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五章 怀璧其罪
    揭裱完成。

    画芯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众人无不惊叹,张扬小小年轻,却有如此技艺。

    “画是揭开了,请问你要怎么证明,它是明代的?”麻仁看着被分尸的画轴,虽然明知道可以复原,甚至可以装裱得更漂亮,但一直待之如珍如宝的主人,还是有些心痛。

    张扬小心翻起画芯的另一面,指着一处道:“诸位,请看。”

    麻仁睁大双眼,使劲去瞧。

    张扬递给他一个放大镜,手指在绢布上轻轻一点,说道:“看这里。”

    麻仁这次看得真切,说道:“这是?一行字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一行字,一行竖着写的字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行字,模糊不清,而且,好像是反着的?”麻仁讶道,“这是怎么回事?在正面,根本就没有看到这行字啊!”

    “因为,有人把这行字洗去,然后覆盖成其它颜料。”张扬沉声道,“这行字,本来是画家的落款,却被人为的清洗涂改,做旧成了背景色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麻仁怔住了,头皮发麻的道,“还有这种技艺?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这算什么?绢上的颜料,本就可以擦洗涂改。只不过,这行落款,只用墨所写,做假之人,虽然极力擦洗,但还是洗不干净,终究留下了这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墨汁的确比颜料难洗干净。”陈茵等人说道,“但这个人很巧妙,把这一块,涂改成了背景色,如果没想到这一层,或者不敢揭裱的话,那这个秘密,就永远不会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说,这是明代的画作吧?”麻仁说这话时,已经底气不足了,说道,“这行字,反正是看不清楚了!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还是有办法认出来的!”

    他拿起一张不渗色的临摹纸,覆盖在那片地方,然后借助放大镜,将那行字拓写下来。

    字是反的,但反过来,就是正的了!

    当张扬将纸反过来,迎光一看时,所有人都怔住了。

    “百子嬉春图,唐寅。”

    “天哪,这还真是唐寅的作品!”

    “唐伯虎的真迹,也很值钱啊,这人为什么要抹去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唐伯虎的画,也是名作之家,有必要抹去吗?”

    张扬沉吟道:“当时,画作持有人为什么抹去落款,这就不知道了。也许,他只是不想让人知道,自己手里有一幅唐寅的真迹吧!有句话说得好,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!很多时候,持有珍宝,对人并非善事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麻仁发出一声长叹,不知道是感叹此画的命运,还是感叹自己输给了张扬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真的是太厉害了!”所有人这时才发出赞叹之声,一齐为他鼓掌。

    张扬呵呵一笑:“我也是见识多了,所以知道书画行业中,有这种造假之术。”

    他才多大?

    就敢说,见识多了!

    好吧,他的确是见识很多,只不过,大家并不这么觉得而已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麻仁大笑道,“以前听他们说,你是鉴宝天师的传人,我还不相信,今天一见,我信了三分!张先生,如果你能得到七星认可,那就可以明正言顺,成为鉴宝天师啊?”

    张扬淡淡的道:“我并非什么鉴宝天师。麻七爷,你说的,就是这幅画?要我临摹一幅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一定要临摹得一模一样。”麻仁笑道,“我有大用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张扬道,“此画既已揭裱,那就等临摹之后,我再一并装裱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信得过你。”麻仁笑眯眯的道。

    宋学明父子,则是你看我,我看你,一脸的震惊。

    在他们想来,张扬顶多是家里有点钱,暴发户的崽,拿了家里钱,在这里挥霍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,今天一见,才发现这家伙本事非凡啊!

    最让人费解的是,他还认识这么多的古玩界人士!

    宋学明父子,接触古玩行并不深,在场的人,除了七爷外,其它人的来历,他们并不知晓。

    不过,饶是如此,也足够令人咋舌的了!

    时间到了正午。

    张扬笑道:“各位,感谢大家前来,我在香锦楼,略备薄酒,请大家移驾前往,今天也算得上是古玩界的一场盛事,大家把酒言欢,信可乐也!请吧!”

    他先把麻仁的画作,放到二楼锁好,然后吩咐伍兵,一定要看好店子。

    白芷道:“张扬,你去吃饭,我在这里看店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今天,她根本没想到,会来这么多的客人,她忙前忙后,光是泡茶,都没歇过手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也一起去吃饭,中午时分,店里不会有什么事的。”张扬笑道。

    白芷道:“那他一个人,忙得过来吗?”

    伍兵笑道:“白小姐,真有事,我会打你们电话的。”

    白芷应了一声,这才和张扬出来,说道:“你这么大的店,只请一个伙计?这不是资本主义吗?你想把伍兵的劳动价值榨干啊?”

    张扬笑道:“伙计是一定要请的,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而已。”

    白景明正要过来喊女儿坐车,刘萍一把拉住他的手:“你急什么?还怕她没车坐?”

    “呃?”白景明正要说话,看到张扬请白芷上了奔驰车。

    刘萍挤挤眼睛:“看到没有?女儿坐的车,比我们这车,高级多了!”

    白景明苦笑道:“他们才多大啊!”

    刘萍道:“多大?不小了,好不好?芷芷那些初中同学,没读书的,都开始相亲嫁人了,着急的都怀上孩子了!”

    白景明摇了摇头,和妻子上了车,前往香锦楼。

    一排车队,浩浩荡荡,来到香锦楼前。

    宋学明父子也来了。

    香锦楼大门上,挂了横幅。

    “热烈欢迎鉴心阁贵宾光临本楼用餐!”

    “嗬!”宋学明冷笑道,“好大的派场!”

    宋秉德抹了一把脸,说道:“来的都是大人物,又有十几桌客人,香锦楼当然要给这个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听说,这香锦楼的菜,贵得要命,最便宜的酒席,一桌也要上千!是不是真的?他张扬请得起最便宜的酒席吗?”宋学明轻蔑的道。

    宴席设在二楼,张扬把整个二楼都包下来了!

    每张桌子上,都放了一张菜谱,是本桌点的酒菜项目。

    宋学明拿起来一看,吃惊道:“天哪,张扬真有钱,他点的居然是两千八百八十八一桌的菜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