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二十七章 你会陪嫁过去吗?
    “张扬,我看过你的卡,里面真的有二十万,这对我、对我们家庭来说,都是一笔巨款,但是,我不能要。我把它交给隔壁的奶奶了,她看到你,会还给你的。你会来看我的吧?还没收到你的信,我就要离开苏南了,不知道下次还能不能见到你?不说了,妈妈在催我,我们要动身去京城了。再见,张扬!”

    捏着信纸,张扬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苏苓啊苏苓,你怎么就不留个联系方式呢?

    张扬惆怅的离开,来到赵雅南家。

    一进她家院子,就听到悠扬的古筝声。

    张扬站在院中的石拱桥上,双手扶栏,听着琴声。

    “喂,一脸附庸风雅的表情,还陶醉的摇头晃脑,装得真像!你听得懂吗?”柳芽不知何时来到他身边,嘲笑道,“你说说看,这筝声中,表达一种什么样的思想感情?”

    “思念,浓浓的愁思,如流水一般,无穷无际,像秋叶飘落,缓慢无声,却惆怅无限。”

    “呀!”柳芽微微一讶,随即冷哼一声,“说的跟真的一样!我才不相信呢!我看,你就是木耳朵,随口胡谄的吧?”

    张扬淡淡的道:“你还年轻,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柳芽被他顶得够呛,说道,“说得你多老似的,我是听不出来,但我觉得,这声音欢快得很,一点也不愁人!走,我们去问问雅南,看到底是谁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她走了两步,回头见张扬没有动身,便回转来,一把拉住他的手腕,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喂,你放手啊!”张扬喊道,“别拉拉扯扯的。”

    “雅南!”柳芽才不管张扬,拉着他,一直走到赵雅南面前。

    赵雅南坐在凉亭中抚筝,看到他俩,双手没有停,眼神一亮,抿嘴笑道:“张扬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雅南,我问你。”柳芽道,“你弹的筝声中,表达一种什么样的感情?是不是在思念谁?而且很愁?”

    “我随便弹弹的。”赵雅南手底下的音符,忽然变得欢快起来,像在花丛中跳舞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就说嘛,明明很欢快!张扬,你输了吧?”柳芽松开张扬的手,将手掌一摊,“输了就要服气,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张扬摸摸鼻子,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刚才打了赌,你输了,就要给我一样古玩。”柳芽一脸坏笑。

    “喂,你打劫啊?我几时和你赌过?”张扬无语的翻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我和雅南之间打赌,都是这样的。这叫不成文的规矩,雅南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柳芽,你别欺负他了。那只我们之间的规矩,对他不适用。”赵雅南笑道,“我刚才弹的音乐,是谁听出来的?说含有思念之情?”

    “他啊!”柳芽指着张扬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赵雅南双手在琴弦上快速的抚动,有如大珠小珠落玉盘,然后忽然静止,余音袅袅。

    张扬击掌叫好:“赵老师,你弹得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不当老师了,你不要再这么叫我。”赵雅南轻轻捋了一下秀发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赵雅南妙眸中有星光闪动:“虽然你说的是假话,但我听了,还是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有事找你。”张扬说着,看了旁边的柳芽一眼,“柳小姐,你能回避一下吗?”

    柳芽大大的双眼,瞪得贼溜圆:“什么?你们两个,说什么见不得人的话?还要避开我?”

    赵雅南抿嘴笑道:“没事的,张扬,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柳芽道:“我告诉你,雅南是我最亲密的姐妹,我和她好得就像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好得就像一个人?那以后她嫁了人,你是不是也跟着她陪嫁过去?”

    赵雅南捧腹大笑:“哎呀,我肚子都笑痛了。”

    柳芽气得直跺脚:“张扬,我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如果不陪嫁的话,那有些事情,你还是不能听的。”

    柳芽一扭腰,坐了下来,倔强的道:“我偏要听听!”

    赵雅南柔声道:“张扬,什么事?”

    张扬轻咳一声,先提了个醒:“我上次看到的藏宝图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赵雅南怔道:“假的?这怎么可能?宝藏都被我们运出来了啊!“

    张扬听她如此说,便知这事没瞒着柳芽。

    “我们找到的宝藏,很可能不是湘军遗宝。”张扬缓缓说道,“你仔细看过那些金银财宝没有?有什么特别的发现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这么一说,我倒是想起来了。”赵雅南沉吟道,“那些金银锭子,倒像是一批货。湘军的遗宝,肯定是从各个地方搜集来的,应该是零散的,各地的都有才对,怎么可能全是一批货?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我们找到的,真不是湘军遗宝!”张扬沉声道,“真正的湘军遗宝,在其它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尴尬了!”柳芽笑道,“雅南,你不是说,你们找到了宝藏吗?结果找了个假宝藏?”

    “金银财宝是真的。”赵雅南道,“只不过,并非湘军遗宝。小小的福田县,居然还有这么多的宝藏!真是奇了怪了。那我们找到的宝贝,又是谁放进去的?”

    张扬想了想,说道:“以前战乱频繁,很多当地乡绅,为了保护家产,就把金银财宝运到山上石洞中收藏,后来或许全家死于战争,这批宝贝就成了无主之物。你的藏宝图,是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赵雅南道:“这是我爷爷传下来的,他以前收古董的时候,无意中得来的。巧得很,这半块藏宝图,就是在你们那边收到的。我爷爷一直以为,这就是湘军遗宝的藏宝图呢!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陈茵和周怀谨,已经找到了湘军遗宝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赵雅南起身道,“不能让他们得手!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那估计很难。他们天天在那边盯着,我们想从他们眼皮底下,把宝藏挖出来并运走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已经开挖了吗?”赵雅南连声问道,“挖到哪一步了?”

    “搞笑的是,他们找不到入口。”张扬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入口了吗?”赵雅南充满希望的问。

    “陈茵和周怀谨都找不到入口,他能找得到?”柳芽不屑的冷哼一声,“鬼才相信!张扬,你说吧,你找到了入口没有?不许说谎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