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里表世界 > 第一百一十五章 演员
    斑马、野牛、大猩猩,三只动物的血液,全部被掠夺,那人形的图腾上,镶嵌的头骨骷髅,也变成了血红色——似乎带着意识,带着一股生命力,注视广场上的每一个人!

    “拉库图阿里曼德皮亚尼玛,带人把这三只祭品抬下去煮了。”黑人长老说话。

    “是,父亲!”

    名字超级长的黑刽子手,向长老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一些黑哥们也开始张罗,在篝火上升起一口比磨盘还大的锅,刽子手带几名黑人,将三只失去血液的动物尸体,用煮沸的热水稍微处理了一下,就剥皮剔骨切肉,扔到锅中大煮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其他的人自然也不闲着,一些人围绕火堆,开始大声呼喝。

    在兽皮鼓有节奏的鼓声中,一个个黑人,先是跳起了最庄重场合,才会跳的方腾弗罗姆舞,然后又有几名腰系兽皮,脚缠铃铛,持砍刀的青年武士,迈着急速矫健的舞步,抖动着黝黑发亮的身躯,握着砍刀伴随厉喝左右挥砍跳跃。

    这是砍刀舞,和斧头帮的斧头舞,差不多,都是为了展现武士的勇猛、强壮,振奋人的精神。

    热情的场面多少冲淡了先前,祭祀时那邪恶诡异的场景——杰西卡等三名女子,似乎也稍微安心下来,看着这在欧洲,无法见识到的异域风情。

    三只动物在大锅中不断的熬煮,黑刽子手……简称拉库图的男子,和一些人将一块块其它的材料,什么木薯、玉米和黑豆,坚果,甚至奇异的花花草草,添加到巨大的锅内。

    随着肉香开始散发,不少黑哥们的喉结都在耸动,当下,有人取出食物在火上烧烤,只不过都是一些小的零碎——什么虫蛹蜘蛛蚂蚱之类,这些只先垫垫肚子。

    等到大锅中,三只动物熬煮出一锅浓汤,完整的斑马头,大猩猩的头颅,野牛的头颅,在斑斓沸腾的汤水中不断沉浮,这是,时间已经到了傍晚,天空的黑云一直没散去,天色更阴暗了。

    黑人长老这时走到了大锅边,伸出黝黑的手直接就插入了滚烫的汤水之中,抓起一块拳头大的肉几大口吃下,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从腰间取出一个小包,打开后,将一些粉末添加到汤水内,顿时,一股难以言喻的浓香就散发出来,闻到这股香味这个土着部落平时很少吃肉的人,一个个口中唾液大量分泌,要不是有长老在那,而且,又是庄重的祭祀,恐怕一些人,都忍不住要冲到锅边,抓起肉大快朵颐了。

    “他加的粉末是什么?”

    琰罗似乎有些好奇的询问旁边一名黑人。

    “是神灵赐下的香料,吃了之后,可以让人飘飘欲仙。”

    琰罗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黑人长老,对大家宣布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有一些黑小孩,甚至欢呼起来,不少人,都取出破碗、陶罐,茶缸……甚至有一个人,端了一个脸盆,即便每个人的肉都是定量,但多喝点汤也是好的——汤没了,再添水就是。

    当所有人,在几名手持长矛的护卫呵斥下排成队,准备领取肉和汤时,黑刽子手拉库图,突然站出。

    “等等,父亲,你往汤水里添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神灵赐下,可以让人的精神,沟通神灵的神药,每一次祭祀时大家都吃过……怎么?”黑人长老转过身,看向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神药?恐怕是毒药吧。”

    拉库图黝黑的脸上,泛起了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,在祭典上如此说话!你想引起神灵的愤怒将灾难,带给部落吗?”黑人长老,用木杖重重的顿了一下地面。

    在背后称邪灵,在祭祀时,这么多人的面前当然就要称“神灵”了。

    这句话,让部落的黑人们议论纷纷,对这些蒙昧的土着人来说,祭祀是最重要的事情,而神灵的愤怒,那就是最可怕的灾难。

    “别吓唬我,父亲。”

    这名黑人刽子手仍旧在笑着:“你木杖上的那一条蛇呢?”

    长老阴沉着脸,这一次祭祀要换取邪灵的力量,必须进行一场盛大的血祭,甚至……让整个部落300多人,全部奉献出鲜血和生命!虽然他是部落长老,但不可能命令这些人,全去自杀——而且他实力再强,也打不过300人,毕竟,这些人中,同样也有武士和巫师。

    那就只有一个办法:毒。

    普通的毒不行,他干脆将自己,花费心血培育的蛊蛇,研磨成毒粉,只要得到邪灵的力量,灌注在杰瑞身上,带来霍夫曼家族数十年不再分裂,重新辉煌,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为什么,会暴露?

    黑人长老又惊又疑,那时周围明明没有任何人的,不过他还是保持表面的镇静,以父亲的权威呵斥:“拉库图,我的儿子,退下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你说我是你的儿子?”

