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十八章 随身信物
    老者打量张扬,含笑道:“不错,你眼光的确很厉害,那么,你还看出什么来了?”

    张扬笑道:“老先生,请问,您是不是姓袁?”

    老者微微一愣,随即哈哈大笑道:“孺子可教!不愧是鉴宝天师的传人,这眼力,简直是神了!你怎么知道,我姓袁?”

    张扬恭敬的道:“上回,袁文术公子和袁竹茹姑娘,到来我这,说您会来,我就天天在等着您了。您这一身的贵族气质,除了袁正则袁老前辈,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“好眼力!”老者正是袁正则,抚须笑道,“果真是名不虚传啊!”

    张扬笑道:“其实,我对您作过一番了解。刚才听说您九十三岁了,就猜到是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得是有心之人!”袁正则道,“嗯,刚才,我看了一场好戏啊!”

    张扬笑道:“麻仁为富不仁,我这是小小的警醒于他。”

    袁正则道:“你就不害怕他报复吗?在这琉璃厂,他是一霸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人光明磊落,不做亏心之事,怕他什么?”张扬淡然说道,“袁爷爷,请到楼上说话吧!”

    袁正则道:“我老了,不喜欢爬楼梯,就在下面谈谈吧!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那就到我工作室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来到工作室。

    袁正则先四下看了看,说道:“有点小了,你临摹书画,倒是够用,但要做其它事情,怕是窄了吧?”

    “您指的是什么事?”张扬泡了一壶好茶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想,烧烧瓷器什么的?很多古代瓷器,像曜变天目盏,木叶盏,钧、官、哥、定、汝,这五大古窑的古法烧制,就算放到现代,也是有其艺术和收藏价值的。”袁正则道。

    “袁爷爷,我倒是想,但古法烧瓷法,大都失传已久,我想学也无从学起。”

    “别家自然失传了,但有一家,想必是传下来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的是哪一家?”

    “鉴宝天师!”

    张扬心想,这么快就进入正题了。

    “鉴宝天师?这一阵子,我听这个名字,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。”张扬笑道,“就是不知道到哪里找他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!”袁正则说着,伸出右手,指了指张扬。

    张扬道:“袁爷爷,你说笑了吧?我一介农民子弟,跟古玩这一行,祖上八辈都打不着交道。”

    “张扬小友,你别说得这么武断。”袁正则道,“我且问你,你手里,是否有一个令牌?”

    “什么令牌?”

    “一方陨铁铸就的令牌,上面雕刻了两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哪两个字?”

    “鉴心!”袁正则手指朝上,“就是你店铺牌匾的名字!”

    张扬心下暗惊,暗自寻思,他怎么知道,我手里有这么一方令牌呢?

    袁正则摆摆手:“你不要急着否认,想清楚了,再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张扬心想,上次袁竹茹来,说了半天故事,全是跟鉴宝天师有关的,但说到一半,忽然打住,接下来的部分,要等袁正则来说。

    现在袁正则来了,却不说故事,而是考究起张扬的身份来历!

    看来,他是想先证实张扬的身份,然后才决定,说不说后半段故事。

    张扬沉吟再三,缓缓说道:“的确有一块这样的令牌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来到楼上,从暗格里面,取出那方令牌,拿上来,递给袁正则看。

    “袁爷爷,您看,您所说的,是不是这方?我还以为是铜制的呢,没想到,这是陨铁所铸?”

    袁正则一脸肃然,就跟清明祭祖一般郑重其事,起身直立,伸出双手,用一种很特别的手势,接过令牌,先看正面,又看背面,然后说道:“对,就是这方令牌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说道吗?”张扬问道。

    袁正则道:“这是鉴宝天师的随身信物,见令如见人!”

    张扬震惊道:“这么说来,这真是鉴宝天师的遗物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袁正则沉声道,“我何其有幸!有生之年,可以再次得见此令牌!”

    “您是说,您以前见过这块令牌吗?”张扬再次一震,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袁正则将令牌还给张扬,缓缓说道:“竹茹给你讲了一段故事,但还没有说完,是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她说,后面的事,要等您亲自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事情,就从这块令牌而起。”袁正则道,“我先把事情告诉你吧!”

    “袁爷爷,我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民国年间,我还年轻的时候,跟着家父经营玉石生意,当时战火纷飞,民不聊生,我们的古玩生意,也不好做。好在我们家族,有深厚的底子,储蓄颇丰。趁着战乱,收了不少古玩,反倒发了一笔横财。”袁正则慢慢的讲述。

    某一天,袁家忽然来了个人,三十来岁年纪,长得玉树临风,颇有宸宁之貌。

    此人自称姓张,求见袁正则的父亲,也就是当时袁家的当家人。

    袁太爷接见了此人。

    袁正则看到,来人亮出一块令牌,父亲看了之后,耸然动容,待之以上宾之礼。

    “我跟随家父日久,幼承庭训,从未见他对谁这么客气和恭敬过!”袁正则道,“简直比见了皇帝还要恭敬!”

    张扬心想,这多半是因为,张天师一脉,曾经舍身救过七星祖宗吧!

    袁家后人感恩图报,所以礼遇张天师后人。

    袁正则道:“那天的谈话,我就在旁边,所以印象深刻。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张天师的后人,因为投笔从戎,生死难卜,今天来找袁家人,是来托付后事的。

    张扬听了,心里忽生悲凉之意。

    “张天师说出了一段隐秘!”袁正则的脸,忽然变得肃然,“那段历史,想必你已从竹茹口中知悉吧?就是康熙朝的那段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!我知道。”张扬点点头,“张天师绝技补碎盏,救下七星千余族人!可惜的是,张天师烧制出曜变天目盏后,那盏却被贼人偷走!”

    “对,”袁正则沉声道,“其实,当时的张天师,心里大概明了,是谁拿走了曜变天目盏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张扬霍然起身,“张天师既然知道,为什么不禀报康熙?自己逃避祸事,反让贼人逍遥法外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