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鸿蒙神王 > 第四百六十五章 一波平一波起
    陈逸出来后,就带着宋可馨她们离开了京城棋社,后面的事情,可不在归他管了。

    “藤野阁下。”东瀛人看到他出来了,一个个难受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需如此,他的棋力确实是在我之上,并没有什么不妥,今天我们就回去吧,以后不再出山,不过教导弟子可以接受,我需要修心养性,感受棋道之境,走吧。”藤野巨鹿淡淡着说道,随后带着人走出了京城棋社,直接朝着飞机场而去,心中依然在感受着。

    “咦,他们离开了,也对,算了,离开就离开吧,这一局正式秒啊,妙不可言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确实是妙不可言,这一子落下,整个局面都变了,太神奇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神乎其神的一招啊,他的本事竟然没有发挥在围棋上,真是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赵老,为什么不招他进入职业围棋呢,只要他在,我们的华夏的实力就会大增。”

    赵老一听,摇头道:“你们就不用想了,人家是什么身份,宋家的孙女婿,如此他的身份会简单嘛,他下棋不过是为了陶冶情操而已,对于外界的事情,并不关注,所以你们的想法是实现不了的,好好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吧,多培养一些弟子出来,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,可惜了。”在场的人自然知道宋家是什么身份了,作为宋家老爷子的孙女婿,绝对也不是普通的人,怎么可能成为职业围棋手呢,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也不用唉声叹息了,自家努力才是真,人家不过是闲情雅致而已,都如此厉害了,你们作为职业棋手,如此无力,才是最让人无奈的事情,走吧,都回去吧。”赵老无奈着说道,将期望寄托在别人身上,那是往往不现实的,别人又不会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啊。

    虽然这一棋局已经结束了,不过在京城围棋界中,却是传开了,绝对是让人惊艳啊。

    陈逸带着四女继续在京城中闲逛,吃吃喝喝玩玩,生活就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送余思曼三女回去后,两人才回到自家别墅中缠绵,尽情享受恩爱之欢。

    清华大学的学习气氛还是不错的,陈逸跟着四女一起上课,听着老师们的讲解,不由得点头,当然也有不少课的老师讲很是枯燥,或许与课程内容有关,或许也是习惯,亦或是性格自然,反正都有,不过学识是不用质疑的,不然也不可能在这里给学生们上课了。

    陈逸的出现,也让很多人习惯了,更多的人是知道他是宋可馨的男神了,即使再不甘,可一想到一把将跆拳道的人送入水潭中那一幕,都是不由得心中一颤,何况还有围棋一局,让他声望大增,自然是没有什么人再来说三道四了,不过有时候事情就是会不断上门的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陈逸吧,我剑道社柳生一户向你挑战。”

    陈逸五人正在餐厅用餐,忽然一个人跑过来躬身请战,而且战意强横无比。

    “咦,那是东瀛的留学生吧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,不就是剑道社的柳生一户嘛,此人经常挑战华夏高手,华夏武道社被他挑战很多次了,只不过都没有挡得住他,实在是令人惋惜,却又不能说什么,谁让自家不争气呢。”

    宋可馨一听,以为自己听错了,想要自己的男人比剑,这不是自取其辱嘛?回头一看是谁,也明白了为什么了,自己没有听错,确实是真的,柳生一户这个东瀛留学生,她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搞错,我们正在吃饭,瞎搅合什么,既然要挑战,你去挑战其他人就可以了,逸哥又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,你真是找错人了。”韩飞雪很是不满着说道,其他三女也一样。

    “抱歉,打搅了,请你务必答应我的挑战吧,华夏武道社,我都已经挑战过了,都没有能挡得下我的攻击,听闻阁下的实力,在下已经按耐不住了,希望阁下赐教。”柳生一户再次恳求着,其实就是想要将他逼上决战的路上,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剑道最厉害。

    四女听着,都是不由得气急,这家伙实在是可恶,要不要这么直接啊,太无礼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听着,同样是如此,东瀛人就是东瀛人,一个个都是这样,就想要获得胜利。

    陈逸摆了摆手说道:“你想要和我比剑,还是算了吧,你这个点小毛孩功夫,我没空何必比剑,还是回家去多练练再说吧,没看到我们正在吃饭吧,无聊,没事找事。”

