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三十九章 八星连珠
    七星之中,各人对张扬的表情,并不一致,有人微笑相待,有人淡然处之,有人眉目神色之间,似含轻视和不屑。

    “张扬同志,今天泰山北斗,八星连珠。这是三百年来的盛事啊!”吴本昌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“秦老爷子,泰山北斗的事,我最近听得很多,对其来历,也听了不少版本。”张扬沉吟道,“请问,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?”

    “世上之人,知道皇宫文物院的人很多,听说过泰山北斗的人却极少。”秦近南沉声说道“其实呢,我们的存在,比他们久远的多了。早在春秋战国时期,我们泰山北斗就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打从有古玩这个行业以来,真品和赝品,就相随而生,有如孪生子,让人真假莫辩。

    故老流传,在古玩江湖上,存在一个神秘而厉害的组织,眼力通天,鉴真去疑,毁假打非,专为古玩人士掌眼。再逼真的赝品,到了他们手里,也能分出个真假来!

    因此,人送称号“泰山北斗”!代表他们在古玩鉴定行业的地位。

    北斗七星,对应骨董行业的七个大类别,分别是金石、陶瓷、书画、木器、杂项工艺、珠宝、织绣。

    张扬听了,也不见有多大触动,说道:“那不正好吗?七星对应七个分类,把持古玩行业的鉴定权柄,运乎天中,临制四方。”

    秦近南道:“我们这一行,除了北斗,还有一个泰山。”

    张扬淡淡的道:“泰山?又是做什么的呢?岂不是多此一举了吗?”

    秦近南道:“北斗七星,有如权柄,泰山却是执权柄之人。七星中人,只专于骨董中的其中一个类别,而这个泰山,却懂得所有类别的骨董鉴定。”

    张扬四下望望:“这个泰山,肯定很厉害啰?他在哪里?”

    秦奋道:“明朝末年,时局动荡,民不聊生,泰山北斗也因战乱失散。七星经过了长久的飘零散乱,直到解放后才聚会在一起,可惜一直没有泰山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张扬耸耸肩膀,说道:“你们七星每人会一种鉴定术,有没有泰山,也无所谓了。如果是怕蛇无头不行,那可以从七星中选一个领头羊出来。可以称之为宗师嘛!”

    秦近南听出了张扬话中的讽刺意味,难得的老脸一红,说道:“泰山北斗,八星连珠,缺一不可。泰山的作用,是其它人替代不了的,他还有一个名称,叫鉴宝天师!”

    张扬笑道:“我虽然孤陋寡闻,但也知道天师是道教中人,对得道之人的尊称吧?”

    秦奋道:“对,天师,是道教创始人张道陵及其衣钵弟子,是为道教人士的首领。天师世袭罔替,非张氏宗亲不能传,‘张天师’的传承对象,一定要是张氏宗亲,不是天师血统不传。是为天师世系。”

    张扬呵呵一笑:“我明白了。老听你们说泰山北斗,我一直糊里糊涂,也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。听你说到鉴宝天师,我才明白,你们请我来,一定是弄错了,以为我是张天师的传人?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银铃般悦耳的女声传来:“你就是鉴宝天师!”

    张扬打眼一瞧,说话的人,是个十几岁的年轻姑娘,长得轻灵水秀,大眼睛一闪一闪的,长长的睫毛,软柔细长,和青黛的眉毛、乌黑的刘海,衬着白里透红的瓜子脸,清纯秀郁,让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她一直站在天玑星周志庆的背后,此刻径直走到张扬面前,露出一丝甜甜的笑容,背负双手,有意卖弄的说道:“道教由东汉张道陵创始,后世乃称他为第一代天师。张道陵是汉代张良的八世孙。鉴宝天师是天师的旁支,是发丘摸金、搬山卸岭之流不可或缺的奇才。现代风水考古,形势理气,龙沙穴水,如果少了鉴宝天师,就要多走许多弯路,遭遇不少变数。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小妹妹,你懂得真多,我佩服得很。”

    她声如黄莺出谷,双手抱拳,说道:“周志庆是我外公,周怀谨是我表兄,天枢后辈楚池,见过鉴宝天师。”

    别看她娇柔温婉,这一施礼,颇有古代侠女之范。

    张扬道:“楚池,好听的名字,不过,我并不是你们要找的鉴宝天师。”

    楚池道:“之前不是,但过了今晚,你便是了!”

    吴本昌笑道:“张扬同志,你就不要再谦虚了。今天,我邀请七星掌门和门人,前来红楼相聚,就是为了公证,让你成为真正的鉴宝天师!”

    “你们名义上是为了我好,用的手段,却见不得人。”张扬摇了摇头,“所以,我有理由相信,你们之所让捧我上位,肯定有其它居心!”

    吴本昌的脸色,刷的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张扬同志,你何出此言?”吴本昌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想起来,放在我床上的那尊玉美人,并不是我们店里的,而是你们故意放进去,想借此把我诓来!对也不对?”张扬这话,是对着林采薇说的。

    林采薇微垂着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张扬道:“我之前没想明白,刚才忽然想到,你一眼看到玉美人,就断定说,那是汉代的!就算是吴局亲临,也不可能这么武断的下结论吧?如此,只有一个解释,那尊玉美人,是你们栽赃之物!”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这话,说得可就太难听了。”林采薇抿嘴道,“你也说过,不管我用什么手段,只要能把你请来,那你以后都听我的。男子汉,大丈夫,你说话,不会不算数吧?”

    张扬倒是一怔,自己的确说过这样的话,没想到被她拿来当成了威胁。

    因为有诸多前辈在场,赵雅南等人,都站在后面,对张扬微笑点头,并没有多说话。

    这时,赵雅南上前说道:“张扬,为了大局着想,你就不要拘泥于这些小节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说话还好,她一开口,张扬更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大局?”张扬冷笑道,“赵老师,这是你们的大局,却要我来当先锋吗?我还没请问你呢!我们之间的事,为什么他们全知道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