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里表世界 > 第一百零六章 灵异世界
    “你要进灵异世界?太危险了吧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,止住悲伤的心情,王东伟对琰罗的决定有点担心——这时,他突然看到了对方头顶的级别和称号。

    LV2,森之妖精。

    “你升级了?”

    他有些吃惊明明在古希腊世界结束后,还是LV1,而且森之妖精这个称号是哪来的?

    碉堡了啊!

    “是。”琰罗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进入了一次污染区。”

    王东伟的禀性,在古希腊世界,已经观察出了,琰罗也不介意说出污染区情报,再说这个情报,也没什么好隐瞒的……

    “污染区,幻想污染、混沌污染、堕落污染。总感觉,表世界,也要发生什么大事的样子……话说,降临点,又是什么?”这名失败者,心中非常好奇。

    琰罗又简单的将“调制者的一项基因,升到中级,同时掌握一种能量,会升到LV2,这个情报告诉了王东伟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灵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你,上次古希腊世界,得到了5个基因点。”

    王东伟取出了八面汉剑,做出一个简单的突刺动作,剑身在空气中,划过之时带起了嗡鸣利啸,显然并不是纯粹的骨骼和肌肉发力——琰罗感觉到,这一剑和暗劲有点像,但又有一些不同。

    “内力。”

    这名失败者说道:“我点开的灵能,是内力,花费4点,另外还余下1点,点了初级敏捷……现在,我点开三项基因了。”

    基础剑术、初级敏捷、内力。

    接着,他展示了一下这一项灵能的升级树。

    内力→内气→真气→真元

    “原来能量也可以升级。”

    琰罗若有所思,这样点开灵能,就不用担心太低级,哪怕内力、魔力、气这些最基础的能量,也可以通过基因点,按部就班的提升。不过他又想到,就像奥林匹克圣火无法升级一样,灵能,是不是也有无法升级的?

    “内力,虽然不算什么,但你只要一直提升下去,可以从武侠跨入修真,还算不错。”

    琰罗称赞了一下,发现王东伟脸上露出了欢喜的微笑,他话语一转:“即便如此你也要快点结婚啊!”

    笑容逐渐消失……

    你感受到了强烈的情感:

    悲伤+3

    无心人偶在用掉关羽的英魂面具后,腾出空间,现在又满了,积存了连七八糟的一堆情感。

    融合……

    失败。

    获得了10%的碎片。

    琰罗还没有吃早饭,在这里吃了一顿,接着,准备进入里世界。这一处1级灵异世界赫然就在王东伟住的楼房,一处楼道的走廊之中,附近没有人在,至于有没有监视摄像头,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手机之中,自由进入里世界的权限消耗。

    “世界线变动节点,激发!世界线开始跳跃!1级灵异世界,进入!”

    一阵时空变幻般的光影交错之后,琰罗发现自己到了一处山路上,天空正飘着纷纷扬扬的雪花,现在是夜晚却雾气浓郁,浓雾,将远处的景色都遮蔽了,只能隐隐约约看见山路两边怪石嶙峋、枯树狰狞,好像潜伏着无数怪物。

    在山路的高处,有一缕火光。

    风雪交加。

    冷风吹的身上冰凉,浓雾和黑夜一片孤寂,琰罗取出千年雷击桃木剑,用布条裹住,背在身后接着开始行动,雪地里踏着碎琼乱玉,迤逦背着北风而行,向火光所在而去。

    雪正下得紧……

    “塌、塌。”

    脚步踏在雪地上,发出清晰的声音,风越发的大了,卷着飞雪掠过天地之间的雾,不仅没被吹散,反而更加的浓烈,似乎一切野地景色都要遮住似的,只剩那一道火光。

    琰罗走到了一处庙宇前,火光正是从庙中亮起。

    他推门而入,腐朽的庙门发出“嘎吱”的悠长声,进入其中,发现这只一个山神小庙,殿堂上坐一尊金甲山神,表面金漆斑驳,残破不堪,山神两边一个是判官,一个是小鬼,旁边堆着一堆黄纸,还有一顶香炉。

    一名老翁,就坐在金甲山神前方的案桌下,将那瓦盆状的香炉当成了火盆,一些枯柴在火盆中燃烧,火苗明暗不定,他将一张一张黄纸,缓缓的填入到火盆中,维持着火势不灭。

    “古装……”

    琰罗发现这名老翁,穿褐色对襟小褂,麻布下裳,白色蓬乱的头发挽出一个小髻,形容清逸,可以看出年轻时应该是英俊的,但现在已经毛发枯槁,皮肤松弛,显然快入土了。

    琰罗的目光立刻就被这老翁,身边的一件事物吸引住。

    那是一只手办……

    当然,在古代这应该叫做傀儡、木偶,只比巴掌大一些,是15、6岁女孩外形,雕刻的十分精致,乌黑的头发,扎了一个未出阁少女的燕尾髻,髾尾垂于肩部,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小簪,上面缀着流苏。

    这木头雕刻出的傀儡少女,脸庞白白净净,连肌肤,也给人一种柔柔细细含有生命力的感觉,珠目含泪,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,彩绘的小嘴,丹蔻朱红,嘴唇薄薄的,嘴角微向上弯,带着点儿哀愁的笑意。

    傀儡端坐在一只三尺长,覆盖了红棉的小台子上,白底绡花的衫子外是大红色绸缎花裙,金色的锦绣花边,和裙子上,百鸟朝凤的图案……

    与衣裳残破褴褛,面有菜色的老翁,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这一切微缩成10多厘米高的小人,简直美的惊心动魄,精致的让人赞叹。

    琰罗想到了王东伟,曾经在古希腊,教导他的《洛神赋》。

    云髻峨峨,修眉联娟,丹唇外朗,皓齿内鲜,明眸善睐,靥辅承权,瑰姿艳逸,仪静体闲,柔情绰态,媚于语言,奇服旷世,骨像应图。披罗衣之璀粲兮,珥瑶碧之华琚,戴金翠之首饰,缀明珠以耀躯,践远游之文履,曳雾绡之轻裾。

    琰罗的打扮是现代人,牛仔裤和衬衫,无论衣着,还是头发不算长的发型,与古代人显然格格不入,而且他背后还背了一把桃木剑。

    但这名老翁,却没有露出任何奇怪之色,仍旧低着头端坐在那里,自顾自的烧着黄纸,让火苗不至熄灭,给冰冷的寒风大雪山神庙内,带来一丝温暖。

    琰罗走过去坐到火盆边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