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鸿蒙神王 > 第六百二十九章 纲手的男人 陈逸的话语
    纲手的爽快,确实是让自来也措不及防,本来还以为要多费口角,没想就这么成了。

    正当他们高兴地的时候,大蛇丸找上来了,显然目的很明确了,想要找纲手治疗。

    “大蛇丸,你是不是来纲手治疗啊,哈哈哈,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一天。”自来也不由得欢喜的喊道,对于大蛇丸吃瘪,那是最为开心的事情了,虽然以前很好,可之后就是敌对了。

    “自来也,你也来了。”大蛇丸此刻也是惊讶,不过一想到一旁的纲手也不觉得了。

    “大蛇丸,你叛出木叶之后,还敢来找这里,是不是想要吃拳头啊?”纲手不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纲手,不要急着动手,这一次是有事相求,希望你帮我治疗一下双手可以吗?”大蛇丸也是忍下气来说倒,还抬了抬头说道,显然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在发生其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纲手别听他的,这是火影逸君打伤他的,他找不到办法,才会来找你的?”自来也赶紧说道,可不想让大蛇丸的阴谋得逞,现在看来火影的能力很强啊,竟然将他逼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“这是逸君的手段?”纲手一听后,就看了看大蛇丸的手腕处,那种能量太熟悉了,竟然真的是他,马上就问道:“自来也这是怎么回事,逸君怎么会和大蛇丸战斗呢?”

    “此事说来话长,简单来说,就是大蛇丸杀死风影且假扮风影,然后劫持三代一战,不过他没想到逸君的实力如此强,最后被逸君打伤,不得不逃,现在这种伤势看来他是主语不好了,只能来求你了,还能怎么办,所以你可千万不要去帮忙,不然逸君的辛苦就白费了。”

    纲手一听,原来如此,难怪自来也是一脸的愤怒了,很是明显的事情,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大蛇丸你还是走吧,我不会给你治疗的,绝对不可能。”纲手坚决道。

    “纲手,难道你一点面子都不给嘛?”大蛇丸顿时脸色阴沉下来了,心中更加阴郁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给你面子,这可是我男人伤的你,要是我治好了你,他不就要惩罚我了,我有这么傻吗?”纲手一脸不屑着说道,只不过一旁的自来也却是懵逼了,大蛇丸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了,这种眼神,他就不能作为的男人嘛,真是的,老娘早就是他的女人了。”纲手一脸不屑着说道,不过脸上却是带着丝丝红晕,显然是羞红着话语,真实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我就说嘛,为什么这么快就答应了,原来如此。”自来也佩服啊,没想到逸君早早地将纲手收入房中了,实在是高明,实在是太高明了,一脸的赞叹之色。

    静音在一旁听着,心中不由得呸了一声,不过还是红着脸低下头,自己一样的。

    大蛇丸听后,总算是回过神来了,也知道自己是可能如愿了,但还是想要试一试,朝着药师兜使了一下眼色,药师兜就拿起自己的手,用苦无划破掌心,鲜血顿时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自来也一看顿时直到大蛇丸的卑鄙手段了,顿时大怒,想要去阻止,只不过发现纲手似乎无动于衷,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已经克服了恐血症,不由得好奇起来了,什么时候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大蛇丸,你真是太卑劣了,可惜啊,现在我已经不怕了,早就克服了。”纲手说的一本正经,而过程只有静音和陈逸知道,静音听着她大言不惭的话,不由得羞涩难当啊。

    “好,好一个纲手。”大蛇丸见之,顿时明白了,这时候再去说什么都是徒劳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你不是会秽土转生嘛,在换一个身体就好了,哼,有必要这么麻烦嘛?”

    大蛇丸听着,郁闷了,不过也知道自己没办法处理,只能和药师兜离开了,再不离开可能要吃亏了,好办不吃眼前亏嘛,等下一次在找机会报复回来就是了,这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看着大蛇丸离开了,他们也没有去做什么,而是准备一下,纲手就迫不及待的要回去。

    此刻轮到自来也无奈了,真是沉沦在爱情之中的女人,也是疯狂的,让人是无可奈何的。

    而此刻木叶村中,陈逸正在村边散步,难得出来散散步,也是一件好事啊,只不过刚想要松口气,就听到打斗声了,而且还是有种熟悉的力量在附近,不得不让他重视起来,急忙赶了过去,看到后,不由得感叹,时机来的很好,正好的不错的机会,好好了解一下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大名鼎鼎晓也来了,真是有趣了,宇智波鼬,还有干柿鬼鲛,你们的胆子不小。”

