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鸿蒙神王 > 第四百六十三章 华夏围棋困境
    宋可馨也对着三女说道:“思曼,飞雪,静妃,你们要相信逸哥的话,绝对不会骗你们。”

    三女听后,虽然现在依然还是不由得震惊,却是不得不承认,确实是很危险,对于普通人来说,可不是什么好事情,一旦败露,首先受害的就是她们,一旦心有不轨的人参与进来了,她们的亲人朋友都会受到威胁,到了那时候,一切就由不得她们自己做主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知道了,可馨,逸哥,我们不会说出去的,一定将这个秘密保存在心中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知道就好,对于我来说只是不想引起太多麻烦,但想要来找我事,那么后果绝对不是他们能够承受,所以我自己并不在意,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只希望你们自己可以保护好自己,守护好这个秘密,那么危险就会远离你们,记住我的话,一定要守好这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宋可馨拉着三女的手,轻轻着说道:“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和谐的,所谓的江湖依然存在,只不过你们没有见过而已,所以千万不要试图去尝试,否则后果真的难以想象。”

    陈逸拍了拍宋可馨的肩膀,他自己也着实想到竟然还会留下天子龙气,应该是华夏历代皇帝的龙气残余吧,至于为什么会遗留在那把龙椅之下,很好理解,皇帝每个朝代都有,也是轮番在座,而天子龙气只有一人,天子在何处,龙气自然再何处了,随着天子而动的。

    今次得到了这一股华夏历代以来的天子龙气,让他本身的气运也与这片大地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,或许因为至宝护身,镇压一切气运的关系,显得隐晦不明,不过他本身却是极为明白,或许今后不会有皇帝诞生了,这一股残留下来的华夏天子龙气也会随着历史消散。

    而现在融于他身,这一份因果必然要还上,不然心境必然有缺,幸好自己也不排斥,在加上它本身就有镇守一方责任,自然担当下来,也无不可,将来还有很多变数呢,不急。

    将三女安抚好后,陈逸和宋可馨将三女送了回去,两人则是返回别墅。

    “可馨,你想要问就问吧,憋在心中可是很难受的。”陈逸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逸哥哥,这就是你修炼的内功心诀嘛,真的是好神奇啊?”宋可馨闪着大眼睛说道,对于刚才一幕,依然是心中留有震骇之色,华夏自古以龙为图腾作为信仰,就能知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修炼的正是神龙天皇诀,不过可惜这仅仅是一步初篇而已,后面的需要自己去寻找或者完善,今天获得华夏历代以来残留下来的天子龙气,让我的内功心诀再上一个层次,对于龙气有着天生的敏感度,也是我没有想到的,隐藏的非常深。”陈逸感叹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太好了,那逸哥哥,你现在的实力怎么样了?”宋可馨听他实力提升了,高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机灵鬼,虽然有了这一股天子龙气的融合磨练,让我心诀提升了一个档次,不过对你来说还是非常遥远,你还没有进入先天境界,更没有突破先天层次,不会感悟到我现在的力量的,所以你要努力修炼,将来抵达到我这个层次,就会明白也就是那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了,逸哥哥就喜欢这么捉弄人了,好了,好了,我错了还不行嘛,真是的。”宋可馨马上感觉到两只怪手在攻略了,想要阻止,却无力阻隔,最后衣裳乱飞,娇吟谛鸣。

    一夜缓缓过去,翌日晨光升起,陈逸怀中的宋可馨缓缓的睁开双眼,看着他依然熟睡的模样,心中不由得满足,不过一想到昨夜的不堪,让她懊恼不已,即使自己已经后天圆满,还是扛不住他的征伐,不知不觉中就睡过去了,实在是有些丢人,不行,以后一定要努力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,还累不累?”陈逸看到她神情忽变不定,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不累了,我已经好多了,哎呀,今天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,不能让东瀛鬼子觉得我们华夏无人,一定要将他们的嚣张气焰打下去,一定要。”宋可馨一脸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这不过是小事而已,不值一提,你呀,就喜欢和他们一起瞎起哄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逸哥哥,对你来说,确实是小事,可对于华夏围棋界来说,绝对是大事,好不好嘛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那也要吃了早餐再走嘛?”陈逸无法了,实在是拿她没办法,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宋可馨一听,非常高兴,有他出手,绝对是没有问题,一定可以马到功成的。

