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四章 雄心壮志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何立武刚接手这个班,对班上的人员,还不是太熟悉。

    “何老师,我叫张扬。”

    “张扬?唔,你就是张扬啊。”何立武本来不屑一顾的,但一听张扬的名字,不由得沉吟道,“你为什么要跳级?”

    “何老师,我觉得学的这些东西,都太简单了。”张扬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啊?”陈皮率先吃惊,骇然道,“这么多学科,既难学,又难懂,我一个头都变成两个大了,你还说太简单了?这难道,就是学霸和学渣之间的区别吗?”

    何立武道:“能进我们学校的,就没有学渣一说。只在于你们用功的多少而已。”

    张扬深以为然,能考进京华大学的,都是万里挑一的人才,能是普通智商吗?

    陈皮笑道:“何老师,渣不渣,得看跟谁比啊,跟张扬一比,我就是个渣渣了。我刚才翻了翻教材,很多根本看不懂啊!他却觉得很简单!”

    何立武道:“张扬,你是说,课本上的知识,你都懂了?”

    张扬点点头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何立武道:“我们没有跳级一说。不过,如果你能提前修完所要求课程,并达到相应的学分,是可以提前毕业的。学分制是一种更加灵活的弹性学制,为学生在校期间创造了更多的灵活性,包括在一段时间内申请休学、创业,鼓励学有余力的同学提前毕业以及辅修、攻读其他专业和学位。我们这个专业,四年本科,你要能修满200分的总学分,可以提前毕业。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我知道学分制,但是,学校有规定,每学期修读学分,不得超过专业教学计划规定的最高学分。这个限制太死了。我要是能直接跳级到四年级,不是更好吗?”

    何立武内心波浪翻滚,心想自己这一届,不会碰上天才了吧?

    “张扬同学,我可以向学校申请,进行特批。不管你用多长时间,只要你修满了学分,那就可以毕业。之后,你要是想继续研修本专业的硕士和博士学位,或是攻读其它专业的学位,我也可以帮你申请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何老师。”张扬满意的答应。

    楚楚一脸的惊奇和感叹,举手说道:“老师,我也要申请!”

    “哗!”全班同学哗然了!

    一个班,居然出现了两个这样的奇葩学生!

    “好!”何立武深觉惊奇的同时,又深感欣慰。

    同学们有这样的上进心,他这个做老师的,当然要支持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有这样的壮志雄心?”何立武笑道,“我一并帮你们申请了!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,落在胖子陈皮身上:“这位同学,我看好你哟!”

    陈皮连连摇手:“一年就毕业?我不行,我怎么行啊!我脱了这层皮,也不敢许下这样的承诺!”

    “不给自己压力,怎么会有动力?”何立武笑道,“要不,我给你们全班都申请了?同时,大家一块提前毕业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很多同学很不厚道的发出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张扬望向楚楚。

    楚楚正好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目光相接,互相一笑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中午吃饭的时候,邓海昌请宿舍里的人,到外面下馆子。

    大家也不客气,笑着出了校门,在小吃街找了家饭馆。

    学校外面的小吃街,是生意最红火的地方,张扬他们算来得早的,刚到一会儿,就满座了。

    邓海昌出手阔绰,点了八菜一汤,又点了瓶茅台酒。

    娄常山笑眯眯的道:“考古学和博物馆学,是所有专业里面,最偏冷的专业,一般的学生,毕业之后,工作都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没这么差劲吧?”陈皮笑道,“那么多的博物馆、考古研究所、文化单位,不招人的啊?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娄常山摇头笑道,“一看你就是不懂行情。每年那么多的退伍军人、关系户,都安排不过来呢,几时能轮到学生?人才市场的招聘单上写着:不限专业,但考古学、博物馆学除外!”

    陈皮表情一滞:“不会吧?这么狠?那相关单位,总得招一些懂专业的吧?”

    娄常山端着杯子,很老道的啜了一口酒,说道:“当然会招几个专业人士,不过,也是优先安排关系户,还有就是高学历的,名牌大学的博士生!所以啊,我们要么就读到博士,要么,就趁早转院吧!”

    陈皮一脸的患得患失:“我算看出来了,你们都是有关系的吧?就我一个人,傻兮兮的,没有关系,没有背景,也报考了这个专业!”

    娄常山道:“你说对了。据我观察,我们班的同学,大都是有来历的,尤其是那些女生,几乎都是有靠山,或是毕业后有去处的。就拿楚楚来说吧,她爷爷是她们省里考古研究所的研究员,她毕业后,肯定能进她爷爷的单位。不然,她爷爷也不会准许她报考这个专业了!这就叫关系户。还有,我们班有个大胖子女生,叫什么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陈皮接道:“你说的是鲁诗妍吧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她,陈皮,你记得很清楚嘛!嘿嘿,不看她人,单看其名,又诗又妍的,一定以为是个大美女吧?哈哈哈!”娄常山笑道,“这个女生可不简单,下课时间,我听她和同学聊天,她爸爸是一家博物馆的馆长!了不得吧?”

    “我拷!”陈皮唆了一下鼻子,“我不用活了,我祖上八辈,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啊!常山,你肯定也有背景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也来自农村。”娄常山神色一暗,“海昌,你家里肯定有钱,你穿的鞋子,是耐克的,衣服是阿迪的。”

    邓海昌笑道:“大家都是室友,以后就是兄弟,我也不瞒诸位,我家就是做古玩行生意的。我毕业后,找不找得到工作,都无所谓,大不了,回家族做事就行了。张扬,你呢?我估计,咱们同学里面,最有来历的,就是张扬了!”

    张扬哈哈一笑:“海昌,你看走眼了。我和陈皮还有娄山一样,来自农村。我父母兄长,都在家务农。”

    这时,楚楚和鲁诗妍等几个女生,也走进饭馆里,见没有座位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邓海昌一见,马上起身喊道:“楚楚,这边来,一起坐吧?”

    楚楚刚说了半句:“我们还是另外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她看到张扬也在,便话锋一转:“好啊,那就挤一挤吧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