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里表世界 > 新一百零七章 爬出地面(世界重启)
    棺材——装人的棺材,一般来说是在哪里?

    除了摆在殡仪馆,受人瞻仰,自然就是在坟墓之中了。

    埋在地里的棺材上面压着泥土,棺材板,不是那么好推开的……不过这难不倒琰罗,在里世界,手机是存在于意识中的,储存空间有鸳鸯刀、蟠龙棍那些武器装备。

    “看我一柱擎天,把棺材板给顶起来!”

    当然这句话只是说一说,棺材太狭小拿出2.4米的蟠龙棍没法放下,琰罗取出那一双鸳鸯刀,准备在棺材板上,先斩开一片,然后,再挖外面的泥土,挖出一条直往坟墓外,通向地面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话说,躺在棺材里,还是埋在地下的棺材,恐怕对很多人来说,都是新奇的体验吧。”

    琰罗沉默了几秒,突然张开口,幽幽的吐出四个字:

    “东马小三。”

    周围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算了,这一点都不好笑——做为一名无情者哪怕说笑话,也无法让自己笑,说冷笑话也无法让自己冷——琰罗开工,他选择下刀的地方,不是棺材盖子,而是侧面。

    现在可是埋在地下,在棺材盖打洞,重力效应岂不是要吃一嘴的泥?

    鸳鸯刀很锋利,琰罗迅速的将木板切开、斩断,他没用奥林匹克圣火将切下的木片烧掉,现在,自己还在棺材中,万一点燃棺材给自己来一个火葬,那就酸爽了。

    用刀切出的木片一块块,摆放在棺材里的另一边,琰罗发现露出的果然是泥土——泥土很新鲜有一种湿润感,显然埋上的不久,不过拿在手上,手感很黏,还带有阴凉的气息。

    不是自然气温的那种冰冷,而是一种,极诡异的冰凉,似乎能深入灵魂……

    做为中级生命,精神上的感觉比普通人敏感许多,琰罗若有所思:“阴气?以灵异界的说法,这里应该就是所谓的阴气汇聚之处,养尸地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埋上几十年,上百年,说不定,我出来后会变成一只粽子?”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思维发散所想到的,哪怕这里真是养尸地,养的也是尸体,而不是活人——琰罗用鸳鸯刀在泥土中刨挖着,向斜上方打洞,他发现这样做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土很粘。

    潮湿、坚硬……

    鸳鸯刀是两把合掌刀,也就是类似咏春八斩刀使用的那种短双刀,并不是掘土的好工具。

    而且鸳鸯刀即便是精品冷兵器,锻造的很锋利,是用来杀人的,而不是挖土的!还比不上一把工兵铲,这样挖下去,要不了多久,两把刀肯定会刀刃损毁。

    琰罗非常干脆的,将刀收起。

    棍,只能顶,无法挖掘,储物空间内还有千年雷击桃木剑、马其顿长矛、金链子和大理石雕像……然而这些全都用不上,琰罗使用其它的工具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!

    他的身体就是武器!

    琰罗伸出双手,手指曲成爪状。

    挖向粘湿、有些坚硬的泥土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把马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匹马,用外星生化科技改造了一下,有了岩石皮肤防御力提升,但本质上,仍是一匹马,灵异世界很危险,要是不明不白的死掉,损失就大了,所以琰罗没带马进入里世界。

    不过如果带了马,现在的棺材,也挤不下一人一马吧?

    无论如何,那匹马有“钻地”天赋,可以用马蹄,迅速的在泥土地面挖出坑洞,现在正可以派上用处——如果外面有人看到,明明埋下去的是一个人,然后一匹马刨开坟墓爬出来,会不会吓尿?

    脑海中思索的同时,琰罗的双手也在不断挖掘。

    一座坟墓中,一个棺材中的男人,在用自己的双手,一下一下的,向着泥土刨挖,泥土冰冷、湿润、粘稠,其中偶尔还夹杂粗糙的沙砾和小石块,很快,挖土的十根手指,就开始流出鲜血。

    血渗在了泥土中……

    土质的手感渐渐显得松软,琰罗明白应该快要挖出去了,毕竟,只是一座坟墓又不会土堆的多高,很快他从上方的泥土缝隙中,看到一丝光亮,亮光并不明显,很黯淡。

    “是月光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夜里!”

    琰罗加快手上的动作。

    外部,一座泥土堆积的坟墓侧面,随着一记,并不响亮但在夜间仍旧很清晰的“咔嗒”声,泥土塌陷一大片,形成一个土坑。

    从其中伸出一只手。

    浓重的黑云,深沉的黑夜,在昏暗月光的照耀下,从塌陷的土坑中,居然伸出了一只手!

    一只带血的手!

    手的十指曲成爪状,手指伤痕累累,遍布暗红斑驳的血迹,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,绝对会吓尿——即便比不上,从塌陷的土坑伸出一只马蹄那么灵异,也足以称得上惊悚了,接着,土坑扩大,露出了一张脸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的脸。

    琰罗抬起头,看向天空的月亮。

    “当月光洒在我的脸上,我想我就快变了模样,有一种叫做撕心裂肺的汤,喝了它有神奇的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第一次,进入灵异类世界,还是角色扮演,哪怕是无情者,琰罗对这一切也多少有一些期待,自己会遇到什么呢?自己是变成了什么人?一开始,是在坟墓里,可惜不是僵尸,现在,当他挖开坟墓爬出,站在月光下时,也没变成狼人。

    他,还是他……

    琰罗抖掉头发上沾染的泥土,低头,打量自己的衣服发现和原来果然不一样了,看材料和样式,即便他在现实世界贫困没多大见识,也能感觉到这应该是一套价格不菲的高档西服。

    “西服当寿衣吗?还真是有创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至少可以判断出现在的时代,不是古代——当然也有可能是近代,毕竟西服的历史,似乎是起源于17世纪的欧洲。”

    他取出手机,发现没有信号,无论网络还是wifi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是网络还没出现,还是这里太偏僻,搜不到?”

    琰罗收起手机,静静的站在月光下坟墓边思考着:“主线任务,没有发布……恐怕,这个世界主线是触发型的,我没接触到可引发任务的关键……无论如何先弄清楚周围的环境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将手指上的血枷褪掉,虽然先前,把手当成铲子挖的鲜血淋漓,但中级生命+自愈两大基因,共同效果下,手上的伤口已经痊愈了。

    凝结的血疤掉落,露出的手指,修长、白皙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