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三十章 前倨后恭
    七爷的门面,果然是整个古玩市场最大的,有张扬买门面四个那么大。

    一千多平米的大型古玩店,和陈茵家在清水塘的大店相媲美。

    “七爷在吗?”苏木进门便问。

    “苏警官,你好。七爷在楼上会客。”一个伙计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他。”苏木说着,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那伙计喊了一声:“苏警官……”

    但苏木并没有停留,直接上楼。

    七爷半躺在沙发上,壮实的身躯,深深的陷进柔软的真皮沙发中,一边抽着雪茄,一边和面前站着的两个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次的货,我都不想多说什么!越来越不像样子了!再这么下去,我都懒得和你们合作!”七爷语气严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七爷,实在是没找到好的窝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!苏警官来了啊,稀客啊,快看坐,上好茶。”七爷朝谈话对象丢了个眼色,那两人马上识趣的闭嘴,然后转身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苏木摆摆手:“七爷,不必客气了,我来找你,是受了这位小兄弟的委托。”

    七爷这才看向张扬: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张扬淡淡的道:“七爷真是贵人多忘事,我们下午刚见过面,这么快就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七爷还真是事多,和张扬只有一面之交,想了想,笑道:“我是真没想起来,咱们在哪里见过?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我是街上鉴心阁的老板,就是买下老许店铺的那家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你!”七爷点点头,终于想了起来,“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苏木道:“七爷,我带他来,是为了安全费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七爷的双眼,蓦然变得凌厉无比,冷冷的道:“怎么回事?你下午答应我,说交安全费,原来只是缓兵之计?转过头,你就跑到派出所,把我给告了?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麻仁,你不觉得,你收这保护费,太没道理了吗?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收保护费了?”七爷冷眼相看,“我收的是安全费!”

    “安全费?难道不是变相的保护费吗?”张扬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小家伙,我要不是看你这么年轻,出来做生意太不容易,我还真的懒得理你。安全费,也是份子钱,每个从事古玩行生意的人,都是必须交的,这不是我定的规矩,这是古玩行的老规矩!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请问,这个老规矩,又是谁制定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老辈人定的,你不需要懂这么多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鉴宝天师定的?”

    “哟,可以啊,你还知道鉴宝天师?”

    “我还知道,你是北斗七星麻家的传人,主要经营木器家具类的古董。”

    麻仁的眼神,变得犀利起来。

    一般的人,只知道他是七星传人。

    但七星是什么?

    却鲜有人知。

    张扬这么年轻,居然就知道?

    “我小看了你啊,没请教,你尊姓大名,哪里人氏?”麻仁正色问道。

    “张扬!福田县人。”

    “福田县的张扬?”麻仁脸色一变,腾的起身,讶异的看着张扬,沉声道,“你就是张扬?”

    “我是张扬。”

    麻仁激动不已,几步抢过来,朝张扬伸出手。

    苏木以为他想出手伤害张扬,身体一横,挡在张扬面前,娇叱一声,说道:“你干嘛?当着我的面,你不要太放肆!”

    “苏警官,你别紧张,我没想对他怎么样。”麻仁笑道,“你知道他是谁吗?给我几个胆子,我也不敢对他动手啊!”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苏木讶道,“难不成,他还挺有来头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古玩行的人,你不懂的。”麻仁沉声道,“张扬,你怎么来京里了?来了也不打声招呼,我也好摆一席招待你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敢当!”张扬淡淡的道,“麻仁,这么说,你早就听说过我的名字了?”

    “岂止听说过!”麻仁笑道,“湘军遗宝,遗失了百来年,都没有人找得到,结果,你一出马,就准确无误的找到了!这份能耐,让人敬佩不已,我对你向往已久啊!”

    张扬心想,自己名声在外了吗?

    不就找了个湘军遗宝吗?还是在那么偏僻的乡村地方!远在京城的麻仁等人,怎么就知晓了呢?

    “那次寻宝,有两家人没去,你们麻家就是其中之一。”张扬道,“你从何得知这些事情的?”

    “秦奋早把你的事迹传遍了!”麻仁笑道,“你还不知道吧?七星中人,早就知道你的大名了。”

    张扬问道:“那次寻宝夺位,你怎么不去呢?”

    麻仁抖抖雪茄的灰,说道:“因为,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,在七星当中,我们麻家,排名最末,所以,我们麻家人,才是万年的七爷啊!我就算去了,也争不过秦奋等人,还不如不去?你说是不是?嘿嘿,事实证明,我不去是明智的。连秦奋他们都铩羽而归,何况我乎?”

    张扬心想,原来如此,这麻仁号称七爷,是这么来的。

    麻仁笑道:“而且,我们麻家,是做木器生意的,你也看到了,我这么大的门面,卖的全是古董家具和木器制品。湘军遗宝里面,肯定没有我们需要的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张扬回答。

    苏木惊讶的看看张扬,虽然听不懂他俩的谈话,但也听出来了,这个年轻人,原来很有来历!

    就连不可一世的麻仁,都十分敬重他!

    “七爷,那张先生的安全费?”苏木问道,“还用得着交吗?”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?”麻仁夸张的叫道,“他还用得着交费吗?得我向他交费啊!”

    苏木更是惊骇,问道:“七爷,你别开玩笑了。认识你这么久,从来只见你问别人收费,没看到你向别人交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麻仁眼睛里面,精光闪闪,似笑非笑的道,“那是因为,张扬还没出现啊!”

    苏木忍不住问道:“七爷,这位张先生,到底是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麻仁饶有深意的道:“苏警官,有些事情,你们外人,是不会懂的。我三言两语,也讲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苏木点点头,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不问了。张先生,你的事情,已经解决,所里还有事,我先走了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