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三十章 三部会审
    张扬还在沉吟,一个爽朗的声音传来:“久闻鉴宝天师大名,今天终于有幸得见真容,未知哪位是鉴宝天师?”

    林采薇笑着迎上前:“梁部长,您好,这位就是鉴宝天师张扬同志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梁部长五十来岁,宽额大耳,相貌堂堂,“这位就是张扬同志?没想到,如此年轻!好啊,好啊!”

    张扬马上就认出来,这位梁部长,来头比吴本昌还大!

    他不由得一震。

    今天这个饭局,有什么说道?

    怎么把梁部长这样的大神,也给请了过来?

    这时,梁部长笑道:“张扬同志,今天这个饭局,是我发起的,感谢你,百忙之中前来赴会。”

    张扬又是一讶,原来,是梁部长召开的饭局!

    林采薇生怕张扬不知道梁部长的身份,附耳过来,低声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她吐气如兰,吹得张扬耳朵痒痒的。

    张扬转过头,嘴正好碰到她的唇。

    两人虽然只是一擦而过,但张扬却感觉到了对方的心跳。

    林采薇摸摸嘴唇,羞涩的道:“张先生,梁部长在和你说话呢!”

    “你早说是梁部长相请,我能不来吗?非得用这种非常的手段?”张扬微带责备的道,“你这是骗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莫怪她,是我安排的!”梁部长笑道,“今天这个会,十分重要,不能让外人知晓,为了掩人耳目,只好出此下策。张扬同志,请你莫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梁部长,您好。”张扬微微一笑,“不知道你们请我来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们先去吃饭,边吃边聊。”梁部长笑道,“采薇,韩部长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,我刚才打过电话,他那边刚散会,差不多该到了。”林采薇回答。

    张扬再次一震!

    我拷!

    什么饭局啊?

    来了一个吴局,又来了一个梁部长,这还不算,又有一个什么韩部长!

    正说着,一个威严的大嗓门传来:“我来迟了!还有酒留给我吗?”

    张扬看到来人的装束,不用问,也知道此人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穿着警服,又是部长身份!

    张扬再一看韩部长的面容,这不是经常在新闻里出现的那位吗?

    天哪!

    他们这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张扬就算拥有两世灵魂,此刻也难以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老韩,你还没到,我们怎好意思开餐哪?”梁部长笑道。

    “鉴宝天师是哪位?我迫不及待想拜见了啊!”韩部长大步流星般走过来,和梁部长握手。

    “喏,这位就是张扬同志。”梁部长介绍道。

    韩部长双目如炬,看向张扬。

    一个人久居高位,是会养成气场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韩部长这样的公安高官,平时杀伐决断惯了,那眼神犀利无比。

    张扬坦然一笑:“我先声明,我是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。到时,我吃了你们的好菜,喝了你们的好酒,然后你们说找错人了,那我可不负责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韩部长和梁部长,同时大笑,“张扬同志,你还挺幽默的啊!”

    吴本昌走了出来,请众人到餐厅入座。

    餐厅很雅致,大红木桌,摆着四把椅子

    桌子上,已经摆满了一桌酒菜,不用吃,单看一眼,闻一下,张扬就知道,这些菜绝对是人间美味。

    吴本昌、韩部长和梁部长,三人坐在上首。

    下面还有一张椅子,不用说,是留给张扬的。

    林采薇拉开椅子,请张扬入座。

    张扬问道:“就四个人吃饭?你们呢?”

    林采薇低声道:“这里,没我们吃饭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张扬心知她说的是真话,对这个饭局,更充满了未知的猜测。

    林采薇在旁边负责倒酒等杂务。

    至于林采苹,那孩子连进来的资格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张扬同志,先干一杯!”吴本昌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“酒是好酒,但是,我却不敢动杯子。”张扬端坐不动。

    “张扬同志,不必如此拘束。”吴本昌道,“请你来,没有恶意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看这阵势,怎么像是三部会审呢?”张扬神色如常的道,“你们有什么事,还是先说出来吧!不然,这酒菜,吃得也不安生。”

    吴本昌放下酒杯,说道:“既然张扬同志一定要先听听,那咱们就先说说吧?”

    梁部长道:“采薇同志,那个凤首壶,带过去给张扬同志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张先生已经看过了。”林采薇恭敬的回答。

    梁部长点点头:“张扬同志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林采薇把张扬的鉴定结果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梁部长道:“不愧是鉴宝天师,一眼就鉴定出这壶。张扬同志,你一定很好奇,我们从哪里得来这个壶吧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壶是新出土的,我还以为,林小姐是盗墓组织的!见到三位,我的这个怀疑,可以排除了。”张扬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对的,这个壶,的确就是新出土的。”梁部长缓缓说道,“采薇同志没有欺骗你,这个壶,是我们的人,无意中收来的。这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一个元代的大墓,已经被人挖开了!盗墓贼历来很嚣张,建国后,消停过一阵,最近十几年,这帮人又死灰复燃,甚至变本加厉,屡禁不止!”

    对此,张扬只能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梁部长道:“我们文化部门,对古墓的保护工作,做得实在不够。一是因为地大物博,山川河流众多,历史悠久,朝代更迭那么多,历朝历代的王公侯爵,以及大臣富豪墓葬,数不胜数,我们再厉害,也管不到那些还没被发现的古墓。二是因为,我们的队伍太弱了!”

    张扬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梁部长道:“张扬同志,你一定是在笑,我们是政府,怎么可能还弱了?”

    张扬不笑了。

    梁部长道:“我打个比方吧。同一座古墓,盗墓贼要的,只是里面的宝物,不管三七二十一,掘个盗洞进去,摸出金器就走人。前后也许三天就能搞定。可是,我们进行文物发掘和保护,起码要花费三个月的时间。这一帮子人,几个月的时间,就只能绑在这个墓地上了。而这个时候,盗墓贼又开始寻找其它古墓下手了。”

    张扬心想,他说得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可是,这跟我请我过来,又有什么关系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