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十章 鬼市
    张扬对这边的古玩市场,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但以前来,都只是一个看客,走马灯般,匆匆掠过,只知道潘家园是最大的古玩旧货市场,拥有数千个摊位,全国二几十个省,几十个民族的生意人,齐聚在此,日夜不休,造就了这片繁华热闹所在。

    “哇!”陈皮等人,都是第一次来,看到这么大的古玩市场,顿时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“谁说考古系的学生没市场?看看,这市场有多大?”娄常山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邓海昌耸耸肩,道:“然而,并没有什么用,这里都是古玩商人,我们毕业后,难道也跑这里来支个小摊,卖点玉石,收点小人书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陈皮笑道,“如果真的找不到工作,那来这里摆摊,也是不错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邓海昌冷笑道:“你的出息,就只摆摊的话,那你不必费力,上什么大学,还浪费你父母的钱。你现在就可以出来摆摊。”

    陈皮啊啊两声,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张扬笑道:“就算是摆摊,如果你能多些学识,也会比别人更赚钱。同样是卖猪肉,小学生和大学生,卖法是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邓海昌道:“有什么不一样?还不是卖猪肉吗?如果一个人的目标,只是为了赚钱,那不读书,也一样可以赚到钱。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我不排除这种可能,很多没上过学的人,也赚到了钱。但这毕竟是少数,这些人的智商本就不低,只是心思没往学习上走,或是家庭条件限制,无法继续求学,但他们在社会上,却会很注重学习。而且,他们虽然有钱,也只是属于暴发户圈子,远远没挤进富翁圈子,更别提世界几百强企业了。财富累积到一定程度,如果没有知识的支撑,后面的路,会越走越难,有的人甚至一夜雪崩,破产跳楼。”

    楚楚笑道:“张扬说的话,总是这么富有哲理!”

    邓海昌道:“可是,很多大学生,毕业后也只是一个普工。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你是拿大学生的普工,去和小学生的暴发户比工资?那你看到没有,普通工作,虽不讲贵贱,但也有高低之分,工资收入也有多有少。这个世界上,更多的辛苦活计,搬砖、环卫、矿工、工厂普工,都是没上过大学的人在做。上过大学的人,就算是当工人,也是技术工,又轻松又赚钱。这一点,你无可否认吧?”

    邓海昌哑口无言:“好吧,我被你说服了。所以,陈皮,你还是留在京华上大学吧!毕业后,哪怕是摆地摊也好,最起码,你的古玩学识,就比别人丰富,不会轻易收到假货!”

    大家都笑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市?”陈皮一边看,一边笑道,“为什么要叫鬼市呢?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关于鬼市起源,有个流传很广的传闻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传闻啊?”楚楚也感兴趣,“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张扬笑着说了鬼市的由来。

    传说慈禧太后六十大寿时,正逢国难当头,民不聊生。老佛爷下旨,要求准备一件上好的狐狸皮。

    小太监交不了差,急的烧香拜佛,被指引来到了夜色中一个神秘的市场。

    在那里,他竟然买到了极品的狐皮。可刚拿到手上,卖家便转身消失不见。他摸着温热的狐皮,方才醒悟,那卖家,原来是狐仙化身,脱下皮来,只为救他一命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鬼市的由来。”张扬道,“还有一种说法,是清末之际,民不聊生,很多贵族人家,无米开饭,就拿老祖宗留下来的宝物出来换钱用,但他们死要面子,白天不好意思拿出来,只有等到晚上才敢出门,就跟鬼一样。所以,古董行的人,都知道鬼市出好货。”

    楚楚道:“我相信是第二个传说是真的。张扬,你对鬼市知道很多嘛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听人说过,就记下了。”张扬笑道,“今天是第一次来这边。”

    楚楚嗯了一声,注意力也放到摊位上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鬼市,成了艺术天堂,也是全都城最时髦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是艺术家和文艺青年、古玩贩子和二手手机店主,以及爱淘便宜货的大爷们的天堂。

    当然,也可能会有扒手混迹其中。

    张扬信步向前走,一个个摊位看过去。

    这里卖啥的都有,仿古家具、文房四宝、古籍字画、玛瑙玉器、中外钱币、皮影脸谱、宗教信物、民族服饰,甚至生活用品,老旧家电,除了军火、毒品、人口,只要你能想到的有价值的物品,都能在这里看到。

    逛了大半个小时,张扬也没有看到一件上眼的东西。

    张扬等人走进一家规模颇大的古玩家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这里做什么?”陈皮笑道,“就算看到好宝贝,我们也没钱,买不起!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学习学习。做古玩这一行的,就是要多看多摸,经验丰富了,你自然而然就能鉴宝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使劲看!”陈皮笑嘻嘻的道。

    张扬他们刚进来没多久,就听见门口欢迎光临的娃娃又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门口欢迎光临的布娃娃又叫响了。

    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走进来,他身上穿着老式的黄军装,皱巴巴的打着补丁,胶鞋的鞋帮上带着泥土。

    老人脸上,满是苍桑岁月雕刻的深深痕迹。

    他手里提着一个麻布袋,进门之后,左顾右盼。

    “老头,有什么事?”店老板抖着满脸的肥肉,对着门口道,“我们这里没有破烂收。”

    “不收破烂,”老头用很浑浊的乡音答道,“我卖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卖什么东西?”店老板一下来了兴趣,走过去,伸手去拿老头手中的麻布袋。

    “宝贝!”老头将手一缩,不让店老板碰,然后郑重其事的把麻布袋子放在柜台上,小心翼翼的往下打开来。

    张扬凑过来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是一只梅瓶,小口、短颈、丰肩、瘦底、圈足的瓶式,造型挺秀、俏丽,美轮美焕。

    张扬现在的眼光,那叫一个毒辣。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就看出这东西的好丑来了。

    当下,他也不着急,先看店老板怎么讲这个生意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