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鸿蒙神王 > 第六百三十五章 解除笼中鸟之术
    正事是完成了,不过看到纲手走过来了,众人都是下意识的离开了,私事他们就不参与。

    陈逸看到纲手后,高兴地扑了过去,双手就开始不老实起来了,瞬间让纲手所有怒火都消失了,似乎只要他在,一切都不是问题了,任何委屈都能消失不见,只要他在身边就好。

    “纲手姐你回来,我想你啊。”陈逸抬起头来说道,虽然和她差不多高,但还喜欢柔软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一次我就不走了,雏田她们也担心你了,走吧,我们一起回家。”纲手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,回家,回家。”陈逸马上整了整衣服,抬了抬手臂,纲手识趣傍着他。

    一回到家中,雏田等人都是一脸的笑容,做饭洗菜更是轻快了,这才是家的感觉啊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陈逸就顾不得是不是白天还是黑夜,拥着四女就是胡天闹地,根本不管什么,而四女根本拦不住,很快就变得主动起来了,显然是非常喜欢这种感觉,令人心旷神怡啊。

    “逸君,你真是让人喜欢,好舒服啊,不过也累了,不要动了,让我睡会了,真是累了。”纲手无力地说道,却是阻止不了身上征伐的身影,只能被动的承受,眼睛都迷糊了。

    陈逸听着,却是满脸怜惜,望着疲惫的四女,除了纲手之外,都已经沉睡了,也不好在多勉强了,随后就让她睡觉了,自己也抱着柔软睡觉了,这些天也是忙得厉害,修炼封印术,可是不怎么休息啊,这一次可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,谁的昏天暗地才好,才会觉得舒服。

    随着陈逸的回归,忍界之中再次沸腾了,因为他们马上就想到了什么,实在是恐怖啊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他的实力竟然达到这个程度了,你的地狱道同样被困锁其中,不得逃出嘛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的封印术太厉害了,我的地狱道已经没有可能逃出来了,非常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们都是小瞧他了,那么只能重新咋你找一个了,不然你的实力会受到限制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正准备去做,你的打算呢,还是一样嘛,还有其他的事情,尽管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木叶暂时是动不了,那么就从其他的忍村开始收集尾兽啊,对了外道魔像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差不过已经准备好了,只等尾兽开始收集,然后就能进入下一步计划,希望你能真心实现和平的忍界,而不是自我的私心,否则我就算是拼尽一切都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安心了,我做什么,你还会不知道嘛,相信我吧,一切都没有问题。”面具人带土轻声说道,心中却是暗笑不已,但不会在意,这仅仅是开始而已,后续还需要很多呢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希望忍界能够平安下来。”佩恩依然是执行着和平使者的使命,只是跟恩不知他的合作者是什么样的人,不然的话,一定会深深的忌惮了,但又能有什么办法呢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忍村的人,都是沉默了,有如此强大的封印术,想要对抗太困难了,要是在哪一个忍村释放一下,绝对是痛苦不已啊,什么都会没有,这是何等的残酷,何等的悲泣。

    而此刻在日向家中,日向一族的高层,此刻也是沉默以对,看向日向日足,见他却是气定神闲之色,不由得无奈,谁让他们的先手已经失去了,都在他的手中了,还能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“好了,事情,你们都知道了,怎么样,现在必须要给我一个答复,他已经等不及了,要是你们在反对的话,一旦他怒火爆发,不要说我了,你们谁也拦不下来,以他的本事,想要破除笼中鸟之术,很容易,这是给我们的机会,一旦自能够宗家失去了分家,日向一族就会彻底的分裂,到时候谁也逃不掉。”日向日足不得不用沉重语气说道,这是需要自觉的。

    自从那次谈话之后,日向家就处于中对恃状态,这是非常不利的事情,不能不缓和一下,可是现在听到的消息后,他们都是坐不住了,笼中鸟之术,对于他来说,绝对不是举手破之,现在愿意给他们机会,再不把握的话,可能就将日向家分裂了,那也就不能怪谁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样的封印术,会让日向分家的人,无法使用权利,死角总会存在,后果更是难以承受,一旦被有心人察觉到了,那后果将是非常可怕的事情,绝对是不能承受的。

