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二十九章 你们不作为!
    派出所不大,晚上只有三个民警在值班。

    接待张扬的,是一个女民警。

    她听完张扬的诉说,笑着回答道:“你说的是七爷?”

    “连你们民警,也喊他七爷?”张扬有些郁闷的问。

    “习惯了。”女民警抿嘴一笑,说道,“你是说七爷收你钱了?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两百啊,大姐。”张扬无语的道,“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?你们民警,明明知道这个情况,为什么放任不管呢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一下嘛。”女民警道,“这事我们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么乱收费,你们管不了,谁来管?”张扬沉声说道,“是不是要请你们的上级部门来管?还是请媒体记者,前来曝光?”

    女民警讶异的看了一眼张扬,说道:“同志,你听我说,这是古玩行的问题,不是我们能管的。”

    “古玩行?难道就不归民警管了?”张扬觉得很可笑。

    “每个行业,都有每个行业的规矩。”女民警也很无奈,“我们怎么管?”

    “那交两百块钱的规矩,又是谁定的?”张扬问道。

    “每个行业,都会有祖师爷,或者有一个天师,制定和管理这个行业的规矩,这是几千年流传下来的传统,约定俗成的,大家心照不宣,一入行,就肯定认可了这规矩的,我们民警怎么去管?就好比你家里的家规,你觉得不合理,想告状,我们也不会受理啊。”

    民警打了个很生动形象的比喻。

    张扬怔了怔,问道:“你是说,七爷就是古董行的祖师爷?”

    “他是不是古董行的祖师父,我不清楚。我不玩古董。”女民警道,“不过,我们以前管过,结果管不到,根本就调解不了。”

    张扬觉得不可思议,问道:“这么不合理的收费项目,你们民警居然管不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古玩行天师定下来的规矩,你应该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古玩行的天师?”张扬无比震惊,“你是指谁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叫什么天师来着?”女民警问身边的同事。

    “鉴宝天师。”那个男民警回答,“就是他定的规矩,他也是你们古玩行的领袖,你们有什么事,都可以去找他解决,比找我们还管用。”

    张扬心里翻江倒海,问道:“鉴宝天师?去哪里找?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不知道了。”女民警笑道,“你去问问七爷吧?”

    “七爷不是鉴宝天师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七爷只是鉴宝天师的代理人吧!”女民警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代理人。”男民警笑道,“反正他们都是一个团队的。至于具体怎么回事,我也说不好。我只听说,这个七爷,好像是什么七星的传人,和鉴宝天师一样,也是古玩行的管理人之一。”

    原来七爷,也是七星传人!

    “请问,这个七爷,大名叫什么?”张扬问。

    “七爷叫什么?”女民警一时还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叫麻仁。”男民警道,“这个规矩,也不是他定的,他只是帮忙收费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谁定的?”

    “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?是鉴宝天师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鉴宝天师,据我所知,早在三百多年前,就退出古玩行了。”张扬道,“当今世界,哪里还有什么鉴宝天师啊?”

    “那就真的不知道了。”女民警道,“反正这是古玩行自己的内务事,我们真的管不着,同志,你还是去问问别人吧!”

    男民警补充道:“为了这两百块钱的事,不知道闹过多少次了,但每次都是不了了之,之前也有人喊来了记者,结果还是没用,这新闻连报纸都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霸王条款吗?”张扬道,“你们就不能出面,把这笔费用给取消了,这会惠及多少人啊!”

    “同志,我们要怎么说,你才能明白呢?都说了,这不是我们能管的事。”男民警道,“你去找七爷好了。”

    张扬沉声道:“我就不相信,这么胡乱收钱的事,还没个讲理的地方了!你们不管,自有人治他!”

    “喂,同志,你怎么能这么说?”女民警道,“说得好像我们不作为一样!我说了,不是我们不管,而是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乱收保护费,就把谁抓起来,我看谁还敢收?”张扬道,“你们就是不作为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说话?”女民警道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说着,就起冲突了。

    “苏木,态度,注意态度!”男民警起身调解,笑道,“这位同志有意见,也是正常的嘛!谁也不想多交两百块钱啊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我们收了他的钱。”苏木道,“犯不着找我们麻烦。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苏警官,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吧?那你们民警,就是替老百姓排忧解难的啊。不是你们收的钱,但只要在你们辖区,就归你们管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嘛!”男民警摆摆手,笑道,“这样好了,同志,你的情况,我们都如实记录下来了,我们会反馈到上面去,尽管处理。可好?”

    张扬心想,这不过是一句推迟而已,能解决的话,早就解决了,还用拖到今天吗?

    “你们能不能派个人,随我去找一趟麻仁?”张扬道,“当面跟他说清楚了!”

    “这?”男民警为难的道,“你也看到了,我们这里人手少,实在是抽不开身。万一遇到紧急报警,那连出警的人也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苏木起身道:“我去一趟!不是怪我们没作为吗?我今天就陪着你,去作为一番!”

    她整了整洁净的警服,打开房门,和张扬去找麻仁。

    “琉璃厂大大小小的商铺,还有地摊,加在一起,怕是有好几千吧?每个店二百块,他麻仁一个月就能收几十万啊!”张扬粗略的算了一下,说道,“我看,他不应该叫麻仁,而应该叫麻不仁!”

    苏木扑哧一笑,她的腰板,挺得直直的,走起路来,仿佛是按照一定的规矩在走,步伐的大小,手臂摆动的幅度,都是那么的标准。

    “苏警官,你刚从部队退役的吧?”张扬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苏木道,“是的。转业之后,就到了地方上,当了个片警。喏,到了,前面这门面,就是七爷的了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