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里表世界 > 第一百零八章 变幻
    琰罗面无表情的坐在了火盆边。

    “请开始你的表演。”

    他做了一个“请”的动作,然后静静的看着这个老翁吹逼……不,是说其悲惨的过往。

    “我年少的时候,喜欢看艺人,表演傀儡木偶的戏剧,虽然渐渐长大了,但这个爱好不仅没有改变,反而越发沉迷,干脆拜艺人为师,学会了傀儡戏,以此为业谋生的同时,也能为自己带来快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翁又旁若无人的重复了一遍上一次说过的话,接着开始了表演将戏台放在面前,十指牵引傀儡,人偶做舞,口中做歌,和先前一样是《牡丹亭》,唱着唱着,又声音哽咽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,年少时沉迷傀儡戏,不求上进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还不如将其当成柴火烧掉!”

    琰罗眼睁睁的看着,这只精致的手办小妹妹,第二次掉入火盆,从火焰中站起,向老翁下拜随后以自己的躯体,燃烧温暖至天明……

    为了试探这一次是不是和上一次,完全的一样,琰罗刻意的,没对老翁的行为做出任何干扰。

    随着“暖和了,但是我现在,连唯一相伴之物也没有了,什么都没有了”的大哭声,山神庙的景色迅速变幻,琰罗眼前的画面又变成刚刚进入这个里世界的山路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回事?”

    琰罗一边想,一边向山神庙第三次前进,既然什么都不做的结果相同,这一次他要有所行动了。

    进入庙宇,老翁正在案桌之下用火盆取暖,琰罗凑过去打招呼:“吃了吗?”

    这个老头仍旧不理他,烧了一会纸然后开始悲叹:

    “我年少的时候,喜欢看艺人,表演傀儡木偶的戏剧,虽然渐渐长大了,但这个爱好不仅没有改变,反而越发沉迷,干脆拜艺人为师,学会了傀儡戏,以此为业谋生的同时,也能为自己带来快乐。”

    琰罗强势插话:“学习啊!你应该学习的!”

    “学习使人快乐。”

    老翁喃喃的说了一通,然后牵引着傀儡在戏台之上婉转舞动,一曲《牡丹亭》唱罢,他的眼中几乎流下泪水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,年少时沉迷傀儡戏,不求上进……”

    琰罗在一旁,面无表情的吐槽着:

    “要不是,年少时沉迷打游戏,不求上进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吐槽他一边,握住千年雷击桃木剑,在这名老翁,要将木偶投掷到火盆中时,突然出剑,一剑斩出!在火苗的映照下,山神庙内,炸开了一股黝黑的剑光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老翁手中的傀儡少女,被琰罗一剑斩的破碎。

    “不用你烧,我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做些什么,肯定又会变回先前的重复了,琰罗可以判断出,这一处灵异世界的关键点一是老翁,一是木偶,先前木偶在火中站起作揖,显然不那么正常。

    千年桃木剑经过雷霆淬炼,鬼可斩,妖亦可斩!不管是什么,先斩了再说。

    “这算是以力破局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是这只傀儡少女捣的鬼,琰罗法器的一剑足以将木偶内的怪异斩杀,正在他心中这样做出了判断时,山神庙的一切景色又扭曲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别这么不给面子啊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声音中,眼前的风景变成了山路,黑夜深沉,风雪交织,远处一点火光。

    琰罗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重复,可不可以把回档的地点放在山神庙?还要爬一下山这风这么大,还下着雪,挺冷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也不人性化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一边在雪地中跋涉,第四次进入庙,同时看见了老翁和身边的傀儡少女,先前被千年雷击桃木剑击中的木偶,现在又变回了原状,穿大红绸缎,金边镶嵌,美艳动人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破局点不是在木偶这里,而是在老头身上?”

    在他推测时,老翁又开始说话了:“我年少的时候,喜欢看艺人,表演傀儡木偶的戏剧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爷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是祥林嫂吗?”

    老翁当然不会理会琰罗的吐槽,仍旧在自言自语的说着,说完之后,就要把那戏台搬到面前然后演一出傀儡戏,琰罗连忙在老翁做出这个举动之前,先把戏台挪开了。

    “看你还怎么表演?”

