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九章 金钱的意义
    “全付?”售楼小姐惊叹一声,赶忙回答道,“先生,您好,全付的话,是可以有优惠的,但优惠的力度,不会太大,可以给你三个点的优惠力度。”

    “才三个点?”张扬笑了笑,“这跟没打折一样嘛!能打个八折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售楼小姐苦笑道,“先生,您这不是逗我玩吗?这又不是卖衣服,动不动就打几折。先生,您可以先去看看我们的别墅,我们用的钢筋和水泥,都是最好的,楼面打的不是预制板,而是装的倒模,整体浇铸,牢固非凡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,那就看看房子吧!”张扬笑了笑。

    张扬实地看了房,又看了他们的峻工验收报告,发现这房子的建筑质量,还真的没话说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个年代的开发商,还是有些良心的。

    张扬仔细的检查了房子,没有发现露筋或蜂窝麻面现象,墙面也没有裂缝。

    他最关注的地下室,比他想象中还要完美,只要再加固和防潮处理一下,用来当收藏室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这幢别墅靠近山脚,又是整个别墅区地势最高的部分,站在顶楼阳台上,可以看到整个城市的风景。

    张扬当即办了按揭贷款,买下了这套别墅。

    每个月还的这点钱,对以后的收入水平来说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这套别墅,将是他的秘密收藏基地,没打算告诉家里人。

    张扬早有准备,这次出门前,把户口本带上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进拍卖行,还是做其它重要事情,都离不开户口本。

    去年放寒假之前,他就去镇上的公安局,把身份证给办理了,但要一个多月才有,现在还不到领取的时候。

    售楼小姐热情的带着他,帮他办理一切手续。

    张扬看了看她的胸牌,问道:“李文秀小姐,我想拜托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李文秀一脸荣幸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多少时间在这边,房子要装修好几个月,我想请你帮我盯着一点,每个月,我给你五百块钱的工资。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扬明天就要开学,而别墅的装修,又要花费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这?”李文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你叫我帮忙,我帮就是了,怎么好意思拿你的钱呢?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你付出劳动,就该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到装修队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等下就去找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哥哥就在省城做装修,他虽然是新起步的,但做事特别认真,你要不要见见他?如果你用我哥的装修队,我就不收你的劳务费,免费帮你盯着。”

    张扬摸摸鼻子,心想如果用的是你哥的装修队,还请你盯着,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“张先生,我哥做事很认真,你叫他做什么,他都能做好,你就给他一个机会吧!”李文秀见张扬犹豫,一把抓住张扬的手,急忙说道,“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她如此热切的眼神,张扬微微一笑,指了指她的手。

    李文秀松开他的手:“对不起,张先生,我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现在就请你哥过来一趟,我见见他。要是可以的话,就交给他做也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张先生。”李文秀离开一会儿,回来说道,“我哥开了家店,兼营各类装修材料,我刚才打电话到他店里,他说马上就来。”

    张扬反正是要找装修公司的,当下见了李文秀的哥哥李文斌之后,觉得此人很老实,是刚从农村出来做事的那种人,于是把自己的装修要求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要这么复杂吗?”李文斌听了,不由得一愣,“我虽然做装修少,但之前做过很长时间的学徒,一个地下室,用不着这么牢固吧?”

    李文秀推了他一把:“哥,老板吩咐你怎么做,你就怎么做好了。老板是要做酒窖用的呢,放的都是名贵酒,要防八级地震用的!万一受损,或是变质了,那还怎么喝?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就照老板说的做好了。”李文斌憨厚的抓了抓头,“酒窖这样的装修,我还真没做过。”

    张扬再三叮嘱装修的相关事宜,付了装修订金,然后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回到白家,已经是晚上八点多。

    让他感动的是,刘萍做好了饭菜,摆在桌面上,一家人都没有动筷子,一直等他。

    白景明也没有问他去了哪里,去做了什么,见他回来,便笑道:“你回来得正巧,刚好开餐了。”

    白芷嫣然笑道:“今天咱们都要喝点酒,一是庆祝元宵佳节,二是庆祝我爸妈沉冤得雪!”

    刘萍笑道:“三要庆祝你们明天开学!”

    白芷撅嘴道:“妈,你真是的,哪壶不开提哪壶!”

    大家都笑了。

    白景明道:“张扬,吃完饭,我们就回福田县,你在省城,还有什么事要办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了,白叔,吃完饭我们就走。”张扬端起杯子,敬了白景明一杯。

    其乐融融的吃完饭,白景明开车,送张扬和白芷回家乡。

    张继祖一家人,早就担心坏了!

    初十那天,张扬离开家,直到晚上,陈红梅受不住大家的询问,这才把他的去向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扬扬说了,他要去很远的地方,可能要正月十五才回来,叫我们不要担心。”陈红梅复述张扬的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?他一个人去很远的地方?还一去这么多天?”王素兰气得不行,“他才多大的人?万一出点什么事,怎么办好?你们也真是的,怎么能放他走呢?”

    陈红梅顶着众人的压力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直到张扬进了屋,张家人吁了口气,悬着的心才算落了地。

    白景明没有多留,喝了杯茶,稍微坐坐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扬扬,你这些天,去哪里了?”客人一走,王素兰立马板起脸,开始训儿子。

    张扬嘻嘻一笑,不紧不慢,打开书包拉链,掏出一叠又一叠的钱,放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一叠是一万!

    看着他一叠叠往外掏钱,张家人眼睛都看直了。

    张扬一共掏出二十叠,整齐的码放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二十万?这么多钱?”张继祖吓了一跳,从椅子上一蹦而起,先把房门关紧,把门闩插好。

    王素兰怔住了,忘记质问张扬,啊啊两声:“你哪来这许多钱?”

    张扬心想,这也算多吗?我要是告诉你们,我有五百万,你们还不得当场吓晕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