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里表世界 > 第七十八章 打工
    琰罗沉吟着,“乳巨心善”的称号,没有“我是传奇”嚣张,不如“我最摇摆”骚气,但也有自己的特点。

    前两个字形容外在,后两个字是指内涵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称号应该代表不了阵营吧?

    不过少女陈北雪,做为一名LV5,应该成为调制者不短时间了,隐藏在学校中,除了相貌漂亮一些,胸大一些,在运动和成绩上表现的突出一些,似乎没引发过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并且在学校的人缘不错,这个少女至少不会是混乱阵营,同样是邪恶性格的可能性也不大。

    琰罗在心中的推断,陈北雪估计是守序善良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琰罗也不打算主动接触,对方是LV5级,自己只是LV1级,双方级别差距太大,即便有英魂面具做为底牌,实力也远远比不上,万一对方是邪恶阵营,自己会被按在地上摩擦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马建民老头站在停车场,这是学校里的一名退休老职工,现在是巡逻员,平时在学校随处逛逛,听保安说有学生骑了一匹马上学,所以来看看。

    “这是重型马!”

    马建民满脸都是惊讶,这个老头曾经在建国后的大生产中,亲自养过马赶过车,普通的驮马一般也就400斤,蒙古一些混血改良的马种,成年马大约500斤到700斤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一匹马,估计有上千斤!

    绝对是欧洲马!

    这个老头,对马匹非常熟悉,在他看来这匹马,棕毛,白蹄子,白色的马鬃和尾巴,加上这个高度、重量,甚至可能是纯血马!一匹欧洲纯血马,看马龄估计7、8岁,至少10万起价!最贵能达到上百万!

    这匹马,看品相估计30万以上,有可能,达到50万。

    “是哪个土豪学生,骑一匹几十万的马上学?”

    马建民完全想不明白,若是开一辆车,来学校还情有可原,这马的价格,都比得上一辆轿车了!就这样拴在车棚,站在一堆自行车中?

    拴马的绳子,随意的系住,还是一个活结……

    这到底有多不在乎钱啊!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这老头看见被拴的马匹脑袋伸着,似乎想啃食车棚边地上的青草。

    “是饿了?”

    见这匹马锲而不舍,甚至绳子都深深的勒在了皮毛之中,马建民终于确定这绝对是饿了,以他养马的经验,至少饿了12小时以上!究竟是哪个土豪,几十万的马连喂都不喂,就骑着来上学?

    这名老职工,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真是“土豪”的令人发指啊……难道不知道纯血马很娇贵的吗?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这名60多的老头发出了一声惊叹。

    他发现这匹马,居然没有钉马蹄铁……欧洲纯血马,一般来说都是用作赛马,一旦蹄子损坏,整匹马就报废了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陈建民叹了口气,把缰绳解开,这个老头对养马很熟悉,一边轻拍脑袋,安抚这匹马,同时准备拉到自己的住处——这到不是偷马,他就住在学校,而是拉过去想办法喂喂。

    几十万的马,这样糟蹋他看了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正在教室的琰罗从程序上,突然发现,小地图的马匹开始移动,不过移动的方向是校内住宅区……他连忙从窗户查看,发现一个老头牵着奶油巧克力从操场路过。

    “是他?”

    琰罗记得这个陈老头,是学校内的巡逻员,一个很热心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偷马,是不许在校园骑马,所以拉走了?不对这样的话应该是去保卫处或政教处,那个方向是住宅区……难道是想喂马?”

    立刻,琰罗在心中做出了这样的推测。

    很快上课铃响起,在程序小地图上,马匹果然停在住宅区不动,既然如此,他也就放下心——就这样,渐渐一上午过去,到了中午,这段时间琰罗又收获3点情感,无心人偶到了93点。

    还差7点,就可以融合。

    同时他将学校坐标,记录在了程序之内,这样下次,从家里到学校如果赶时间,可以通过梦想空间传送,当然那样需要20生体能量,没有什么意外是不会浪费的。

    中午放学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琰罗不会回家,马在居住区,他没去吃饭而是直接赶往那个地方,经过小卖部时,顺便买了两包绿豆饼,2元一袋的小吃,每袋5小块,一共10块绿豆饼当午饭。

    “钱是一个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琰罗一边吃一边走,一边暗暗的思索着,自己都快养不起了,还要养一匹马。

    “对了!”

    他想到从体育竞技世界,古希腊带出的2件物品。

    一件是苏格拉底爸爸雕刻的雕像,一件是希罗多德,送的拴狗式大金链。

    在思索时,琰罗渐渐走到了居民区看见一个院子,陈建民也算学校建立最初的元老之一,在这里,有一个独立的小院——这老头,正在院子内用一条汗巾为马匹擦拭身体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来这做什么?”

    陈建民问了一句,随后反应了过来:“这马是你的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啊!”

    顿时这个老头就恼了:“你骑着马来上学就罢了……能不能骑马,我一个巡逻员也不知道,但你几十万的马,随随便便骑来,随随便便就拴在停车场,也实在太不当一回事了吧?而且,你这马多久没喂了?”

    “到现在,大概是16个小时吧。”琰罗说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?你这是欧洲的纯血重型马,很娇贵的!真想不通,老汉我年轻时,生产队的那匹驮马,简直当成爷爷一样的供着,你的马这样糟蹋!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喂了点料,又清洗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时他注意到琰罗手里的绿豆饼:“等等……你中午就是吃这个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琰罗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吃绿豆饼?这没营养的,小子你正在长身体的时候。”陈建民有些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琰罗:“穷。”

    陈建民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感受到了强烈的情感:

    鄙夷+1

    “你就装吧!”老头满脸的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“没装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琰罗终于艰难地让这个老头,认识到自己是一个穷人,至于马匹——当然不能说是消灭马其顿佣兵团得到的,只好说,因为意外,交到一位外国朋友,对方赠送的礼物。

    最后陈建民无奈的说:“小家伙,我不知道学校,允许不允许骑马上学,估计这件事会反应到校长那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养不起,没事的时候可以把马匹寄放在这,我帮你喂养一下,当然,这不是免费!毕竟,你又不是老汉我的朋友亲戚,等你工作赚到钱,到时候再补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一匹马,不能在你手上这么糟蹋啊!看着都心疼,要是在古代,一匹上好的马那就是一些人的命啊!”

    “那谢谢大爷了。”

    意外解决了奶油巧克力的喂养问题,也算是省心了不少,琰罗被陈老头留下吃了两碗鸡蛋面,才回教室。现在离上课还很早,教室空无一人,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从物品空间取出巴掌大的大理石雕像。

    很快,同样在学校吃饭的同桌,也回到了教室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是你的像?看起来挺像呢,你雕的?”郑弘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不,这是苏格拉底爸爸雕的。”

    你感受到了强烈的情感:

    懵逼+1

    看了看,琰罗觉得,这个应该不值什么钱,按说苏格拉底父亲的作品放在拍卖会上,足以引起轰动,但雕像的来历没办法证明,加上和新雕刻出来的差不多,谁会认为是一件文物?

    琰罗收起雕像,取出拴狗式大金链。

    “金项链!”郑弘惊讶道,“好粗啊!估计比那些社会大哥戴的都粗,你拿这个干什么,准备戴?”

    “我在考虑如何卖掉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卖掉?”

    “因为穷啊。”琰罗说。

    郑弘想到这名同桌在学校登记的家庭状况,若有所思,不过他劝说着道:“这么粗的金项链,是父母留给你的吧?卖掉太可惜了,去打点零工赚钱啊。”

    琰罗沉默了几秒,开口了:

    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……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