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鸿蒙神王 > 第七百二十九章 路在足下
    陈逸离开建康城后,想了想还是朝着长安方向走吧,顺便看看这个世界的发展境况吧。

    随后朝着千里之外的长安而去,一路上自然是要观光游览了,加上这个世界的一些事情,神鬼莫测也是都非常有意思的事情,不过在唐王朝中,地方少有妖魔,实在是人皇之气太足了,妖魔邪祟很是害怕人皇之气,自然只有一些不成气候的小妖小鬼之类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也让不少人揪心啊,毕竟唐王朝内的修炼之士也是少有往来,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尤其是荒郊野外的村子,这些地方存在很多淫/祭之类败坏的祭祀活动,这是不被王朝承认的,但很多乡野小妖们却是很喜欢,修炼出一点灵智,修炼出一点法力,就开始作乱,以至于平头百姓都弄不清是真的还是假的,怎么会有办法阻止呢,反而会被当做邪祟献祭呢。

    这也不是没有的事情,反而显得不少,只不过很少出没在别人的眼中,自然不知这些了。

    陈逸走着走着,看着天色将暗,周边也没有城镇,也只能在野外找一个夜宿之地,这倒也是平常的,对于修炼之人来说,这一点并不奇怪,所以他也不着急,一步步的寻找便是了。

    正当太阳彻底消失之际,他看到远处一个破庙,正好今晚有一个住处了,看准了方向,就急忙跑了过去,看了看这个破庙,明显是年久失修了,变得荒凉了,自然没有人来祭祀了。

    走入破败的庙宇之中,心中感慨不已,看得出来,以前还是很多人祭祀的,而且香火茂盛,可惜啊,时过境迁,已经变了,周边也没有村落了,哪里会有人来祭祀呢,可惜了。

    确定了没有问题后,他就拿出了食物开始吃起来,随后就在一边静坐修行,修行之事那是不能停的,否则就是心不诚意不坚,那才是怪事呢,这一点也会正常得事情,修炼无止境,哪里会有尽头,只有寿命走向尽头而已,修行之道永远都不能停下,这是至理啊。

    夜半过后,忽然一片乌云闪过,几只厉鬼忽然出现在庙宇之外,那是感觉到血食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桀桀桀….,有血食真是太好了,大伙可以尽情的享受了,走,快去吃血食了。”

    几只厉鬼顿时嚎叫着要扑向庙宇,却不想宏大血气冲天而起,顿时如同烈火焚身,痛苦的嚎叫不已。几只厉鬼顿时急忙后撤,却是已经为时已晚,冲的太急了,退不出来了,只能痛苦的在宏大气血中燃烧,快速的变成一片灰烬,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下,不显分毫迹象。

    陈逸依然在修炼,无形的宏大气血也消散无形之中,丝毫没有让他有动作和分身。

    要知道鬼物最怕就是宏大气血了,那是天然的克星,尤其是像陈逸一般的武者,那气血简直如同地狱烈火一般的灼热,冲进去不就是自取灭亡的下场嘛,哪里会有活命之机呢,而且这些厉鬼也不强悍,根本不能引起他的注意,光是宏大血气就足以将它们镇杀了。

    可见练武之人,身上的血气以及煞气,对于鬼物来说,绝对是一大危害,所以很多强大的武者根本不惧鬼物,只要心神不乱,自然无法可破,也是冥冥之中一种神妙之处了。

    直到天明之时,陈逸才睁开双眼,吐出浊气,修炼了一宿,不由得舒坦,神念自动流转之下,也感觉到此地的变化,鬼气依然有点残存,不过已经微乎其微了,今天在阳光之下,就会彻底消失,看来昨夜有些好事没有在意嘛,不过也没什么区区小鬼而已,不甚在意了。

    吃过早餐后,他继续前进,一步一踏间,就已经出了几十米外,早就离开了扬州境内了,进入了豫州境内,继续向长安进发,不过道路很艰难,此刻到处都是高山峻岭,哪里有什么平坦之路,至于管道什么的,要绕行很远的路,不符合他行路准则,自然没有走这一路了。