    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鲛看到陈逸走出来,虽然是一个少年,但身上的火影袍绝对是假不了,不由得心中一愣,随后想到了什么,难道还真是真的,木叶的火影竟然是十五岁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火影大人。”一边的卡卡西他们都看到他来了,不由得恭敬着说道,实力就是一切。

    “嗯,退下吧,你们还不是他们对手。”陈逸轻轻摆了摆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火影大人。”卡卡西等人不由得站到一旁,他们对于他的实力,那是很明白的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木叶新的火影,陈逸,逸君。”宇智波鼬脸色平静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说起来,你应该感谢我才是,我将团藏亲手诛杀,也算是为宇智波家族把了一部分的仇了,你说是不是宇智波鼬?”陈逸轻笑一声道:“你的想法实在是天真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嘛,但不敢如何,我选择的路,就不会在犹豫。”宇智波鼬脸色平静了,不过晓的火云袍下的双手却是无比的惊骇,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,实在是让他想不到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让你的弟弟仇恨地,是因为你的实力不够,无法做主,这就是所谓骄傲的悲凉。”陈逸不在意着说道:“你让佐助一直沉迷在仇恨之中,这就是你的想法,想让他写轮眼觉醒,然后变得更强嘛,那是一个笑话,仇恨迟早会奖心理扭曲,即使你最后用的底牌又怎么样,这种痛苦的生活,永远都改变不了,一直都会在他的身体上留下印痕,不是吗,鼬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..”宇智波鼬脸色陡然一变,身体都忍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“而且你就眼睁睁看着大蛇丸这么折磨他,虽然这样会得到力量,但这种代价,就是你想要让自己承受的,或许不想子溺爱他,不想做一个合格的哥哥了嘛,就想要这种方法来解决问题嘛,岂不是可笑,你想要做出补偿,可是有用嘛,心灵上的痛苦可不是说说而已啊。”

    是的,宇智波佐助来说,从小的变故,让他难以再相信人了,这种痛苦的感觉,绝对不是人能够感应到的,也不是他们所能明白的,后果将会更加严重了,这是绝对的事情。

    宇智波佐助就在一旁,听着他们的对话,心中不由得升起愤怒与疑惑,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“力量的获得,是需要代价的,也没有必要这么深嘛,即使说味道写轮眼是诅咒之眼,也是你们自己没有能够好好开发而已,只有自己骄傲,才会忘记真正的写轮眼是怎么打开的,只会相信什么石碑,那不过是宇智波斑的阴谋而已,你们都是他手中操纵的棋罢了。”陈逸不屑着说道,对于宇智波斑的手段,确实是惊人,用数十年时间来布计,只可惜最后做嫁衣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那是宇智波斑的阴谋?”无论是宇智波鼬还是宇智波佐助,都是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,仇恨是什么,那不过是人的一种负面力量,确实是可以增强精神力,而从达到开眼的界限,才能开眼,但你们却忽略了另一个重点,负面力量可以开眼,那为什么正面力量不能开眼呢,宇智波鼬,你的万花筒写轮眼难道就是因为仇恨开启的嘛,我看不是吧?”

    宇智波鼬一听,不由得身体动摇起来了,是啊,自己的写轮眼可不是仇恨而来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你是因为爱,是的,你热爱木叶,热爱你的家人,还有你的朋友宇智波止水,这种种执念下,这种爱的执念下,让你开眼的,所以说正面力量何其强大,丝毫不弱于仇恨的力量,你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诅咒之眼,视力日益下降,就是这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陈逸走到宇智波佐助身前,拉过他,然后拉开的衣领,指着咒印说道:“你说,你对他的爱,难道就让他承受如此之痛,然后变成仇恨嘛,这样结果,只会让他越走越深,你想要别天神最后来阻止他嘛,虽然想得好,可这一切都已经晚了,他的痛苦已经承受了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宇智波佐助此刻已经彻底没有感觉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自己听到与看到不一样,为什么,为什么会这样,不由得看向宇智波鼬。

    宇智波鼬似乎感觉到他的眼光,却是不敢看他,心中十分的难以言语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