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十七章 宰你没商量
    麻仁瞪眼道:“喂,张扬呢?叫他回来!你们鉴心阁,这不是打抢吗?我刚给他八万块,你又要收我钱?”

    白芷扬扬下巴:“那没办法,谁叫你打了眼?如果按照规矩来办的话,这幅画,你是拿不到手的!”

    麻仁咬牙道:“算我倒霉!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八十万!”白芷拍拍锦盒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麻仁眉毛倒竖,恨得咬牙切齿,“你真敢开价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拉倒!”白芷把锦盒塞回柜台下面。

    麻仁冷笑道:“我就不相信,七爷的东西,你也敢贪?”

    白芷偏着头,微微一笑:“你是七爷,我们自然不敢把你怎么样,你一定要抢走的话,我们也拦不住你。不过,你可是七爷啊!自己打了眼,不知道忍气吞声,还有脸回来要画?你要画就算了,你是缺那八十万的人吗?居然还用抢的?街坊邻居们,大家都听到了啊!快来看看,这琉璃厂的七爷,居然是这样的人!”

    麻仁愕然回顾,只见门里门外,挤满了看热闹的人。

    国人最喜热闹,听到白芷的话,大家轰然起哄。

    麻仁拉下脸,沉声道:“好,算你狠!这画,我不要了,行吧?我七爷什么没有?还输不起一幅画吗?”

    看着麻仁转身离开,白芷得意的一笑。

    旁边的伍兵,一脸的错愕:“白小姐?张哥不是说了,只收他八万吗?你怎么要他八十万?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真画!八万?那岂不是太便宜了?”白芷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太贵了,他不会买的啊!”

    “相信我,他会回来的!这幅画,别说八十万,便是八千万,他也会要的。你没听他说吗?这幅画,对他有特殊意义!”

    “白小姐,这画值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“可贵了,几亿随便卖!”

    “那八十万也收便宜了,多收一点啊!”

    白芷咯咯一笑,问道:“咦,那个老人家呢?”

    “刚还在这的,喏,在那边看古董呢!我去招呼他。”伍兵起身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,麻仁又回来了,他叫跟班提了两箱子钱,放在柜台上。

    “拿来吧!”麻仁一脸肉痛的道,“八十万,你要不要点点?”

    “不必,七爷这么厚道的人,怎么可能少我几张票子呢?”白芷拿出锦盒,递了过去,“七爷,你看准了啊,别又走了眼。”

    麻仁打开锦盒,取出画来,小心仔细的看了半天,确认无误,这才收起来。

    “七爷,八十万,买了幅唐伯虎的真迹,你赚大了吧?”白芷笑道。

    麻仁摆摆手,道:“嘿,说起来,也是我的过错。难得张扬肯还给我。改天见着他,我再谢他。”

    白芷道:“你是个明白人!不过,有件事,我得跟你说明白了。张扬说过了,只收你八万块钱,因为他帮你复制了两幅画,八万一幅,不算多。”

    麻仁瞪眼道:“那你为什么收我八十万?”

    白芷道:“实话说吧,这八十万,你出得不冤,这叫学经验,也叫买教训!要是我的话,这幅画,你是甭想要回去了!别说八十万,便是八亿,我也未必卖给你!”

    “张先生果然地道!”麻仁嘿嘿一笑,抱着盒子走了。

    这时,那个老人家,慢慢走了过来,复在柜台边坐下,呵呵笑道:“你们老板,有这么厉害的本事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!”白芷道,“看到没有?刚才那位,是七爷!硬生生被打眼了!”

    老者抚须笑道:“不错,不错。只是不知,他除了临摹书画之外,还会什么?其它东西,他也能复制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您说的其它东西,是指什么?”白芷问道。

    “像青铜古董啊,玉石印章啊,还有历代古瓷啊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啊?那我不知道。”白芷道,“一个人的能力,总需要慢慢学习和掌握吧?我们老板还年轻,以后肯定都能学会!”

    正聊着,张扬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手里提着一袋子书。

    “麻仁来过了吗?”张扬一进门便问。

    “来过了,”伍兵连忙回答,“白小姐收了他八十万块钱!”

    张扬一怔,随即笑道:“他给了?”

    “给了啊!”伍兵笑道,“可解气了!”

    “收了就收了吧!咱们这么做,也叫劫富济贫!”张扬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白芷问道:“你做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买了些书,都是跟古董有关的,最新的专家研究着作。不管做哪一行,都必须与时俱进,要了解时代的发展,以及考古工作的进展。比如说,以前鉴定,全靠眼力,现在就有了很多辅助手段。就拿断代来说,先进的科学手段,就有碳十四断代法,还有热释光断代、古地磁学断代,铀系同位素断代、钾氢断代、氨基酸消旋断代、裂变经迹断代等方法。至于结构分析,还有化学元素分析,那方法就更多了。”

    白芷怔道:“那考古学家,都要变成科学家了?”

    张扬笑道:“可不是嘛?”

    老者忽然笑道:“所谓新的科学方法,并没有经过更严酷的考验,很多方法,还存在致命的缺陷。像碳十四断代法,就适合检测年代久远的器物,对一千年到两千年左右的器物,误差太大。”

    张扬一讶,转头看向老者。

    老者神色如常,继续说道:“尤其是书画作品,就算检测出纸的年代,但也不能保证,字画的年代。今人也可以在古纸上作画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张扬目光一闪,问道,“这位老人家是?”

    伍兵笑道:“张哥,他是来应聘的,我跟你讲,他九十三岁了!”

    张扬摇了摇头:“这位老先生,不可能是来应聘的。”

    老者目光如炬:“这位,就是鉴心阁的老板吧?何出此言哪?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老先生,您衣着看似朴素,衣料却是真正的苏杭真丝,并采用手工编织而成!这样的行头,没有几十万,是穿不到身上的。您九十三岁高龄,却面色红润,精光内敛,说明您保养得宜。您神气平和,眉目慈善,可见诸事皆遂心愿,儿孝媳贤,家庭和睦。这样的人,岂是缺钱之人?要说找个寄托,您爱好广泛,可寄情之处颇多,这么大年纪,您家里人也不会允许你出来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鉴宝先鉴人,鉴人先鉴心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