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二十章 士为知己者死
    高考成绩,要等到八月份才出来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对考生来说,既是最放松的时候,又是最煎熬的时候。

    张扬一考完,心态就放平和了。

    不管考成什么样,最起码,自己真的尽力了!

    期间,陈茵来找过他好几次,无非是想找他复制古玩字画之类的。

    张扬早就看穿了她的伎俩,以学业繁忙为由拒绝了。

    考完已是七月份,天气炎热。

    赵雅南和张扬利用夏夜,再次进入藏宝洞,将里面的宝藏全部运输出来。

    为了运送这批宝藏,赵雅南叫来一辆大卡车。

    张扬看到卡车司机和她交谈甚欢,便知他们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除了卡车司机,赵雅南还请来了几个搬运工。

    这些人身材健硕,训练有素,除非赵雅南相询,不然从不主动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张扬问她道:“上次道君墓中,死的人都是你的手下吧?”

    “是秦奋的手下。”赵雅南淡然的回答,“那次合作,用的是他的人。从一开始,他就信不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嗬,好家伙,他的人全军覆灭啊!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他现在特别恨我!”

    “秦奋的人就是个棒槌,那么古老的墓,他们就没点准备吗?这么贸然深入?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们一直以为,挖到的是湘军遗宝。就算是古墓,一般的墓早就塌了。所谓的机关和毒气,只在大型陵墓中才有的。谁能想到,这道国真君的墓里,会有这么多杀人的毒气?”

    张扬心想,她说得对,除非是大型陵墓,一般的墓葬里面,哪来的毒气机关?

    道国真君的墓里,很明显不具备这些高大上的设置!

    难道,那些人的死亡,另有原委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扬后背忽然一阵发凉!

    那些人都是秦奋的手下,秦奋当然不可能去杀害他们。

    唯一的可疑对象,就是赵雅南!

    素手杀人不见血。

    那自己和她合作,真的安全吗?

    “你在怀疑我下毒?”赵雅南冰雪聪慧,一眼就识破了他心里的小九九。

    “赵老师,这人心有如海底针,我越来越看不透你了。”张扬眨眨眼,笑道,“不过,我相信,你是不会那样对我的,对吗?上次,你明明可以不分我钱,但你还是分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赵雅南悠悠的道:“我也在想,这些人,到底是怎么死的?他们真的是中了古墓里面的毒气吗?”

    张扬怔道:“不是你?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的印象,真有那么差吗?我像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吗?”赵雅南白了他一眼,连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像。你像个天仙美女。”张扬笑了笑,忽然汗毛倒竖,“你怀疑,是秦奋所为?”

    赵雅南微微摇头:“说不好。这种事,不能仅凭猜测。”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要杀自己的手下?”张扬倒吸一口凉气,对那个只见过两面的秦奋,多了几分猜忌。

    “还能为了什么?”赵雅南慨然长叹道,“除了利益,还是利益。”

    她对张扬道:“找到一个可以信赖的合作人不容易,比找一个人结婚还要难!张扬,希望我们可以长久的合作下去。这批货,我卖掉之后,会陆续把钱汇到你账户上。”

    “赵老师,你是不是要离开了?”张扬问道。

    赵雅南来福田县,是为了寻找湘军遗宝,现在宝藏已经找到,她自然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任教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老师要离开了。那么,我们下次再会!”赵雅南张开双臂,“离开之前,能抱抱老师吗?”

    张扬笑了笑,紧紧抱住她,说道:“老师,我会想你的!”

    这批宝藏,张扬一件没留,全部交给了赵雅南去处理。

    就像她说的,找个人结婚容易,找个人一起下墓却难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就算是你的枕边人,也未必可靠!

    张扬回到家,正好遇上伍兵。

    伍兵的父亲已经走了,这一点仍旧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“张扬,我考砸了。”伍兵沮丧的道,“我估了分,连二本线也没上。”

    这也在张扬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话,再过几个月,伍兵妈妈就会出去打工,然后在外面找了个男人改嫁。

    之前张扬建议,让伍兵去参军,但伍兵没有同意,他想拼一下高考。

    结果,他的成绩还是没能提上来。

    “伍兵,你有什么打算。”张扬拍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就南下打工了。”伍兵对未末,充满了无可奈何,也有着无限的希冀,“希望能进一个好工厂,拿到五百块钱一个月的工资就好了!我姐姐进的电子厂,工资就有五百多,就是每天要上十二个小时的班,除了上班,就是睡觉,连周末也要加班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别的想法?”张扬引导他。

    “别的想法?”伍兵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工字不出头,你就没想过,出去做点小生意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本钱,想都不敢想。等我打几年工,攒点钱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几百块钱一个月的工资,得打多久的工,才能攒够做生意的钱?”张扬道,“这样吧,我先借本钱给你,你和你妈妈一起,到省城做点小生意,你赚了钱再还我,五年、十年,随便你借,反正不收你利息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这?”伍兵怔住了。

    “男子汉,大丈夫,这么婆婆妈妈的做什么?行不行,一句话!”张扬用力拍了拍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做什么生意。”伍兵抓抓头,“你也知道,我这个人笨笨的,除了有股子蛮力气,什么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张扬沉吟道:“要不这样,我正打算开一家店,你帮我看着,怎么样?我平时要上学,也没多少时间打理。每个月,我给你八百块钱的工资。”

    “啊?八百?”伍兵连连摇手道,“太多了,五百就够了!”

    张扬失笑道:“哪有你这样讨价还价的!这又不是买卖,是我开给你的工资!好了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扬,你真要开店?开什么店?开在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文玩店,现在还不知道,我考在哪座城市,就到哪里去开!”

    “好,张扬,我答应你就是了。谢谢你。”伍兵是个性情中人,是真的感动了,伸出手抹着眼角。

    张扬回到家,拿出一万块钱,交给伍兵:“这是预支给你的一年薪水,你先拿着用,我知道你父亲走后,你家还借了钱送葬。当时我也不在家,没能帮上忙。这钱你拿着,先把欠的债还上。”

    “张扬,你真好!”伍兵捏着厚厚一叠钱,眼泪再也留不住,嘀了下来,“士为知己者死!以后,我伍兵的命,就是你的了!你叫我做什么,我就做什么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