    “家主,真是的火影的命令吗?”一些长老依然是有些不甘心了,只不过这就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就是火影的命令,他不希望战斗的时候,忍者不能发挥出全力,从而导致任务失败,这是他不允许的,所以现在给我们最后的期限,希望大家都是好好的把握。”日向日足很是肯定着说道,脸上丝毫没有变化,怎么想也只有他自己能够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我们同意解除笼中鸟之术,希望火影大人能够宽恕我们的罪过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只要做好了,相信火影大人,不会在怪罪你们了,现在可以开始了。”日向日足听后嘴角一翘,果然用他的名头很好用啊,而且现在又来了这么一出,他们哪里还能抵抗呢,只能老老实实的听话,才能活得更加长久一些,这样就够了,日向家又要走向辉煌了。

    很快日向分家的人得到通知,准备全面解除笼中鸟之术,只有做错了事情的族人,才会是以惩罚,尤其是在战斗中,一旦拖后腿或者犯下重大错误,可能被加强处罚都可能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事情,却是让分家的人,都高兴了,犯了事在种上笼中鸟没有人说的什么,这是本质上的差别,自然是有不同的处理方法了,这一点他们心知肚明,不需要解释的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日向宗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,据说是与火影有关,反正有火影施加压力下,让日向宗家屈服的,让他们解除笼中鸟之术,就算是如此,对于火影的尊敬更加明显了。

    日向宁次等人在解除笼中鸟之术后,就好像觉得浑身轻松了一般,真心的不用担心死角了,这样也就够了,可以全力战斗,否则死不瞑目的结果,对此深深的埋在心中。

    “宁次,你来一下。”日向日足看到日向宁次走出来了,不由得招手说道。

    日向宁次看到他后,心中虽然反感,不过也不能明面上拒绝,还是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宁次,我知道你还恨我,埋怨我,是我对不起你的父亲,让你父亲代替我死,也是我做一个当哥哥的没用,无法做主,护住自己的弟弟,作为一个家主,实在是一件悲哀的事情,不管你是不是会原谅我,我自己都不能原谅当时的怯懦,是我的错,才能日差如此替死。”

    日向日足说着,直接就跪倒在宁次面前,诉说着自己的罪孽,都是自己的的错才能如此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日向宁次只知道父亲因为伯父而死,至于怎么死他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都是真的,这是日差最后留给你的信,只是一直不知该怎么交给你,现在是时候交给你了。”日向日足从怀中掏出了那份隐藏很久的信,递给了宁次。

    宁次颤抖的接过后,马上就观看起来,瞬间明白了原委,虽然很不甘心,可是作为家主是绝对不能死的,那么只能有他去死了,这就是残酷的家族,也是地位的差别。

    “是大伯没用,没办法阻止长老们的决定,眼睁睁看着弟弟替我去死,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你的错,不过你能直言面对,我很佩服你,现在我也知道真相了,父亲也是为了你,何况这一次解除笼中鸟之术,也是你在努力,我知道的。”日向宁次满眼盈眶着说道,手中紧紧地捏着父亲留给自己的信,现在明白了,却是让自己承受很多年的痛,不是一时间可以解除的,但他是坚强的,不会让自己的父亲失望,毕竟是以家族为重,怪不了谁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做不到的,是火影让我传达的信息,加上一次的事情,长老们不得不妥协。”日向日足倒也没有居功,而是将事情的缘由说了一遍,心中也是好受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但要不是你能坚持的话,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够解除这道枷锁呢,大伯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我大伯了,太好了,日差,你听到了没有,宁次终于原谅我了,我会好好培养他的,成为我们日向家新一代的强者。”日向日足高兴着说道,实在是解除了内心的压抑啊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来了,终于解除了,只要是一个人,就能决定轻松不少,面对,敢于面对的人真不多,也不要受,但只要面对了,获得了,那么就会很轻松,是的,现在日向日足就是非常轻松,令人真心愉快啊,让他们都是畅快了很多,心结了却后,就是令人安心不少啊。

    日向宁次也不在是孩子脾气了,长大了,明白了很多事情,也懂得放下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