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武当掌门 > 第一百三十七章 胭脂俗粉
    “我有叫你……谁知道你……哼!”沈诗诗一想到早上就忍不住娇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沈万三疑惑,问道:“早上咋了?”

    沈诗诗瞪向张无极,哼道:“爹你不是想知道吗?问他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张无极闻言,连忙怂了,摆了摆手道:“昨晚打坐修炼太累了,早上睡着了,没事,诚王找我就找我嘛!有时间再去赴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张无极这话让沈立竖起大拇指道:“张掌门就是能人啊!诚王有请说拒就拒。”

    拒你大爷,老子有拒绝了吗?老子是说有时间再去赴宴好吗?不对……现在不管有没时间了,先去赴宴。

    他可没忘记历史所记载,至正十六年,张士诚挥师北上,长江以南都被他掌控在手中,势力空前的壮大,兵增三十万,手握富可敌国的财富。

    在三支义军中,他是最富有,兵马最多的。

    一旦明年张士诚夺下大江南北跟他秋后算账,他武当可不敢说能抗三十万大军啊!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了武当山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,八爷,金凤楼在哪里?”张无极突然问道,沈立愕然……

    沈立暗自嘀咕,不是说有时间再去吗?现在问金凤楼做什么?

    沈万三道:“金凤楼在西湖岸,出了沈家大院直走一公里左右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们先吃,我去看看。”张无极说完一步步的走出饭厅,在出了饭厅后,整个人都像飞机中的战斗机,施展梯云纵呼啦一声飞出了沈府,亡命往金凤楼而去。

    张无极心里暗骂:沈老八跟苏老二那憨B有区别吗?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老了,一个还是中年……

    马不停蹄的赶到了金凤楼,此时的金凤楼灯火辉煌,人流络绎不绝,一波酒客喝得酩酊大醉被人扶着出来又有一波新的游客进去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张无极暗叹开青楼的人就是赚钱啊!

    门口有几位莺莺燕燕的女子,此时穿着大胆暴露的衣服,手里拿着一块丝巾对着张无极招了招手,娇笑道:“道长,要奴家陪你畅聊人生吗?”

    “贫道不近女色。”张无极虽然眼睛老往人家的硕大胸脯瞟去,但嘴里说出的话却让那几名女子都娇笑连连。

    “道长,来这里不喝花酒,不玩女人,那你来这里干嘛呀?就在门口看看吗?”其中一名女子特意挺了挺胸脯,娇笑道:“道长要是看上奴家,奴家可以很好的伺候你哦!”

    “哦?真的?”张无极想了想问道:“不知道你们懂不懂冰火两重天、黑龙钻、毒龙潭、双人飞舞、凌空舞步?”

    “哟!想不到道长也是性情中人,懂得姿势不少嘛!奴家什么都会,就看道长想怎么玩,是道长皮鞭还是奴家被抽?”那名女子娇笑连连,看着张无极还算清秀的面容,加上一米八的身高,想来那方面能力不错吧?

    如果能来一场持久的战斗,就算是便宜点她也乐意啊!毕竟大部分来这里的都是花钱买那几秒钟,把她们撩拨的不上不下,最终还得从厨房要来蔬菜瓜果自我慰藉。

    哎!女人的命啊怎么那么苦,她们暗叹这社会,青楼就是生意,越做越大,她们赚钱的就是门面,门面也越做越大,追求的东西也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鞭子这玩意?看来姑娘兴趣比较虐啊!”张无极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必须的啊!只许男人找刺激,女人就不能找刺激了吗?怎么样嘛!道长就跟奴家进去玩会咯?”那名女子抛了个媚眼,笑吟吟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方便,要不留个联系,下次?”张无极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“就今天嘛!道长……”女子依旧不死心,媚眼抛了又抛。

    张无极按捺不住啊!内心在哀嚎,我是要上呢还是不上呢?

    就在他犹豫的时候,那名女子上前来拉住张无极,半抱着张无极的臂膀往她胸口蹭。

    爽……张无极发自内心的想喊一句妹子蹭大力点,那感觉就是柔软。

    “道长,就进去玩玩嘛!奴家会好好伺候你的。”女子看张无极一脸陶醉之色,加大力度往那胸口上磨蹭,张无极一股邪火蹭蹭往上冒,正要说,那就勉为其难进去玩玩吧!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冷哼声传起,张无极被吓了一跳,老二瞬间回归原始生态模样。

    尼玛嗨,哪个狗养的玩意,竟然在他老二雄赳赳气昂昂的时候哼了这么一声,吓得他……无颜面对子孙后代啊。

    再这么被吓下去,他真担心老二就算有系统都治不好了!这是心理阴影,不是病啊!

    “都给我滚开,张道长一介得道高人,是武林真正的高人,哪会看上你们这等胭脂俗粉,要胸没胸,要屁没屁,真是丢人现眼。”张士德出到门口一看到张无极,发现张无极被女子“缠着”立马就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张无极家里有沈诗诗这么漂亮的美人未婚妻,打死都不可能出来外面嫖,这些女人还真不害臊,竟然贴着人家张无极,想想他都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张无极心里在哀嚎,丢雷楼某啊!谁说老子看不上这等胭脂俗粉的女人?老子喜欢着了,特别是那硕大的双峰更是让他流连忘返。

    “张兄。”听到声音,张无极就知道是张士德那憨货了,此时一看张士德走出来,抱了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无极兄弟,可把你盼来了,你不知道啊!我大哥今天都等你等到发脾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哥,又在乱说什么?大哥心情好着了。”张士信出来后瞪了张士德一眼,今天诚王有令,不给张士德喝酒。

    所以张士德此时是清醒的,看到张士信的眼神示意,他尴尬的摊了摊手,暗自嘀咕:我不过是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张无极对张士信行了一礼,道:“让诚王相爷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!张掌门……这就不对了,昨晚我们还兄弟相称,怎么到了今天就变成了相爷了?”张士信笑道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刚才还娇笑不断的女子,此时一看大周相爷都如此恭敬张无极,吓得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刚才抱着张无极手臂磨蹭自己的女子惶恐不安道:“道长……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