    柳生一户一听,不由得眼睛都瞪出来了,竟然如此诬蔑自己的剑道水平,要不是现在在餐厅中,绝对会拔剑对决,不过更加要和他对战一场了,直接说道:“要是阁下不应战,我就去向你下正式战帖,要是你不接,就是一个胆怯的小人,一个没有战斗的东亚病夫。”

    陈逸本来不说什么的,可是此话一出,不光是他了,其他人一个个大怒不已,更有甚者骂道:“不接怎么了,你以为你是谁啊,一个小小的东瀛小鬼,竟然与我泱泱大国对抗,不自量力,死不足惜,小鬼子,就是小鬼子,养不熟的白眼狼,给我滚出清华大学,滚出华夏。”

    “对,滚出清华大学,滚出华夏大地,滚。”

    一声声愤怒的话语,那是惊动了校方了,很快校方相关人员也知道了此事,更是知道了柳生一户的大言不惭,心中也是很愤怒的,只不过作为老师,实在是不能发火,否则容易被人挑出毛病来,这就不好了,只能压制着怒火,急忙赶到餐厅,想要解决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知悔改,既然你这么想要败,好,我答应又如何,希望到时候不要后悔。”陈逸冷漠的说道,对于不知悔改的东瀛人,同样是另一种手段,他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柳生一户已经豁出去了,很清楚,今天过后,他已经不能再待在这里了,但为了比剑,什么都顾不得了,就算是不能呆在这里了,也要比一场。

    宋可馨看到校长他们来了,将走过去,将此事说了一遍,校长等人才忍下心来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剑道社中,陈逸随意的拿出一柄木剑,掂量一下后,就说道: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柳生一户看到他如此轻蔑的看着自己,心中的愤怒也是升起了,毫不犹豫的拿着木剑攻上来,而心思却是无比的沉稳,再怎么愤怒也不能干涉了出剑的力道。

    陈逸看着随手摆动,轻描淡写的将他的攻击化作无形,根本没有丝毫的在意他的攻势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就是这一点本事嘛,还敢如此叫嚣,真是不知自大而是无知,可悲啊,可悲。”

    “八嘎,竟然小看我们柳生家的剑道,就让你见识见识,迎风一刀斩的威力,看招。”柳生一户再也忍不住了,被他戏弄成这样,还哪里能够冷静的下来,马上使用出最强一招。

    “哦,好啊,是你的一刀斩,还是我的一剑斩厉害呢,真是刀剑不分,可惜了,可惜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,都是憋着气,此刻是不由得笑出来了,是啊,在东瀛,刀被称呼为剑,很是奇怪的说辞,反正感觉是刀剑不分,让人是无法说辞了,有如之奈何呢,真心有些不明白?

    柳生一户听着,又是一阵内伤,咬着牙喊道:“迎风一刀斩,喝。”

    陈逸看到后,手一摆,瞬间出剑,速度极快,一剑快速而出,难以分明的一剑斩过。

    同时两人错身而过,众人都是不由得看向双方,到底是谁了呢。

    只见陈逸伸手一挥,将手中的木剑扔到了木剑桶中,看都不看他一眼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这这….”柳生一户说着,手中的木剑变成了两半,手腕上一道血红印痕,让他忍不住的痛苦喊叫起来,似乎双手没有力气了,连最后的木剑都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,要是以后再自大不羁,会有人来教训你的,学了一点皮毛,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了,不过是妄自尊大而已,卑微的东瀛人,就是卑微的东瀛人而已,浪费时间。”陈逸不屑着说道,就带着四女离开了,不过其他人却是纷纷嘲讽柳生一户了。

    “看看,看看,刚还那么神气呢,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,滚吧,这里不需要这样的学生,我们以你为耻,滚,滚出华夏大地。”

    一声又一声的辱骂声不断地响起,钻入柳生一户的耳中,不过此刻他已经无力反驳,心中只有愤怒,只有不甘,这等怒气却是无法发泄,瞬间一口逆血喷出,随后晕厥倒地了。

    众人一看,不由得面面相窥,不会吧,这样就承受不了了,心理承受能力是不是太低了?

    校长等人一看,马上让人叫救护车,同时通知东瀛大使馆,开除了这种没有品德的学生。

    这可是大势所趋啊,自然是不能改,否则他们作为校长,作为老师,可是有很大责任的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