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七章 一通电话的事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公安局,接白叔和刘姨他们出来。”张扬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去过了,他们说事件很严重,一时半会出不来。”白芷幽幽一叹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托了关系,又不是什么大事,最多罚点钱,人就出来了。”张扬说着,在路上拦了辆摆摆车,前往公安局。

    “我们托了不少关系,但都不管用。”白芷苦笑道,“送礼给他们,他们都不收。”

    张扬笑道:“真要送礼的话,那就不只一点钱的事。送少了,不管用。送多了,又心痛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舅舅也是这么说的。”白芷微微讶道,“张扬,很多时候,我看你很沉稳,和大人的心智差不多。”、

    张扬微微一笑:“你这是说我显老吗?年纪轻轻,老气横秋?”

    白芷抿嘴一笑,但很快又愁闷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公安局。

    张扬直接找到了分局的局长。

    局长是个很讲原则的人,坦言此案事关重大,因为那几件青铜器,很可能是古墓出土的,现在正追查呢,人暂时是不可能放的。

    张扬说,那几件铜器,并不是白景明收的,而是一个朋友,寄放在他们店里的。

    局长轻轻一笑,说所有被抓的人,都会这么讲,无非是想推脱责任。

    张扬却是言之凿凿:“那几个铜器,是赵自清赵老爷子放在白叔家的。你要是不相信,可以打电话问赵老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白芷,听了不由一愣,心想赵自清又是谁?那几个铜器,跟他有关系吗?

    局长也是不解,反问道:“赵自清?哪个赵自清?”

    张扬淡淡的道:“国家古玩研究院的赵老院长,他已经退休,现在是名誉院长,现任院长是他儿子赵文翰。”

    局长啊了一声,本来很随意的坐姿,忽然间变端正了,沉声问道:“你是说,那几个铜器,是赵老的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张扬点头道,“我这有赵老的电话,也有赵院长单位的电话,你可以求证。至于这几个铜器,赵老是怎么收来的,或者只是做为学术研究用的,甚至是帮古玩研究院收集的文物,那就不得而知。不过,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扬语气一厉:“这几个文物,都是赵老的!如果在咱们省里出什么意外,责任是十分重大的!”

    局长满是肥肉的脸,不自然的笑了笑:“言重了。如果真是赵老的东西,那我们自会妥善保管,不容有一点差错。”

    张扬看到他桌面上有纸笔,便起身走过支,拿起笔,在纸上写下两个号码:“请验证吧!”

    局长摸了一把脸,正自犹疑,桌上的电话,突兀的响起来。

    叮铃铃的响声,似要把电话机也给震起来。

    局长拿起话筒,喂了一声:“哪位?”

    刚听了一句,他便腾的起身,立正站好,大声的应道:“是,是,是!”

    接下来,局长这通电话,全部以“是”和“好的”来回答,最后说了声:“我明白了,我这就执行。”

    他缓缓挂断电话,意味深长的看了张扬一眼,随即走出办公桌,哈哈笑道:“失礼,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出双手,和张扬握了握:“哎呀,大水冲了龙王庙嘛!这白老板也真是的,为什么不早说呢?早说那货是赵老的,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?”

    张扬心知肚明,刚才那通电话,肯定是上级打来的,不然,这个局长也不会这么听话,态度也不会转变这么快。

    “白叔也是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。他只知道货是赵老的,在不清楚情况的前提下,他当然要守口如瓶,不能乱说。”张扬道,“局长大人,你还需要打电话求证吗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”局长挥了挥手,“刚才上级主管部门来电,解释了此事,说法和你的一致啊,说明那些铜器,的确是赵老的。那就够了嘛!”

    白芷虽然不懂他俩的对话,但有一句话,她是听明白了的,那就是父母无罪了!

    “警察叔叔,那我爸爸妈妈,什么时候可以放出来?”白芷迫不及待的问。

    “现在!马上!”局长一脸歉疚的道,“对不起啊,让你父母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他亲自来到拘留室,下达放人命令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赵雅南动用了哪里的关系,一个小时不到,白景明夫妇就被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被封的店铺和房产,全部解封。

    连罚款都免了。

    张扬买的那几件青铜器,本来已经被没收的,也给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结案时,警方说这些只是普通的文物,并不是国家二级以上文物,构不成违法行为。

    刘萍一出公安局的门,就破口大骂:“什么人啊?既然没有违法,为什么要抓我们?这不是欺负人吗?”

    白景明皱眉道:“能免灾就不错了,你还这么多废话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出来了就好,白叔,刘姨,你们在里面没受苦吧?”张扬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能不受苦吗?吃没吃的,喝没喝的,晚上睡觉,冷得要死,连床被子都没有盖的!我们又没犯罪,偏把我们当罪犯对待!”刘萍埋怨个没停。

    局长一直送他们出了门,说了不少对不起的话。

    刘萍见局长态度诚恳,火气小了些,不再骂公安了,开始骂那个举报的人。

    张扬微一沉吟,对局长道:“这个举报的人,别有用心啊!差点就把局长你给害了。”

    局长愣了愣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没猜错的话,这个举报人,应该是姓罗吧?此人是白叔的朋友,他明明知道这几个铜器,并非白叔所有,他还是举报了!这样的举报,肯定伤不到白叔,因为赵老一出面,所有误会自然冰释。可是,这个举报人,却陷你于不义!还好赵老心胸宽广,不跟你一般计较,赵老要是生气的话,以他强大的人脉关系,你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?弄不好,连这个职位都难保!”

    局长听了,不由得好生后怕!

    赵老虽然不是公安系统上的领导,但人家关系广大,哪怕是部长级别的高官,都要卖他的面子!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分局局长,赵老真要计较的话,还真不是对手!

    “哼!你说得不错。这个姓罗的,分明就是故意的!这么诬陷好人,不能轻易放过他!”局长拱拱手,“多谢提醒。还请你在赵老面前多美言几句,不要跟我们基层工作人员一般见识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