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二十七章 汝瓷孤品
    林采苹道:“我知道,应该是大清乾隆年制六个楷字,对不对?可惜,岁月无情,被磨平了。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这不是被岁月磨平的,而是被人有意磨平的。”

    吴本昌道:“当时收藏这弦纹樽的人,肯定怕担干系,所以将款识抹平,死无对症。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对,这下面,原本有几个字,写的应该是,大明成化年制。”

    吴本昌震惊道:“什么?大明?成化年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林采苹顽皮的笑道:“张扬,你是想捡漏想疯了吧?大明成化年间,有没有仿过汝瓷,还两说呢!你凭什么这么肯定?”

    吴本昌耸着眉毛,缓缓说道:“学过瓷器历史的,都应该知道,宋代以后,仿烧过汝瓷的,只有明朝和清朝,明朝传世的汝瓷,只有大明宣德年间的款识。从未见过成化年间的汝瓷。张扬小友,你是不是看错了?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这个弦纹樽,跟宣德留下来的各款,的确很不相同,正因为如此,大家才看走了眼,以为这是清代的仿品。这件仿汝瓷,使用的不是白胎而是淡黄褐色的胎土,近似于香灰胎,这说明,成化仿汝是胎釉一起仿,此瓷开细冰裂纹片,釉质莹润,天青色有绿韵,极为赏心悦目。”

    他把汝瓷天青釉弦纹樽摆正,说道:“就釉质和色泽而言,此瓷和博物院馆藏宋汝相比较,也毫不逊色,难分伯仲。成化年间,仿过哥瓷,拿此瓷和存世的成化哥瓷相比较,也有异曲同工之妙。由此可见,成化仿汝的高超技艺,也佐证了此碗是成化汝瓷。”

    吴本昌一脸的郑重,动容道:“张扬小友,请再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扬递了过去,说道:“如果这件只是清代的仿品,在慈禧回购时,藏家就应该交出来了,因为乾隆时期的仿汝瓷,在清未虽然也算是珍品,但还不至于珍贵到让人冒着杀头的风险藏匿它。最大的可能,就是他得到的是一件成化仿汝瓷!就算是在清末的皇宫宝库,这样的成化仿妆瓷也是极为稀罕难得的,所以,藏家才抹去款识,珍藏家中。后来战乱连连,此物辗转流落国外。”

    吴本昌握着弦纹樽,看了又看,然后将它放在桌面上,拿起放大镜,郑重其事的研究起来。

    林采苹道:“说得跟真的一样!鉴古鉴古,讲究的是历史和文化,你一个后生小子,读过几本历史书?懂得多少古代文化?就敢班门弄斧,在吴老面前卖乖弄巧?”

    张扬淡淡的道:“鉴古,断的是年代,考的是眼力,鉴的是本质。懂文化,知历史,当然更好,可是,如果只是流于学识,不懂得实际鉴定,那就是学而不思则罔了。”

    吴本昌忽然惊叫道:“不错!不错!这的确是明代的汝瓷!”

    吴老的权威性,无庸置疑!

    这件弦纹樽的断代,从清代升到了明代!

    多了几百年的历史!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还是成化年间的孤本!

    它的价值,从一件无足轻重的古玩,直接飙升到了国宝的高度,其价格,已经远远不止二万五,简直是不可估量,成了无价之宝!

    林采苹啊了一声,不可置信的问道:“吴老,这个弦纹樽,真的是明代成化年间的汝瓷孤品?”

    吴本昌爱不释手的抚玩弦纹樽,赞不赞口的道:“真的!是真的!太美了,太赞了,国宝啊!”

    林采苹去看姐姐,却见林采薇掩住了嘴,睁圆了美丽的双眼,早就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林采薇想的是,在童胖子古玩店里的时候,张扬说过一句话,他说童胖子的确看走眼了。

    当时,她以为是讲童胖子看错了张扬这个人,现在才明白,张扬说的,是对这件汝器看走了眼!

    “你运气这么好?随便看中一个货,就是成化孤品汝瓷?这个估且存疑,总得做了碳十四测年检测之后,才好定论。”林采苹道,“这幅画呢?你又有什么说道?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碳十四?算了吧!明代的瓷器,用碳十四测年法,太过为难科学家们了。”

    吴本昌的注意力,一直放在汝瓷上,听到这话,不由得放下弦纹樽,指着那幅画,用一种不太自信的语气问道:“张扬小友,这幅画,我也看走眼了不成?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吴老,请您再掌一次眼。”

    吴本昌脸色凝重,缓缓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学识高了,对应的社会地位,也会水涨船高。地位高了,捧你的人、吹你的人、求你的人也就多了。多数人会骄傲自满,信心爆棚,表现在工作上,是说一不二,容不下不同意见。

    对待眼前这两件古物,吴本昌就是一眼定乾坤,用自己的学识和经验,快速的下了结论。

    在弦纹樽的鉴定上,吴本昌结结实实的打了眼,在晚辈和外人面前丢了脸。

    现在,面对这幅古画,吴本昌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这幅画的主人,是吴本昌的一个收藏家朋友。

    能开私人博物馆的藏家,那绝对是顶级鉴定家。

    过了他手的藏品,基本上不会有打眼之作。

    而吴本昌,更是这个行业神一级的存在。

    两个行业顶尖精英,在同一件作品上打眼,传扬出去都没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那件弦纹樽当前奏,吴本昌肯定不会相信,这幅画上还有什么大文章。

    “吴老,”林采薇低声道,“要不要请其它元老过来一起看看?”

    吴本昌轻轻摇头:“丫头,你没看出来吗?我们在考他,他也在考较我呢!我估计,如果他真和七星传人见面,他肯定还会有更厉害的考题。”

    林采薇也在看画,一边看,一边说道:“这幅画,我也看不出有什么古怪。难道有夹层?”

    画里藏画,这是书画装裱行业常用的手法,一般是在某种特殊情况下使用,可以起到保护名画或隐藏真迹的目的。

    吴本昌沉吟道:“我之前也有想到这一层,可是,有夹层的画,相对比较厚实,这幅画的装裱厚度,应该容不下夹层。而且,这画是从私人博物馆出来的,在进馆之前,早就经过了专业的检测,不可能存在这种疏漏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