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十四章 技术活也是体力活
    赵雅南到张扬家,受到了热情的款待。

    张继祖夫妇虽然没读过什么书,但对老师极为尊重,况且又在正月里,农村人待客是十分隆重的。

    赵雅南有些受宠若惊,连说不必客气,我就是来坐坐,没想到给你们添这么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在张家人概念中,只有孩子在学校犯了大过错,或是捅出了大祸事,老师才会来家访。

    所以,张继祖热情款待的同时,又无比忐忑,局促的搓着手,脸色因为酒精的作用,变得通红:“老师,是不是张扬在学校闯祸了?您放心,我一定狠狠的教育他!张军,去拿竹条来!”

    “别激动,别着急,别拿家法!”赵雅南连忙放下茶杯,笑道,“张扬同学在学校表现得很好,没有闯什么祸,你们不要打他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你别护着他,人不打不成器,竹条底下出好人!”张继祖高声道,“他必定是做什么坏事了!”

    王素兰站在旁边,双手不停的在衣襟上擦着,表情紧张,但没有询问。

    奶奶笑眯眯的坐着,高兴的看着一屋亲人。

    只要人都在家,奶奶就特别高兴。

    “上次期末考试,张扬取得了全年级第二名的好成绩!”赵雅南赶紧把张扬最好的表现说了出来,以消除张家人的顾虑。

    “啊?我弟这么厉害啊?”张军笑道,“全年级第二,能考上重点本科了吧?”

    张继祖却是牛眼一瞪:“什么?老师,张扬他作弊了?抄谁的啦?情况很严重吗?”

    赵雅南强行忍住笑意,瞥了张扬一眼,心想在你父亲眼里,你就没一点好?

    “张爸爸,张扬考得好,并不是抄了谁的,他是全年级第二名,我们班级第一名,还能抄谁的啊?”赵雅南抿嘴笑道,“我这次来,主要就是表扬他的。”

    张继祖呵呵笑道:“不要表扬,我家二小子,好不容易有点进步,受不住表扬,这孩子,就该鞭策!老师,我要拜托你,我要狠狠的拜托你,对他千万不要手软,该管教就给我严加管教!他要是不听话,你告诉我,我来打他!别看他现在能赚钱了,但是,哪怕他当了大总统,也是我的崽!我还是能管教他的!”

    “张扬他很懂事,性格好,成绩也好,人长得也很帅气,你们教出来一个好孩子啊!”赵雅南不吝赞美之词。

    聊了一会儿天,赵雅南笑道:“这乡村景色,美丽宜人,张扬,你带老师去爬山吧?”

    “对,扬扬,你带老师走走看看。老师,中午来我家吃饭啊。”张继祖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赵雅南笑道:“你们去忙吧,不用管我了。”

    张继祖和张军去屋后,他们正准备推倒老土屋,建新房子。

    王素兰、张琳和陈红梅三个女人,开始张罗午餐。

    “张扬,你看看,这个合用吗?在县城找老铁匠打的,用的配方,是你所说的,铜七、精铁二、铅一,外面涂了明矾。”赵雅南从背包中掏出一把特制的U型铲。

    “这是扎子啊!”张扬在博物馆里看到过洛阳铲和扎子,也知道这些工具的制造流程,仔细看了看手中物,惊讶的发现,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小镇铁匠可以打造出来的,尤其是那U型的弧度,看上去是圆形,其实不圆也不扁,这个度,不是一般铁匠能掌握的。

    更让人惊喜的是,一般的扎子,装的把,是带韧性的木头,而这把扎子,装的精钢打造的镙纹管,可以拧进拧出,全部拉伸出来的话,长达十几米!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摸金探宝的必备神器!

    而且,仔细察看的话,这把扎子并不是新物,已经被人用过了!

    他抬起头,深深的看了赵雅南一眼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把扎子,是赵雅南自己带来的!

    他也没有拆穿她的话,笑道:“我们这就去山上。”

    过完元宵节,村里年轻人大都出去工作了,这个时节,没有人进山。

    张扬和赵雅南来到山上,避开坟堆,选取地点,用扎子取土察看。

    他身体站直,两腿叉开,双手握杆,置于胸前,铲头着地,位于二足尖间,用力向下垂直打探。

    扎子使用起来,比洛阳铲轻便,但也是个技术活,更是个体力活,不懂的人,根本带不上土。

    张扬只有理论上的知识,今天还是第一次实物实地操作。

    扎子左旋右转,往下深钻,只打了几米深,张扬双手上都起了泡。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赵雅南微微一笑,从他手里接过扎子。

    别看她是个俏丽美女,但干起活来,比张扬熟练得多,也有力得多,看她手法,用起来格外的轻松,看来没少学习和使用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赵雅南就提出深层土壤。

    让他们失望的是,连取了十几个点的土壤,看到的都是紧实的原生土层,并没有夯土层,也没有掏出来后人动过的熟土。

    “张扬,我们是不是找岔了?”赵雅南出了一身香汗,丢开扎子,就地找了块石头坐下休息,“这里根本就没有深挖过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张扬手搭凉棚,四下观望。

    “赵老师,不管是洛阳铲,还是扎子,都是后人发明的东西,李鸭子发明洛阳铲,才不过区区七十几年呢!以前的人难道就没有更好的办法探宝了吗?”张扬道。

    “有啊,罗盘!”赵雅南笑道,“还有,最厉害的就是自己的双眼。”

    张扬思索道:“赵老师,如果地点没有错,那一定是我们想错了。地图上标的点,在现实中也许会有偏差。宝藏不一定在这座坟山下面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附近都找找看?”赵雅南看着群山峻岭,不由得苦笑,“这工作量可大了。”

    张扬没有搭话,他在入定,进入一种忘我的状态,和天间山川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他缓缓闭上双眼,感受风和水的流动,日月星辰的变化。

    所谓的风水也好,占星术也好,无非就是通过大自然的变化,找出一个吉位!

    这个吉位,在自然界各种元素的交汇下,处于最优势的位置。

    有句老话说得好,上个茅厕,还要看风向呢,你要是蹲在逆风之地方便,那肯定要臭得多!

    何况是这么严谨的墓葬和埋宝,当然要选择最佳位置,抛开其它迷信不讲,防水浸、防潮湿,最好还能防盗贼,这几个要素,就是风水大师必须考虑的。

    张扬忽然睁开双眼,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小山坡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