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三十三章 风水秘术
    秦奋听完张扬的话,深深的哦了一声:“原来如此,有道理!”

    他脸色突的一变,恶狠狠的看向老胡和老古:“你们两个,不会是江湖骗子吧?怎么什么也不懂?”

    “秦少,你别听他一派胡言,他问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问题,根本就跟风水地师之学,毫无关系啊!”老胡连忙解释道,“我们才是正宗的风水地师,有名有姓,在江湖上都叫得出万儿来的人!”

    秦奋冷笑道:“是吗?那为什么,你们问的问题,不管多难,张扬都能回答!而他随便问两个问题,你们都答不上来?你们说,他的问题,跟风水无关?可是,张扬自己解释之后,又明明跟风水有关!而且,你们问的问题,都是些经学知识,只要努力学习,都能学得明白,而张扬问的,却是最生活的东西,你们居然完全不懂?”

    “这?”老古苦笑道,“我们的确没往那方面钻研,对我们来说,那些不过是旁门左道,不足为奇!不足为法!”

    秦奋恶声恶气道:“你们俩个老骗子,最好别骗我!不然,我把你们绑上石头,沉入这水库里面喂鱼!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秦少,我们名声在外,这一点,你也是知道的,不然,你也不会请我们过来啊。”老胡和老古两个人,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。

    “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!”秦奋伸出右手食指,竖起来,“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,马上给我找出湘军遗宝的方位!我要准确的!如果挖不到宝,浪费了我的时间,我有一万种方法,让你们来不及后悔!”

    “是,秦少!”老胡和老古吓得屁滚尿流,马上掏出罗盘来,一手举着罗盘,一手拿着手电筒,在附近寻找。

    张扬轻轻摇头,好整以暇的找了块石头坐下来,欣赏这安静的夜景。

    在福田生活这么久,他还是第一次晚上来大水库。

    天上星星如雨点般密密麻麻,闪闪发光,四周群山,在星辉下,或浓或淡,或隐或显,天地之间,似有清光流转,又似有流云飞舞。

    夏夜,一群群的萤火虫,在树林草丛间游戏,发出美丽的光芒。

    蝉鸣、蛙叫,还有不叫名的低沉的吼叫声,给这仲夏夜之景,更添加了几分静谧和神秘。

    远处渔民家的灯光,散落在水岸边,倒映在水里,远远望去,仿佛水天一色,天地也融入这无边的夜色中了。

    “张扬,我现在相信,你真是鉴宝天师的传人了!”秦奋走过来,拱了拱手,“之前多有得罪,我道歉!请代我向小妹妹致歉!她要是想惩罚我,罚多少钱,我都接受!”

    “哼!”张扬冷笑一声,忽问,“秦奋,你家里,有几个兄弟姐妹?”

    “三兄妹。我还有一个哥哥,一个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难怪你这么二,原来你生下来就是老二!”

    “你!”秦奋脸现愤怒之色,但马上又换成嬉皮笑脸,“你爱打趣,那就打趣好了。我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你急于挖到宝,是想证明给你家里人看,你不比你哥哥差吧?”

    秦奋脸色一滞:“你还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张扬摇了摇头:“我对你一无所知,所说不过是猜测而已。天地间有个大风水,人体内,亦有一个小风水。观其风,识其水,可知其心中所想!”

    秦奋撇撇嘴:“是吗?那你倒是说说看,还看出什么来了?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说了你会不高兴,不讲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老胡在那边叫道:“找着了,找着了!”

    秦奋最在乎的,就是这次寻宝,当即丢下张扬,跑了过去:“找着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秦少,找着宝藏的方位了!”老胡笑道。

    老古也道:“幸不辱命,总算找着了。”

    秦奋道:“今天怎么这么厉害了?以前那么多次,你们就找不着?妈了个波的,看来,还得使狠招!说,宝藏方位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秦少,今天晚上,风水好啊!所以特别顺!我估计,当初他们埋宝的时候,也是在晚上,所以我们晚上来,才找得准!”老胡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“啰嗦个屁!我问你,方位在哪里?”秦奋凌空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“喏,就是这里。”老胡连忙抬手,指向松林。

    张扬听了,不由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秦奋看了张扬一眼,又问老古: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秦少,我和老胡意见一致,都以为宝藏的方位,就在这片松林!”老古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    为了表明自己并非胡说,他指着地上,说道:“秦少,请看。”

    地上垫了三寸厚的米,老古把米压成水平面,米上放地盘。

    他清除四周的金属物,并请众人退后,然后用洁水洗净天盘,将指针连掷两三次。

    “秦少,这三次,主要是看指针是不是都指在同一方向。这就跟中医把脉一样,我们把的是地脉而已。人体脉络之中,有气息流动,地脉之中,也有气息流动,就是我们刚才所说的生气,也就是阴阳之气。”老古一边演示,一边解说。

    “嗯,然后呢?”秦奋饶有兴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于指针的晃动,我们风水师,将其归纳为八奇。”老古有意卖弄才学,说道,“一搪、二兑、三欺、四探、五没、六遂、七侧、八正,其中,一搪表示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!”秦奋不耐烦的道,“你直接说,你们掷出来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罗盘针的晃动,指向为兑,也就是说,突也,针横,不归子午。”老古又掉起书袋子来了。

    秦奋骂道:“说人话!”

    老古噎了一下,说道:“说明地下有金属。”

    “老胡,你又是怎么测出来的?”秦奋问道。

    老胡摇头晃脑的道:“老古是从罗盘中寻得,我却是从风水中辨来。寻龙何处最堪疑,寻得星峰却是枝。关峡从行并护托,矗矗旗枪左右随。凡有好山为干去,枝龙尽处有旗枪。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不用说了!”秦奋挥了挥手,“嗬!张扬一说在这里,你们都测得这么准了?妈了个波的,我们在这里这么久,你们早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秦奋骂完他们,转向张扬,露出钦佩之色,问道:“张扬,你不用罗盘,也能定位到这个地方,靠的是什么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