    他是遇山翻山,遇河渡河,基本上是不会走远路的,也是和他的势力有关,这一点他还是有些自信的,不然的话,也不敢这么直接的走,相信半月之后,就能到长安了,而他也是依照着平常速度前进,这也是一种历练的考验嘛,都是修行之路最为成长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不过有时候想要这么轻松也不是容易的事情,何况遇上事情,总不能简直不理吧,有损自身的信念,那也是不行的,所以该做的时候,还要做,不然修行何意呢,不就是追逐心境提升,求一个问心无愧,这就够了,何况异族之类,自然不会考虑在内了,这一点也是常理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今天天色已晚,不知我能不能再你村子中休息一晚上,明天再走呢?”陈逸刚翻过一座山时,天色渐暗,周边也没有其他落脚之地,正好山脚下有一个小村落,就赶来询问一声,看看方不方便,这也是明理之中,总不能强人所难吧,他可做不出来啊。

    老人家看了看陈逸后,眉清目秀,整个书生打扮,显然是真的是一个书生啊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书生啊,这么晚还乱跑,不知道山中财狼虎豹的危险嘛,好了,赶紧进来吧,今晚暂时休息,不过最好不要出门了,不然的话,很可能会有危险的,绝对不能出门啊。”老人家见之,马上拉着他进来了,一脸紧张的样子,自然不是那么安稳,不然也不会如此。

    “咦,老人家,这是怎么了,难道有什么事情嘛?”陈逸见之,好奇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书生,真不知运气好还是运气差,今天是平顶鬼王的寿诞,听闻很多鬼物要来,不过是经过这里而已,所以晚上你可千万不要出去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平顶鬼王?”陈逸停着一脸迷茫的样子,什么鬼啊,怎么从未听说过啊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书生知道什么,这平顶鬼王啊,乃是远处平顶山上的一个鬼物修炼成道,我们村子就是受到着平顶鬼王的欺压之下,还需要每年献出血食,不然的话,就要丧命啊。”老人家一脸无奈着说道,脸上充满了苦涩,对于这个平顶鬼王的恐惧显然是非常惊恐。

    “血食?”陈逸听后,不由得一愣,神念一转,发现这个小村子中,也没有少人啊。

    “血食就是各家养的畜生了,这都是为平顶鬼王侍养,但要是哪一家交不出来的话,就要用人命去填,我们这一村子生生世世都在这里,周边都有平顶鬼王的势力存在,想要逃出去都很难,所以不知你的书生是好运还是霉运,好运没碰上那些妖孽,霉运就是走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陈逸一听,原来如此,他们的苦楚在在这里嘛,难怪算不怎么少人,但也不绝对的,一旦那些侍养的血食少了,自然是灾难降临了,那一家人就要遭殃,这也是一大危害啊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老人家,你放心,我是读书人,就读读书而已,希望不会吵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不会,这是你的房间,地方简陋,你也不要见怪,有什么需要,只要老朽由得,自然会拿出来。”老人家倒也不计较,随后拿着一碗饭食和野菜进来了,说道:“小书生,你饿了吧,粗茶淡饭,希望你还能习惯,慢慢吃吧,不要急,老朽就先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陈逸马上说道:“谢谢老人家,我知道了。”赶紧将他送回房,才回去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望着桌子上的所谓粗茶淡饭,其实已经是老人家的极品美食了,心中不由得叹息一声,随后拿出陈叔达给自己留的几册书籍,这都是他平常喜欢的,放在金银的包裹之中,一并送于自己,可见对于自己的喜爱从不见减少几分,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,书籍是昂贵之物啊。

    书籍代表着知识,代表着身份的象征,寒家子弟哪里能买得起书啊,大多是自己抄录的,即使如此也是珍惜万分,何况这是他的珍藏呢,看着其中一本就是论语,还有大学、易经,还有一本就是山海经,这让他有些好奇了,要知道山海经都是杂学怪谈,没想到爷爷也喜欢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此刻看着这些书,都不由得叹息一声,难道让自己学习儒家思想啊,不过也没有关系,现在有的是时间,其实早就学习了,只不过一直没有放在心上,也可以说以武为主,兼之修真炼道,对于儒家只是简略的熟悉而已,并不深入,不过此刻倒也是好时机。

    这一次行千里路,也是一个巩固的机会,以自己的本事,早就深入灵魂了,不需要再看这些书籍都能背出来了,同时也开始自我巩固起来,学生就要有一个学生的样子嘛,不然怎么在这个世界混呢,如此也能隐藏自己的身份,想到这里,不由得心中兴奋起来了,好事情啊,自然不会错过,何况儒家以仁义为核心,也是纯正之处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