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十九章 压着?
    “张扬,那个,他去冲凉了吧!”陈皮笑道,“你坐下,等下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记错的话,这是张扬的床铺吧?”白芷看着童伶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啊,是他的。”童伶微微一笑,“你是他妹妹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!我是他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女朋友?”

    白芷虽然很想一口承认,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女孩子脸皮薄,还是说不出来,避而不答,反问道:“你是谁啊?怎么在帮张扬铺床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他朋友。”童伶笑道,“看他床这么乱,就顺手帮一下。你不会介意吧?”

    白芷当然很介意,心里更充满了狐疑,但又不好多问。

    “咦,你是?”白芷认出她来,“昨天晚上,孔雀东南飞,是你们演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童伶笑道,“我和妹妹都是领舞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是双胞胎,我就说哩,怎么有这么相像的两个人?”白芷道,“我很喜欢你们的节目,演得很好,舞跳得真棒!你们来找张扬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看了他们昨晚的演出,想找他加入我们的团队,结果,他拒绝了。”童伶遗憾的道,“没想到,他个性这么强,连我们都说不动他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白芷心想,原来如此,悬着的心,这才放下来。

    随即,她又想,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患得患失呢?

    自己和张扬之间,虽然走得近,可是,两人之间,并没有确定关系啊,张扬对她,虽然关心照顾有加,但从来没有表白过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如果男方不主动的话,女方总是比较害羞的。

    女生的脸面,比男生也要薄,如果她主动开口,却遭到拒绝呢?

    虽然白芷颇有几分把握,张扬并不会拒绝,可是万一呢?

    那她还活不活了?

    只要他开口,只要他先开口,一切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以前在县里,白芷并没有强烈的感受,觉得两个人在一起,就这么走下去,迟早有一天,是会走到一起的吧?

    她能不顾一切,和他考进同一所大学,这难道还不足以表明自己的心迹吗?

    可是,张扬这个傻瓜,却没有一点表示!

    进入大学生活后,张扬身边,忽然出现了一个楚楚,昨天晚上,他俩还很亲密的演了夫妻!

    今天,又出现一对如花似玉的双胞胎,主动来找张扬合作!

    大家都是新生,刚刚从紧张的高考中解脱出来,最容易坠入轻松的爱河里面!

    万一张扬被别的女生勾走了,那怎么办?

    白芷表面平静,心里却在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白芷从童伶手里接过张扬的被单,“你叠的被子,不够方正,张扬要求挺严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这么了解他?”童伶抿嘴一笑,“你和他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“我和他是同一个地方的人,高中三年,都是同班同学。”白芷故意把同班同学四个字咬得很重,好让对方从中知晓重要信息。

    “真的?那你们关系肯定很好吧?”童伶笑道,“你帮我劝劝他,好不好?让他加入我们的团队。”

    “有工资吗?”白芷问。

    “啊?那倒没有,我们就是一个爱好啊,现在都是学生,在发展阶段,以后要是做好了,说不定能接商演,那就能赚钱了。”童伶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招几个人进去呢?”白芷又问。

    “暂时只想让张扬一个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不行。除非,你也让我进去。”白芷笑道,“那我可以考虑,说服一下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?你会唱歌,还是会跳舞,弹琴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也不会。你教我啊!”白芷道,“我很想学跳舞。”

    童伶和妹妹相视一眼,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这时,张扬走了进来:“白芷,你来得正好,我正要去找你呢。一起去白叔那边吧!我有事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白芷说着,朝童伶丢了个眼色,意思是你,你自己考虑吧!

    “你们还没走?”张扬放下脸盆,笑道,“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张扬同学,还是那件事。”童伶再次争取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说了。我拒绝得还够彻底吗?”张扬拿毛巾擦了擦头发,张开五指,随意的抓了抓,当是梳了头,笑道,“白芷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童伶对白芷道,“你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白芷嫣然一笑: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。”童伶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啊,那你等我好消息!”白芷挤挤眼睛,和张扬一起走了。

    童伶和童俐姐妹走出宿舍楼。

    “姐,你答应她进来干什么啊?她什么也不会!”童俐问道,“你不会是认真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?也可以的啊,这么大的团队,总需要后勤人员吧?”童伶笑了笑,“如果她有天赋的话,学跳舞也不是不可以。最重要的是,我们一定要把张扬争取过来。我有预感,黄莺剧团能不能火,就看张扬能不能来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是不是太抬举他了?”童俐一脸的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文物的前世今生,这样的舞台剧,你能写得出来吗?我们团里,谁能想得出来?”童伶幽幽的道,“现在不比以前了,以前只要跳得好,就有人欣赏,现在跳得好的人太多了,如果没有创意,那我们剧团,肯定走不远,也许大学一毕业,也就是剧团解散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个舞台剧,的确很惊艳。”童俐嘻嘻一笑,说道,“不过,也不能这么迁就他,他要是进来了,我们还不得被他压着了?”

    “压着我们?”童伶掩嘴笑道,“是我想邪恶了,还是你说得本就很邪恶啊?”

    “啊?姐,你想哪里去了?”童俐咯咯笑着,伸出拳头,去打姐姐。

    且说张扬和白芷,出了校门,去找白景明。

    “白芷,你们班上,有个女生,嘴角边有颗痣的,叫什么名字?”张扬不经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颗痣的?”白芷思索道,“你是说杜娟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昨天晚上,和你一起跳舞的。她还用脚绊你的,是她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她。哎呀,你怎么看见了?”白芷心里涌上一股甜蜜的思绪,心想他是如此在乎我啊!

    “正好看到了。”张扬沉声问道,“她为什么这么做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