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里表世界 > 第六十一章 妇女运动
    祭祀活动,对一名现代人来说是十分枯燥的——如果琰罗有情感的话,事实上他没有,所以不会感觉到不耐烦。

    其流程包括祭司长的演讲,一群13到15岁的正太唱赞美神的歌曲,将一头美丽的母牛献给宙斯。这是因为,传说中这名奥林匹斯山神王,变成一头公牛,和腓尼基的公主欧罗巴结合,这也是“欧洲”名称的来源。

    从上午到了中午,有人来发食物,琰罗领了一块麦饼,就着水吃下。

    与“酒神节”的祭典不同,那个节日的主题是狂欢,而这里所有人必须肃穆。下午一名名运动员在宙斯神庙的大殿前方静坐,感悟神灵的伟大,有人则是在小声交谈。

    就这样过了2个小时,进入下一个环节,各城邦运动员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琰罗也上去,介绍了自己是“雅典的荣誉公民”,来自东方“华夏”国度,这个环节其它运动员要保持安静,倒是祭司长,询问了几句有关华夏的情报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内无心人偶,储存的情感值达到了100点。

    其种类非常杂而且也不是10点一份,琰罗毫不在意的融合,理所当然的失败,获得了5%的英魂面具碎片。

    这时,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动静,有祭司慌张的跑来了,看到这一幕祭司长老头脸色一寒,训斥道:“祭祀时这样慌乱,像什么样子?你想让宙斯神王不快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了!”

    祭司勉强低下头,对宙斯神像的方向行了一礼,随后说道:“奥林匹克城邦内的女人们造反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祭司长老头完全不明所以,希腊是奴隶制,零星的奴隶造反并不奇怪,但女人造反?这个时代女人的地位比牲口也高不了多少,做为神职人员更加看不起女性,认为女人天生污秽,会亵渎神灵,居然敢造反?

    “城卫军呢?”

    “士兵们不敢管。”这名祭司苦着脸,“很多女人,在路上游行,带领她们的是苏格拉底、希罗多德、索福克勒斯、希波克拉底这些雅典的学者们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祭司长张大了嘴巴,苏格拉底现在年龄才30多岁,在雅典名声很大,在希腊的其它城邦还不算什么,但希罗多德、索福克勒斯,成名很久!这些人,怎么跑到奥林匹克来了?还带领女人造反?

    他完全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这时,远处隐隐约约,传来了喊声——

    “妇女权力万岁,解放妇女万岁!”

    “活出精彩,活出自信,做新希腊的女性!”

    “妇女能顶半边天!”

    祭司长瞠目结舌,脸上是一种无法相信的表情,一名名坐在宙斯神庙前大理石广场上的运动员,也目瞪口呆,所有人中,只有琰罗仍旧一脸淡定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你感受到了强烈的情感:

    懵逼+1、+1、+1、+1……

    震惊+1、+1、+1、+1……

    无心人偶内的情感累积迅速上升!

    宙斯神庙外,奥林匹亚城邦的街道上,足有上千的人潮在推进,这些人,绝大部分是由女性组成,其中也夹杂少量的男人,最前方,则是10多名穿希玛申长袍的学者。

    正是雅典群贤!

    “话说,王哥,你这些口号,编的也太现代了吧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朱小勇满头黑线的说着。

    这个肥宅的打扮,完全是希腊化了,不过身材像波斯商人……脸上戴着面罩,其实他挡不挡脸都没用,这个时代,一身肥肉实在太显眼了。他身边的王东伟同样戴面罩,还包了头巾,简直和一名阿拉伯妇女似的。

    这是为了保险,毕竟,两人不是苏格拉底那些学者,要是因为煽动游行闹事被取消战车赛的资格,主线任务就完了。

    “管它呢,只要效果好就行。”王东伟说。

    朱小勇看着那些充满激情,呼喊口号的女人们,心中十分疑惑:“我很奇怪希腊的女性,也太好煽动了吧?感觉没费什么劲。”

    “这并不奇怪,女性们受到的压抑实在太沉重了,要知道现在的古希腊,妇女被当成低级享受,被买卖,甚至被认为是污秽罪恶的产物……当然,这比古印度强一些,古印度认为,瘟疫、死亡、地狱、毒蛇和火狱,都比女人好,丈夫死了,火化时妻子如果不跳入火堆,让自己被火烧死,继续活下去,就会受所有人的诅咒。”

