷,那是为什么呢?鉴宝天师既然是全能型的人才,比北斗七星加在一起还要厉害,他要是出山的话,岂不是名利双收,贵不可言?”

    陈伯庸背负双手,傲然说道:“因为张家人不识好歹!不肯接受朝廷的招安!而康熙帝,又久慕鉴宝天师大名,曾言道,七星可以不来,天师非请不可。言外之意,根本没把我们七大家族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陈茵嗯了一声:“那后来呢?我们还不是出仕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出仕了,不过,那是在七家联手,把鉴宝天师一门赶尽杀绝之后的事情了!”陈伯庸发出一声落寞的叹息。

    “啊?赶尽杀绝?”陈茵轻掩嘴唇,“这不是同门相杀吗?”

    “谁叫他们不识好歹呢?”陈伯庸脸上,露出一抹凌厉之色,“可惜,鉴宝天师还是有人走脱,隐身于市井民间,久寻不获!这个张扬,明显就是天师传人,一看他的臭脾气,就有八分相像!”

    陈茵还是第一次聆听到这段隐秘,半晌无言。

    陈伯庸沉声道:“自古富贵险中求!杀几个人,又算得了什么?只要手法得当,谁又能奈我何?茵儿,你切不可有妇人之仁!”

    “爷爷,那都是旧社会的事了,现在张扬又没威胁到我们的地位,难道也要赶尽杀绝吗?”陈茵俏脸黯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有退路吗?”陈伯庸冷冷的道,“当初那段恩怨,我们不提,张家人就会忘记吗?现在他们是不得势,只能蛰居!如果张家人一旦复出,又夺回了古玩行的执牛耳大权,他一定会疯狂报复我们!”

    秦奋右手做了个切菜的动作,狠声道:“最重要的是,他这么年轻,就如此厉害,真的出山的话,哪里还有我们讨饭吃的空间?天底下的古玩行,只知道有张家,不知道有我们北斗七星了。”

    陈伯庸一脸的老谋深算:“所以,今天,我们必须统一认识!到时临阵就不会乱了阵脚。记住,这番谈话,只限在场诸君知悉!切不可传扬出去,更不可传到张扬耳朵里去。茵儿,在寻找到湘军遗宝之前,你还得一如既往的对他好,不可以让他产生疑心。听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陈茵正自分神,闻言神情一凛,连忙答应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把藏宝图给他看了,万一他找到了呢?”陈二爷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故意为之的。茵儿,密切注意他的动向,我要让他带路,找到宝藏。”陈伯庸抚须,狡猾的笑了笑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