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三章 火眼金睛
    麻仁端详鉴心阁的招牌和对联,嘿嘿笑道:“好啊,有水平!传技传艺足以传承文化,鉴古鉴今莫如鉴定人心。这对联写好哇!秦奋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秦奋摸着下巴,点了点头:“反正,我是写不出来啊!”

    麻仁低声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秦奋发出一声低沉的笑,缓缓说道:“鉴宝天师新店开业,我怎么着,也不能错过吧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在抢夺湘军遗宝时,你和他打起来了吗?他还用箭射了你。”麻仁道,“怎么着?这么快就不记仇了?”

    “那都是过去式了。”秦奋打了个哈哈,说道,“泰山北斗,同气同枝,他张扬开店,我们总得来表示表示。”

    麻仁冷笑道:“你没发现吗?七星来的,都是晚辈!没一个长辈来了的!”

    秦奋傲然道:“那当然了,老一辈的人,岂是这么容易出来的?先别说,这个张扬是不是鉴宝天师的传人,即便是,他现在也没有得到七星的认可,没有回归。长老们凭什么来给他一个后辈祝贺?”

    麻仁缓缓点头:“依你之见,他到底是不是鉴宝天师的后人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秦奋冷哼一声,“你自己可以去试探啊!”

    麻仁手里,不停的转着铁球,忽然笑道:“临摹鉴定!哎呀,这人的口气,很狂哪!他这是想,一个人就把所有的生意都做完。”

    “鉴宝天师的传人嘛!”秦奋嘿嘿笑道,“他不狂,谁狂?”

    麻仁打了个哈哈,走过去,对张扬说道:“你这刚开业,还没接到生意吧?”

    “不着急。”张扬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麻仁道:“你店里的第一桩生意,就由我来做吧!我正好有一幅画,想找高手临摹一幅,张老板,就请你帮我这个忙吧?至于酬金嘛,只要你临摹得好,我给你八万块钱!图个吉利嘛!这个活,你接不接啊?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好啊,世间没有哪个老板,放着活计不接的吧?何况,又是这么大一桩买卖!八万块钱啊,我当然要赚了。那就谢谢麻七爷关照了!”

    麻仁对身边人吩咐一声,那人马上跑回去,不一会儿,便取过来一幅古画。

    “麻七爷,你一个做木器生意的,家里头的宝贝,倒是着实不少啊!”张扬笑道。

    “古玩人嘛,谁家里没几个像样点的收藏?”麻仁道。

    张扬道:“那就打开来,让大家欣赏欣赏吧!”

    麻仁扬了扬下巴,两个手下马上就把画作打开来。

    张扬等人都围过来看。

    在场的,个个都是行家,一看到这画,都发出惊叹。

    “这是百婴图?”赵雅南低呼一声,“苏汉臣的真迹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雅南,连你都要问一声,这是真迹吗?这令我很伤心啊!”麻仁冷哼一声,“我麻仁难道就这点出息?连一幅真迹都收藏不起吗?”

    赵雅南笑道:“麻七,你别生气。我听说,这副百婴图,珍藏在宝岛博物院,如果说,你收藏的这是真迹,难道人家的藏品,反倒是假的不成?”

    麻仁道:“他们是不是假的,我不清楚,但我这一幅,绝对是真迹!”

    陈茵仔细看了看,说道:“麻仁,认识你这么久,从来没见你拿出来过啊!”

    “这是压箱底的东西,岂能随意示人?”麻仁傲骄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陈茵咯咯笑道:“对书画之道,我虽然不算专长,但也看得出来,你这画,不像宋朝之物啊!又没有落款,谁能证明,这是苏汉臣之物?”

    “我找专人看过了!”麻仁道,“还能有假吗?”

    “是吗?可惜,另外一家的人不在,不然,请他们来看看,定能知真假!”赵雅南道。

    她所指的另外一家,当然是七星里面还没露过面的那一家。

    这次张扬新店开业,七星中来了六家传人,唯独那一家没来人。

    “嘿嘿,张扬不是天师传人吗?就请他鉴定一下吧?”麻仁眼珠子一转。

    张扬沉吟道:“苏汉臣的活动年代,大约在公元十二世纪,也就是北宋末南宋初时,曾当过宣和画院的待诏。苏汉臣师承刘宗古,擅画道释人物,人物臻妙,尤以婴戏最受推崇。其婴戏人物的写实程度﹐能使看画的人﹐误以为可以跟画中人物对谈﹐真可谓栩栩如生。”

    麻仁微微一讶,不由高看了张扬一眼,没想到,这小子还真能说出个一二三来!

    张扬道:“因为苏汉臣的婴戏图太过出名,因而后世托名之作繁多,彷佛只要是婴戏图,即为苏汉臣之作。这幅画的表情十分精彩动人,最前面有一画勾画八字眉似小丑脸谱,单脚站立,身体前倾的孩童,栩栩如生,呼之欲出。”

    麻仁笑道:“这么说,你也认为,这是苏汉臣的真迹?”

    张扬沉吟道:“该幅无名款,但以画风来论,较似明代作品,如湖石结构较为疏松,强调太湖石之空透性,但笔墨水分甚多,造形甚为平面。花木的画法亦趋平板,叶之翻转并不符合自然生长原则,是为元以后之风格。”

    麻仁不笑了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这应该是明代画家的仿作。”

    麻仁皱眉道:“怎么可能?我这可是真苏汉臣的真迹!我找书画专家鉴定过的。我虽然不太懂字画,但多少也懂一些!这幅画,绝对是真迹!”

    张扬沉声说道:“这幅画,在用色方面,浓艳富丽,与宋人沉着细致的风格不同。衣纹以较快速而奔放的线条画出,转折处也比较方硬,是明代浙派后流行的笔法,然而这种衣纹线条更能表现舞跳时旋转时的速度,使画面充满了动感与活力。就算是仿作,也是仿作中的极品,我没猜错的话,这应该是唐伯虎的画作。”

    “麻七,我觉得,张扬说得不错。”赵雅南点头道,“特征太过明显了。虽然仿得很像,但宋代和明代的笔法和颜料用法,相差太大,仔细看的话,还是能分辨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麻仁脸色忽然一变,纵声大笑道:“张先生,你就这么自信吗?难道,你真有火眼金睛不成?这画是皇宫博物院的祁副院长鉴定过的,你连他的鉴定,也敢推翻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