    脖子上戴着一只指骨项链的刽子手,沧桑的大笑着,脸上,也泛起了无穷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拉库图,你疯了吗?”黑人长老震惊道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再一次,议论纷纷,无论长老还是拉库图都是部落中,大家熟悉的人,突然这名男子,说长老不是他的父亲……这不是明摆着说谎吗?或者……当年长老的妻子……

    “你一定是被来自地狱的邪恶,侵染了心灵,把他绑起来带下去!等祭祀结束后,我会亲自为他驱邪。”

    黑人长老痛苦的说着。

    两名卫兵,走向拉库图。

    这刽子手也不反抗,任两人一左一右,抓住他的手臂,拉库图眼睛闪烁血光,嘴角也带着一股暴虐讽刺的狞笑:“即便把我押走,其他人心中的怀疑也不会打消,这是一锅剧毒的肉汤,喝下去,整个部落就会毁灭!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敢喝吗?”

    黑人长老,目光环视了周围一圈,原本排着队伍等待领取肉汤的人们,一个个眼中,果然带上了怀疑的神色。

    为了霍夫曼家族……

    在心中做出了决定,这名老人拿过一只陶碗,舀了一大碗肉汤,一口喝下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喝了!卫兵把他押到兽栏中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真是具有牺牲精神啊,想不到你为了将部落的所有人血祭,换取邪灵的力量,不惜喝下毒汤……大家可以等一等,看这个老家伙过一段时间,会不会毒发。”

    拉库图的神情,陡然变得,好像暴风雨来临前那一股满是压抑的狂暴,他低吼着:“老家伙,我是该喊你父亲,还是该喊你,霍夫曼家族的一条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黑人长老的心中,如遭重锤撞击,哪怕是一张漆黑的脸,也在这一刻似乎变得苍白了一下,他带着必死的想法喝下毒汤,却被朝夕相处了30多年的儿子叫破了真正身份。

    “32年前,在我两岁时我的父亲黑草斯长老,接待了一批来自欧洲的访客,和我们巫毒部落,维持了数百年交情的霍夫曼家族——但这个家族已经不仅仅满足于,通过交易得到力量,他们想染指更强大的力量,决心控制部落,在那一次接见中,霍夫曼家族的人,杀死了我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拉库图的眼中,饱含热泪:“我永远也忘不了,我的父亲,死亡那一幕,他的尸体被泡在药剂中,然后,从头到脚,一张完整的皮被剥下,一个金发男人,穿上他的皮……”

    “从那之后,那个男人扮演了黑草斯,扮演了我父亲,但他没想到,只有两岁的我将这一切都深深的记住,并在心中暗暗发誓,总有一天要报复,不仅仅报复你一个,还要报复霍夫曼家族!现在,这个家族的唯一继承人到来,我的机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你被邪恶控制了思想,把他带走,带走!”

    黑人长老挥舞着木杖,似乎想施展什么术法,但喝下的剧毒之汤发作了,一股难以忍受的剧痛,从体内爆开,他猛地喷出了一大口血:“你,我的儿子,你居然对你的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亲?不,你只是一个演员!扮演了长老这个角色,扮演了父亲这个角色!这一扮演,就是32年,不过你还是比不上我!因为我也是一个演员,虽然我的心中埋藏了刻骨仇恨,每时每刻都恨不得杀了你,但我忍耐住,忍耐了32年,一直等待霍夫曼家族的人再次到来——我完美的扮演了儿子这个角色,比你演的更好,演的更深!”

    “知道提亚和曼加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拉库图的脸上,狰狞和暴虐散去,只留下了一种面无表情的冰冷。

    “他们去挖掘坟墓之前,我偷偷下了诅咒!让人愤怒和癫狂的诅咒!让他们自相残杀,让两个同样掌握巫术力量,又对你忠心耿耿的人死亡!现在,你已经到末路了。你会死,霍夫曼家族的继承人,也会死,那三名女子将成为奴隶!被关在地窖,直到死去!”

    黑人长老在愤怒和悲伤下,已经无法,再用自己的力量,去压制恐怖的毒素,他的嘴角不断流出漆黑的血,双目之中,一滴滴泪水滚落。

    抓住拉库图的两名卫兵,不由自主的松开手,他们对现在的情况充满疑惑,甚至是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拉库图冲上去,一脚就将这名老人,踢的摔在地上,他又大力踹了几脚,将这个老人,踢的滚在火堆中。

    “啊,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黑人长老痛苦的大叫着,连滚带爬想要从火堆中离开,但每一次,他一冲出,就会被拉库图踢回去,部落的其他黑人们,眼睁睁看着这个景色,没有人上去阻止。

    他们看见,火焰中,长老体表的一层黑色皮肤烧得破破烂烂,露出了里面白种人的肤色,和一头金发。

    果然是穿上一张人皮,32年来,伪装成了部落长老。

    “30多年,我已经把自己真正当成了你的父亲,我对你倾注了心中的爱,甚至将你培养成巫师,在我心中,你就是我的儿子!为什么要这样,为什么!这一次,哪怕血祭,我也不会杀你的啊!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火焰中的人形,发出了夜枭般的痛哭和嚎叫,他突然大吼:“杰瑞少爷快跑,我为你挡住这些人!”

    站在火堆中的老人,一把将手插入胸口,从其中掏出了一颗鲜红、跳动的心脏:“我诅咒,我以我的心脏诅咒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他的话戛然而止,冲来的拉库图,用那一把杀死大猩猩的长刀,一刀砍断了他的脖子。一颗燃烧着火焰,甚至还隐隐约约能看出,残留着年轻时英俊的脑袋,咕噜噜的滚在了地面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