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重生之文物大师 > 第四十三章 不找你找谁?
    宋秉德双眼放光,连忙问道:“是什么好买卖?我肯定参加啊!”

    张扬抬头左右望望,这才低声说道:“有个老板,在找宝洞,约了我一起去。你要是感兴趣的话,我就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宝洞?”宋秉德嘿嘿笑道,“我猜,不是什么宝洞,而是什么古墓吧?”

    张扬嘘的一声:“不要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宋秉德连忙掩住嘴:“对对对。佛曰,不可说!”

    他又放低声音道:“可靠吗?”

    “去了就知道。”张扬道,“不过,去的人,每个人要交五十万的保证金,你要是想去,我就先帮你报个名。回头你再把钱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要交这么多的押金?”宋秉德一向是个铁公鸡,出了名的一毛不拔,一听要交这么多的钱,马上就犹豫了。

    张扬道:“不是押金,是保证金。就是一个资格的认定。你得向他们证明,你有这么多的钱,有这个购买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钱,我要是不买,或是没合适的,能退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你说呢?”张扬反问。

    林采薇端着茶出来,听到这里,不由得讶异的看了张扬一眼,心想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

    “虽然说,富贵险中求,可是,这也太冒险了吧?”宋德秉抹了一把脸,摇了摇头,“五十万,不是小数目了,到鬼市上,也能收不少好货了。这万一是别人挖的坑,那就打水漂不算,人身安全还得不到保障。”

    张扬耸耸肩:“所以说啊,我也在犹豫呢!嘿嘿。”

    宋秉德道:“我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喝完茶便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兹事体大,你怎么能随便喊别人去呢?”林采薇道,“万一他真去了,那岂不是要坏事?”

    “我实在是烦了他,就想个方法打发他离开。以我对他的了解,他断然不会去的。”张扬冷笑一声,“这个人,太过谨慎,远没有白叔他们那么大胆!”

    白芷吃过早饭就过来了,正在听到张扬提到白叔,便笑问道:“张扬,你在背后说我爸什么坏话了?”

    “全是好话!”张扬笑道,“不信,你可以问林小姐。”

    白芷道:“林小姐?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林采薇幽然叹道:“生活艰难,失业了,还好张先生收留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白芷眨眨好看的眼睛。

    林采薇笑道:“一句话,我在鉴心阁打工了。白芷妹妹,以后,还请你多多关照我啊。”

    白芷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,说道:“嗯,我又不是这里的员工,只是偶尔来帮下忙的。以后有了你们,我可以不用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扬笑道:“那不行,你有空还得来。谁知道他俩能做多久?说不定做不了一个星期,就跑了呢?”

    白芷靠近他,说道:“老实交待,怎么回事?她可不像是需要出来打工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”张扬耸耸肩,“兴许,人家是看上我了呢?故意来这里追我的。谁叫本公子天生帅气难自弃呢?”

    “切!瞧把你臭美的!”白芷本来有些生气的,闻言反倒毫无介蒂了,笑道,“我想,她是遇到什么难事了吧?我去跟她聊聊。你不许偷听。”

    张扬走到一边,拿了本书,坐在躺椅上,惬意的看起来。

    他眼睛看的是手中书,其实早就神游物外,在博物馆里学习。

    麻仁又提了两幅卷轴过来,要找张扬复制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找我?”张扬眼皮也没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整条街,就数你的手艺最好,不找你找谁?”麻仁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,我再坑你的原画?”

    “那证明你有本事,我没本事,活该被你坑啊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我收费还是那么贵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你的规矩,是先给钱嘛。钱,我带来了,现在就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我看下,是什么字画?”

    “一幅明代的三宋之一宋克的书法作品,另一幅,是宋代郑思肖的墨兰图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都是珍品啊!”张扬放下手中书,起身道,“那我更我先睹为快了。”

    林采薇和白芷他们,都围过来看。

    张扬打开来,看了看,又将画轴卷起来,还给麻仁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麻仁愕道,“这活,你不接啊?”

    张扬道:“麻七爷,你不会不知道吧?你这两幅作品,都是仿品,根本就没有再仿一次的必要吧?”

    “这?”麻仁道,“你说这两幅,都是仿品?”

    “你是真没看出来?还是想讹我两幅真迹?”张扬冷笑道,“你也不看看,这两幅作品,仿真度虽然高,但做旧的痕迹,也太明显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麻仁大笑道,“不愧是鉴宝天师,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。对,这两幅,就是仿品,真迹我哪有啊!你接不接?”

    “再仿两幅仿品?”张扬道,“麻七爷,你要那么多的仿品,准备做什么坏事?是不是想坑谁呢?”

    “嘿,哪能啊?”麻仁道,“这两幅作品,我想收藏,真迹当然是不可能了。就连这两幅仿品,我也是从朋友那边借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收藏仿品?有什么意义?而且,我收费还那么贵。”张扬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怕你累着,我还想拿几百幅来,让你仿呢!”麻仁笑道,“你现在名声还不响,仿一幅只收八万块钱。将来你坐上了鉴宝天师的宝座,那个时节,我的个亲娘啊,就算别人出八十万一幅,恐怕你也不会帮人仿了!到时,我这几幅,就是张天师仿的孤品!几百年来,张天师唯一的作品!你说值不值钱?”

    张扬等人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就没见过像麻仁这么会做生意的!

    问题是,这家伙也真敢下本钱!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亏本?”张扬道,“八万一幅啊!”

    “哼,我就不相信,我把宝押在鉴宝天师身上,还能亏本?”麻仁大大咧咧的道,“真要亏了,那我认了!不就几十万嘛、我亏得起!”

    张扬摇了摇头:“我还是不能帮你复制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为什么啊?”麻仁一拍额头,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除非,你先答应我,把月费免了!”张扬沉声道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