    王东伟用汉语低声的,对朱小勇说道:“女性受到欺压,这压抑数百年来一直积累,奥运会是希腊最盛大的活动,你不是这个时代的,不会明白在希腊人心中,奥运会代表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女性,如果观看奥运会,一旦被发现结局就是死,还是有女的,冒着生命的危险偷偷观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一结合,就像火药遇到了明火一样——当然最关键的是有雅典这些地位很高的学者鼓动,和顶在前面,这给了女性们游行的勇气,还有我们花掉一塔连特银,那可是70多斤银子啊……雇的人们带节奏。”

    王东伟看了看这只队伍,在推进途中,不断有女性加入,人数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增加到数千人,队伍到了宙斯神庙附近,这时游行队伍停下,前方就是奥林匹克比赛场地,大门和全封闭的围墙。

    奥林匹克城邦的城卫军,上百穿皮甲持刺矛、圆盾的士兵,简直不知该怎么做,如果只有女人,直接用枪刺死几个把人群驱散就行,但那些学者……别说普通士兵,就是城卫军的队长,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知识是很宝贵的,对掌握知识的学者,普通人会从心里产生一种恭敬和畏惧,甚至一些人认为,学者,是仅次于神灵的人。

    “看奥运会!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看奥运会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许我们观看?我们不是污秽的!”

    一些女人,在游行的队伍中叫喊起来,随着呼喊这一只游行群体,有不少女性的眼圈红了,平时被欺压积累的情感,在这一刻得到宣泄,原本还算平静的人潮开始躁动,这种躁动又被放大成一种集体情绪。

    “谁反对我们看奥运会,就砸烂他的狗头!”朱小勇福至心灵,喊出了一句,颇喜感的口号。

    “砸烂狗头!”

    人群中的一名妇女,在这句话的感染下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,砸向挡在奥林匹克广场大门外的城卫军。

    这立刻被其它的女人模仿,顿时,石头如雨点般的扔过去,一名名士兵,气的鼻歪眼斜,但有雅典群贤们挡着又不敢攻击,只好一个个忍气吞声抬起盾,半跪在地上,将身体缩在盾牌的后方。

    “为了防止游行结束后,女性的诉求被打压下去,单单这样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王东伟凝重道:“是进一步煽动情绪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胜是败,就看这一波了!”

    他现在包着头巾戴了面罩,穿的是希腊衣服,咬了咬牙,深吸一口气在人群中,用古希腊语言,清晰、大声的唱了起来:

    “起来,饱受欺压的人们!起来,全希腊受苦的女人!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!要为看奥运会而斗争!”

    这声音让游行的队伍,变得安静了一下,接着,苏格拉底等10多名学者,也跟随着唱起,歌曲自然是游行前教他们的,歌词和曲调,还引起了希腊群贤们的赞美。

    特别是索福克勒斯,激动异常,觉得这种新唱法,会带来戏剧上的巨大变革,准备与欧里庇得斯合作的,“凡人修仙传”中也加入这首歌——当然,歌词肯定要修改。

    除了10多名希腊群贤,隐藏在人群中花大价钱雇佣的托们,同样教导了这首歌。

    数十人,合唱这一首“妇女歌”,很多人的曲调并不准确跑调了,但跟随着大体的旋律唱下去,加上歌词所具有的巨大感染力,立刻引起了以女性为主体,人潮的震动。

    渐渐的哪怕没听过,也不知道歌词的游行队伍,有人不由自主的哼唱起来。

    歌声越来越响。

    宙斯神庙和奥林匹克运动会比赛场地外,众人的合唱声,响彻天空。

    “旧秩序打个落花流水,

    女人们起来,起来!

    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,

    我们要做全希腊的主人!

    这是最后的斗争,

    团结起来到明天,

    看奥运会的目标一定要实现!”

    见时机成熟,王东伟举起用木头雕刻出的扩音喇叭,声嘶力竭的大喊道:“推倒奥林匹克的围墙!占领奥林匹克运动会赛场,让全希腊听见我们的声音!”

    “同志们,兄弟们,妇女们,冲啊!冲啊!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