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鸿蒙神王 > 第两百五十九章 离别 寻觅
    陈逸和秦斌绝离开后,就拿出了阴玉瓶道:“这就是你想要的东西,拿着吧,可不要做坏事哦,当然了要是给秦家多添几个小子,我就在这里恭喜你了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秦斌绝一听,随后看向阴玉瓶,有些颤抖着说道:“真的是阳元精华?”

    “我还会骗你嘛,好了,好了,拿着吧,对了,你家我就不回去了,现在就要离开烫谷城了,时间紧迫,不能再耽搁下去了,替我向伯父伯母问好。”陈逸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陈兄,你这么快就要离开,未免也是太心急了一点吧。”秦斌绝有些疑惑着说。

    “放心了,我确实是有事情,而且也需要抓紧时间,你就不用担心了,安心好了。”陈逸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,随后就离开了他的马车,头也不回的离去了。

    秦斌绝赶忙要追上去,只不过已经看不到他的人影了,不由得惋惜不已,多好的人啊。

    秦鸿天看到秦斌绝回来了,却没有看到陈逸,就不由得疑惑道:“小逸呢?”

    “爹,陈兄他离开了,走得很急,也不是为什么,好像也没有什么好着急的啊?”

    “着急的走了?”秦鸿天一听,不由得心中一愣,随后踱步走了几回后,就站定道:“难道他想要去参加天榜比赛嘛,或许有这个可能,只是他才炼罡境啊,是不是有些低了。”

    “爹,陈兄要去参加天榜,不会吧,那可全都是天才云集啊,更多还是妖孽一般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问谁啊,不过至少知道他有这个想法就好了,对了,他找到机缘了嘛?”

    此时嘛,秦斌绝一脸得意的笑了笑道:“那是自然,我家兄弟的本事,运气绝对是第一。”

    秦鸿天一听,不由得看向秦斌绝,看的他都是心里发慌,才说道:“是嘛,看来你小子也有收获,不然的话,你肯定不会知道他有什么收获对不对,拿出来让爹看看。”

    秦斌绝一听,却是立刻后退了几步,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地父亲,摇头道:“那可不行,要是被爹看到,绝对不是我的了,哎呀,我有些事情就先回去了,爹,你忙你的,走了。”

    秦鸿天看着儿子急匆匆的离开了,不由得皱了皱眉头,这小子到底是得了什么样的宝物,竟然连他父亲都不能看,还说会抢了他的宝贝,一脸的紧张兮兮,想也想不到,猜测更是无稽之谈,不过很大可能就是那个东西了,毕竟纯阳秘境之中唯有它是最为价值昂贵的。

    “儿子,大了,就是不由爹了,算了,算了,随他去吧,只希望将来能有出息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陈逸离开烫谷城后,就一路北上,想着地图位置,已经是模糊不清了,实在是年代久远,加上传承断代了,地势也是苍茫不已,想要再按照当初的看法来,是有些笨蛋了,不过大致地形还是在的,但最为关键的是不知道最为主要的明确地点,又是一个大范围啊。

    想那么多也是无用,现在能有一个大致范围就不错了,还想要怎么样,先去最近的地方看看再说,想罢,更是急速而行,一天已经跨越上千里路途,可谓是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,而在他脚下,不过是平常稀疏的速度而已,为的就是查找方向,不让任何一点线索断掉。

    看了看天色,陈逸看着野外,没有人家,也不甚在意,这样的日子倒也自在了,不由得在附近找了一下,还别说,还真找一个破庙,虽然不知供奉什么,但没有关系,有一个栖息之地就可以了,明天还要继续寻找路途,自然是不会嫌弃,找一些木材,升起了篝火。

    抓了一只野兔,洗剥干净后,就慢慢的考起来,撒上香料,着实令人欢喜不已啊。

    金黄色的肉色,淡淡的清香不断的传出,让他不由得咽了咽口水,感觉到差不多了,就拿出小刀,割下一条后腿,就开始吃起来了,吃的那是津津有味,让人是回味无穷啊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之后,陈逸就躺在用野草铺好的床铺上,望着破陋之处,可以看向夜色的天空,多少时间没有这么静静的夜观天象了,感觉到了清晰自在,如此无忧无虑的生活,即使他想要的,不会想要被任何的力量阻碍,也不会想要被命运牵绊,时光虽然遥远,但依然梦醒着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一夜过去,陈逸从静修中苏醒过来后,就吃了一点早餐,马上开始出发,继续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,而自己也来这个世界中差不多快要一年了,梦源圣珠似乎没有提醒自己,那么这个梦还未醒,自己还能继续努力下去,希望在梦醒之时,可以得到更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加快了寻找的脚步,可不想让自己浪费时间,总归心中有所感觉而已。