    一起吃好了早餐,随后一起上了车,就朝着京城棋社而去,那里有着挑战者。

    京城棋社之中,现在是人满为患,很多人都是想要来一睹华夏与东瀛之间的围棋比赛,当然也是想要看看,到底是何方人士呢,东瀛一边的人选,很多人都是非常清楚,可华夏一边的人选,却是默默无名,根本没听说过,至少他们之中很多人都没听说过啊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个陈逸何许人也啊,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听说过,你们知道他是谁嘛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真的不知他是谁,从未听说过,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,好奇怪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如此,我们真的也没有听说过,此人到底是谁,如此籍籍无名,为何会让东瀛名宿来挑战呢,这不符合他们的信仰啊,奇怪了,你们还有没有谁知道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刚巧赵吴英经过,听到他们这么一说,就停下来说道:“这是因为清华大学中,他战胜而来他的弟子,他的老师气不过,就亲自出手,所以很有以大欺小的嫌疑,现在知道了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不由得愣呆了,不会吧,还有这样的人,一个个面面相窥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,你是赵老的孙女,还是清华大学围棋社的社长?”其中一人忽然站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你认识我嘛?”赵吴英一脸疑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不认识,不过我一个儿子也在清华大学,自然知道你了,不对啊,你的实力难道不能战胜那个东瀛人的徒弟嘛?”那人还是一脸疑惑着说道,按照她的实力不该啊。

    赵吴英听着,却是一脸无奈之色,摇头道:“我确实不是他的对手,何况我的实力自认不差,不过那个东瀛人的徒弟,确实是棋力很强,幸好有他在,不然那时候真的就被他打败了,我们清华大学都没面子了,作为反击,他仅仅是下了指导棋,就将他战胜了,自然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仅仅是指导棋,就胜了那个东瀛人的徒弟,不会吧,他的棋力这么强悍。”

    赵吴英不由得羡慕着说道:“可不是,而且不仅仅是指导棋,而且几次三番的指导下,要不是哪个东瀛人还不认输,他也不会主动结束棋局,显然对于他来说,并不是难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啊,如此高人,怎么会一直籍籍无名呢,就算是他是学生也不应该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我也是那时候才知道他的实力,其他的一概不知,抱歉。”

    看着赵吴英走后,剩下的人都是炸开了锅,竟然出现这么一位年轻棋手,而且棋力惊人,实力更是惊人,不得不说让他们都是惊叹了,这等实力下,还有什么可以值得怀疑的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也是东瀛名宿的弟子,仅仅下了指导棋,就将他击败了,这等实力,这等人物,绝对是不简单,要不是这一次忽如其来的出现,别人绝对不会相信还有着一等高手在。

    “真是令人期待啊,我已经是热血沸腾了,没想到华夏围棋界,竟然还有这样的奇才,真是传承不断,传承不断啊,也是咱们华夏的幸事,幸事啊。”不断地有人庆贺着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对于围棋有些钟爱,更是将华夏围棋的传承看的很重的人,只希望有后人可以继承自己的衣钵,并且不断的发扬光大,才能让华夏围棋文明不断地前进,源远流长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的天才,现在是越来越难找,因为现代社会下,物欲纵横,难以平静心中的心,自然也就沉不下心来感悟围棋的奥秘与哲理,使得这一份传承正在面临断层的危机啊。

    不要以为看几本围棋书,就可以以为懂了,那就大错特错,这仅仅是见识而已,想要懂,难,自古以来真正懂得围棋的又能有几人,能够入门,登堂入室等等就不错了,至于后面的人,太少太少了,而现代的华夏人,就算是入门都是一个难题,何况后面的天地呢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些,在场的人,都是不由得叹息,现代人与古人已经有着不小的差距与断层了,虽然原因很多,可总的来说,还是无法静心参悟,不能感受围棋奥秘所至,也是一大悲伤。

    华夏文化,虽然出自华夏大地,可现今呢,繁荣的却是在其他国家,天大的讽刺啊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