    然而,仅仅是这简单的行为,周围的画面,立刻就开始扭曲,琰罗发现自己又站在一处狂风呼啸,雪花乱舞的山间小路之上。

    “岂可修!”

    要不是琰罗没有感情,换成普通人绝对会气的三尸神暴跳。

    只是拿开了戏台,居然直接就回档了,又要爬一次山,太狠了!

    面无表情的进入山神庙,琰罗走到老翁面前,在对方开始废话之前,千年雷击桃木剑,直接出剑干脆利落的一剑斩去!一股鲜血喷出,头发雪白的脑袋掉落在地,“咕噜噜”的滚在了角落,无头的尸身摇晃了几下,喷着血歪倒。

    千年雷击桃木剑,具有破邪之力。

    如果老翁是一只鬼怪,是造成这一切怪异的原因,那么斩杀这个老头同时也等于斩杀了鬼,自然就破局了,然而,琰罗发现在老头倒下的同时,眼前所见的一切又开始变幻。

    站在荒芜的山路上,迎着风雪,琰罗思索破局的关键点到底在哪……

    按说,这个灵异世界,肯定是和老翁和傀儡少女为主题……

    如果木偶是鬼怪,先前的桃木剑已经将其斩杀——如果老翁是鬼怪,砍掉脑袋后,应该也是直接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山路的两边都是浓雾……浓雾中,有什么景色呢?”

    琰罗沉吟着,山神庙是这个世界主题事件的发生之处,离开山路,进入浓雾就等于跳出局外——不过说实话,这只是1级灵异世界,没有太大危险,否则他不会在夜间,进入未知的浓雾。

    在浓雾中行走着,很快,就发现狂风和大雪让他无法继续前进,只好转了回来,看来,想离开这一处事件发生地是无法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再进庙里去吧。”

    做为失去感情的人琰罗并不会感觉到厌烦,仍旧富有耐心的返回山神庙,他看见金甲山神和判官,小鬼,犹豫了一下,会不会破局的点和雕像有关?

    虽然可能性不大,但试一试又不会怀孕。

    琰罗取出蟠龙棍直接将雕像——残破的山神和判官、小鬼,砸了个粉碎——1级灵异世界,应该不会出现真正的山神判官如此高级的生物,所以他也不怕举头三尺有神明,得罪什么,而且他还喊了一句:

    “破四旧了啊!”

    这是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“社会主义铁拳”,震慑万一存在的山神。

    琰罗砸雕像,砸的火热,老翁好像什么也都没发觉似的,依旧是诉苦了一番,又演了一出《牡丹亭》,再后悔自己年少时沉迷玩物,到现在一无所有,只有一只木偶。

    这一次,在他要抛弃木偶扔到火盆时,琰罗运起了奥林匹克圣火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圣火,做为火系的超级能量,肯定对鬼怪有巨大的杀伤力,琰罗右手裹着一团火焰直接抓向人偶,伴随若隐若现的奥运五环,人偶瞬间全无抵抗的烧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时空再一次变幻回档。

    琰罗爬山进庙,这一次他用奥林匹克圣火,将老翁烧成了一堆骨灰。

    再次重启。

    “算你狠!”

    琰罗心中并不在意的吐槽了一句后,这一次爬上山神庙,取出蟠龙棍开始练习《十方棍法》了,正好他缺少时间,在这个里世界,锻炼棍法,增加熟练度也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,良辰美景奈何天,便赏心乐事谁家院……”

    在老翁宛如花旦的声调和傀儡少女的热舞中,还伴随一名青年刚劲有力的呼喝声:

    “一柱擎天!”

    “一柱擎天!”

    “一柱擎天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琰罗已经将衣服脱掉了——只穿一件内裤,露出健美的肌肉,虽然天气寒冷,但他是中级生命,加上锻炼棍法全身气血鼓荡,十分灼热,62斤的棍子,使用起来略有点重,练的浑身大汗。

    汗水在白皙的躯体上流淌着,琰罗每挥动一下棍子,胳膊和大腿上流线型的肌肉都在绷紧、运动,散发出一种强烈的生命,还有力量的美感。

    “大爷。”

    琰罗对火盆边,自顾自唱戏的老翁,喊了一句:“可以换一首歌吗?牡丹亭,这曲子我都听了八遍了!”

    “来一首十八摸怎么样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