    又一天过去了,陈逸也没有什么收获,不过此刻已经出现在一个小城之中,虽然看想去有些荒凉,但还有人烟的,不至于一点人气都没有,让他也能好好休息一晚上。

    正当他打算去客栈投宿的时候,忽然有道人影快速的向自己撞来,不过神念之中显示,这个人似乎并没有任何的修为,而且还是一个年纪十一二岁的孩子,不由得皱了皱眉头,因为有注意到他的手,竟然是朝着他放在外面做样子的钱袋去的,虽然说里面有些钱,对于自己不重要,可这么被人偷了,实在是有些丢面子,而看他动作,就知道惯犯,偷过不少人了。

    正当他想要将他抓住时,手一顿,钱袋子就被那孩子拿走了,快速的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陈逸苦笑一声,还是心有些软,到底还是一个孩子,自己何尝不是呢,只不过外表而已,心理年龄自然是很大了,想着默默地赶了上去,也想要看看他为什么要偷盗呢,毕竟这个行当,可不好做,出了事情,绝对会被打了一顿,严重一点的甚至会有生命之危的。

    很快他就跟着那个孩子,来到一个破屋前,而那孩子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左右,随后确定了没有人后,才快速的打开门进去,将门再次关上后,一脸后怕的神情,随后就喜悦无比。

    “哥哥,哥哥,你回来了,是不是又去偷钱了,这样不好,真的,咳咳咳,哥哥,不要去了,好不好,咳咳咳,丫丫会担心的,哥哥,咳咳咳…”丫丫一脸苍白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丫丫,不要说话了,你现在在生病,不能多说话,只要你病好了,哥哥绝对不会再去偷钱了,好不好,求你了,丫丫,哥哥不能没有你。”男孩一脸紧张着说道,急忙上去安慰。

    “哥哥,丫丫知道哥哥丫丫好,可是丫丫不想让哥哥天天为了丫丫做这些事情,好不好嘛,哥哥,丫丫的病是治不好的,求你了,哥哥,不要再去了,丫丫只想要和哥哥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男孩听着,心中悲伤不已,看着妹妹的病,心中更急,只不过知道急也没有用处的。

    “哥哥,丫丫知道大夫说的话,那种东西只要修炼者手中才会有,我们平民百姓是得不到的,你就不要去偷钱了,偷再多也是没有用的,何况他们行踪不定,你有了钱也未必能够遇得上,何况那些人杀人如麻,之前不是有人说过嘛,这山中可是死了不知多少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知道,哥哥知道,但是丫丫的病,哥哥一定会想办法,一定会的。”男孩坚决道。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丫丫听着,知道哥哥不会放弃的,心中很高兴,但却是很伤感。

    心中更加知道偷盗的后果是什么,即使一两次成功了,可不会每一次都成功,一旦出了事情,又该怎么办呢,根本没有办法解救,在那些人眼中,他们就是低贱无比的虫子而已。

    陈逸看到这里,也找到了这个孩子埋藏很久的钱,都一直藏在哪里,显然想要去丹药,可惜他这个孩子并不知道练武之人的残酷与无情,要是遇上心地好的,还好,可依然遇上那些不折手段的,这两人怕是要双双遭劫,不得不说命运弄人,对于这些孩子也是无情的很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也不再等待了,轻轻的踏出脚步,响起了声音,惊醒了痛苦之中的两人。

    男孩忽然看向发出声音的来源,仔细一看,顿时将丫丫抱得更紧了,紧张的神情显露无疑,而丫丫瞬间也明白了,肯定是哥哥偷钱的人找上门来了,顿时也紧张不已,小眼睛更急。

    “急什么,现在着急也没有用了,偷盗的代价可是很残酷的,相信你小子应该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男孩一听,顿时咬着牙道:“我知道,我知道,要杀就杀我好了,放过我妹妹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要杀我哥哥,你既然你找到这里了,我们愿意将所有的钱都给你,求你了。”丫丫努力的说道,不过很快就开始发病了,难受的很,脸色更加苍白无力,手脚开始发冷,言语之间都是有些难以为继,吃力的很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