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二十章 俏货上门
    送走袁正则,张扬一个人坐在楼上房间,久久没有动弹。

    这些天,他接受到的事件,纷至沓来,实在是太多了!

    最让他苦恼的是,自己到底是不是鉴宝天师的传人?

    如果是,那为什么家族没有任何传承?

    其它七星,都是世家大族,混得风生水起。

    这也就算了,为什么家里连一点点古玩的踪迹也没有?

    为什么断得这么彻底和干净?

    民国年间的那代张天师,到底经历了什么变故?

    如果不是,那自己为什么会得到天师的信物?

    一件件离奇的事情,都将他带到了鉴宝天师宝座的面前。

    还有一件事,张扬刚刚记起来,却忘记询问袁正则了。

    就是开业酒宴当天,来的那个神秘老人。

    现在回想起来,那个老人,仿佛知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他临走之前,曾经提醒张扬,要他留意这些酒肉朋友。

    五星盗宝的原因何在?

    曜变天目盏去向何方?

    还有即将到来的七星聚会,自己要不要参加?以何等姿态去参加?

    学校的生活,仍然按部就班。

    以张扬的勤奋和努力,以及他对古玩的狂热爱好,要消化这些文化知识,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下课后,张扬或留宿学校,或回到店里住。

    在学校的大部分空闲时间,他都是在两个地方度过。

    一个是图书馆。

    另一处是射箭馆。

    重生前,张扬的最大的业余爱好,就是射箭。

    早在旧石器时代晚期,我国就发明了弓箭,弓箭一直是人们狩猎和军队打仗的重要武器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弓箭也是不少人的爱好,更是体育竞技比赛项目之一。

    张扬练习射箭,一是当成一项运动,用以锻炼身体。二是射箭之时,精神和身体,合二为一,主意力高度凝注,有助于身心的放松。

    自从被父母说破之后,白芷对张扬多了一层关注,以前从来不管他在哪里,或是去做什么的。现在开始跟着他了,跟着他去图书馆,跟着他去射箭馆。

    这个周末,张扬在射箭馆练习了两个小时,手臂酸痛了,这才回店里。

    “伍兵,你去荣宝斋看看,我在他们那边定制的手工宣纸和毛笔,是不是到货了?我等着用呢!”张扬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好咧,张哥,我这就去。”伍兵笑着出门。

    宋秉德走了进来,找张扬聊天谈地,转着弯儿,想探听张扬的生意情况。

    张扬爱理不理的,坐在柜台后面,一边和他聊天,一边伸手翻了一页书,随意的朝门口望了一眼,正好看到一辆红旗轿车在店门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司机飞快的下车,转到后门,拉开车门,以手护在车顶,请出一个窈窕俏丽的短裙美女。

    她伸出修长的右腿,一只红色的高跟鞋,衬得那脚更加洁白圆润。

    张扬的眼睛顺着她妖娆的脚尖往上爬,但见她肤白如新剥鲜菱,颀长匀称的秀腿,蜂腰翘臀,双峰高耸,瀑布般的秀发,乌黑发亮,光可鉴人。

    他安静的看着,像在欣赏一幅美女图,带着赞赏之意。

    美女走出车,纤细的右手,搭在额头上,抬头看了看牌匾,轻轻念道:“鉴心阁,就是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张扬目不转睛的看着,一直看着她扭着婀娜多姿的步态,走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“喂,小伙计,”司机伸出右手,在玻璃柜台上敲了敲,“你看够了没有?快扶扶你的眼珠子吧,再不扶,它就要掉下来了!”

    张扬若无其事的耸耸肩:“我在看店里的古董呢!美女,贵姓?”

    美女浅浅一笑。

    司机却是瞪眼道:“喂,小伙计,你查户口呢?我问你,你们店里的老板呢?”

    张扬的目光,仍然不离美女,笑嘻嘻的道:“你有事,可以找我。请问,您是要淘瓷器呢?还是玉器?敝店是这条街最大的古玩店,陶瓷、金石、书画、杂件,应有尽有。”

    司机扫了一眼店里,微带不屑的道:“就你这店,还是最大的?当我们没见过世面呢?”

    “店不大,但品类齐全啊!手艺更是出众!所以才自称最大。”张扬恬不知耻,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    宋秉德嗤的一笑。

    司机嗤的一笑:“你们这里摆的件,大都是新活吧?便是你们的压堂货,估计也入不了我们的法眼。跟你说话呢,你还看?真是个色狼!没见过女人吗?”

    美女也不说话,笑吟吟的俏立,仿佛早就习惯了被人这么欣赏。

    宋秉德看了,心里一阵冷笑,心想,还以为你真是个什么人物呢,原来也不过如此,一看到美女,就走不动道儿了!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这是张扬故意如此,在他面前藏拙卖傻呢!

    张扬慢条斯理的道:“女人常见,这样的极品美女,可不常见。自古美女如珍宝,人间哪得几回见?好不容易看到,当然要多看几眼了。”

    看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美女莞尔一笑,轻摇素手,阻止了司机,轻启樱唇,说道:“小哥,我有件俏货,要和你们老板当面谈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我就这么不像老板吗?”张扬无奈的耸耸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?”美女打量他两眼,轻轻笑道,“不像。”

    “嘿!”张扬无语的道,“有志不在年高!”

    忽然,他眼睛瞥见宋秉德,便笑道:“这位便是古玩店的老板了,宋老板,快来看看货吧!”

    美女看到宋秉德,可能觉得这才像掌柜的,于是举目示意。

    司机点点头,把手中提着的一个木盒子放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那就请你帮忙掌掌眼吧。”美女的手,摁下木盒顶端一个按钮,那木盒分成四面倒下,露出一件精美扁壶。

    宋秉德倒也不推辞,施施然起身,想看看这是个什么俏货。

    张扬泡了两杯茶,放在两人面前,胳膊撑在柜台上,仍然看着美女。

    司机作势欲言,美女轻轻摆了摆手,他便住了口,狠狠削了张扬一眼。

    宋秉德看了半晌,摇了摇头,一脸不屑的道:“我还以为真来了什么开门货,原来是个行货。两位,这是消谴我们来着?”

    行货就是大路货,现代人的批量之作,不值钱。

    美女道:“掌柜的,你再看看?别打了眼啊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