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鸿蒙神王 > 第一千两百七十章 紫霄宫讲道
    在紫霄宫中六个修士已坐在蒲团之上,分别是老子、原始及通天三清,还有就是女娲,抢了伏羲位子的鲲鹏以及红云二人,其他人都席地而坐,虽然有些闹腾,但也是当做不知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直到其中一个来者说到:“师兄,我们苦苦从西方赶来,只为一心求道,可现在连个座位都没有,还不如撞在这柱子上算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上最近的一颗柱子冲去,仿佛真要撞上去似的,另一个也急忙上去要拉住他:“师弟别想不开呀。”

    这对于大部分修士来说还真吓了一跳,真要是撞死在紫霄宫中那可是对道祖圣人的大不敬呀,不过只有几人动也不动就像看戏一样,显然明白怎么可能真的去撞头呢?

    洪荒之中的老好人红云道人连忙起身说道:“这位道友别冲动,我的蒲团让与你便是。”

    那撞柱子的修士就马上来个大转弯坐到了红云的蒲团上,就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红云见了就没法了,只能做到镇元子身边了,而其余的那些修士,看着准提一脸的鄙夷。

    那撞柱子的修士就是未来西方二圣之一的准提了,还有就是他师兄接引了。

    准提见旁边的妖族鲲鹏,就说:“你这畜生也配坐此蒲团,还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没有做到位子的帝俊和太一两位本来就看不惯鲲鹏,只因为已经坐到那蒲团上了也就没什么说的了,现在有人带头了立即响应了,坐第二个蒲团上的原始本来就厌恶妖族,所以也直接说到:“道友说对,这披毛带甲之辈是没有资格坐的。”

    那鲲鹏见之只能忍耐,将这些事记在心中,也没有站起来。

    准提见到有道友支持,就趁鲲鹏不备,就用自己的七宝妙树刷向鲲鹏,一下就将鲲鹏赶下座位,然后接引借机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是鲲鹏实力不济,而是被那些修士吵得的心烦,就让准提有机可趁了,鲲鹏被赶下座位后,知道哪些大能不是他所能应付,只能将这事算到了红云头上了,看向红云更是带有杀气。红云却是没有发现,可是镇元子作为红云的好友却是发现了,只能记在心里,要好好劝劝红云的脾气,还要提醒红云堤防鲲鹏。

    帝俊和太一都是一脸玩味的看着鲲鹏,现在大家都没有座位了,这样才公平,典型的自己不好过,也看不得别人好过的心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正是三千修士到齐时,两个童子就喊道:“肃静,道祖要开始讲道了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大殿就清静下来了,鸿钧道人在大殿正前方没有任何真兆是的突然出现在大殿之中,更显得玄之又玄了,鸿钧看见大殿中的情况后就说:“以后就这么坐吧,不得更改。”

    望了一眼坐下的人,心中隐隐不满,真是的,竟然再在家里闹腾,让别人捡了便宜,可让道友见笑了,这面子可不好过呀,而带头自然是红云了,不算计他算计谁呀。

    “道友,请坐。”鸿钧突然对着虚空一礼道,同时在身边加了一个蒲团,让一众人摸不着头脑了,难道他犯浑了,可是绝对不可能啊,可是这里却是圣人道场,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陈逸看着也不好在隐藏下去了,就现身出来,对着鸿钧道人稽首道:“道友客气,贫道自坐便是,不打扰道友讲道,道友请。”

    等陈逸坐好后,鸿钧道人才对着众人说道:“今后诸位要礼敬陈逸道友,如同贫道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可不得了,之前还莫名其妙,现在更是感觉大大不同,什么叫做如同贫道呀?难道又是一位圣人,不会吧,这么厉害到了让人疯狂的地步了嘛。

    而坐下见过陈逸的几人,心中那是震骇无疑,尤其是伏羲、女娲、冥河和镇元子了,伤害最深就是接引和准提,差点吓得要逃呀,这等凶人竟然再此,而且还和鸿钧道祖同个等级的,上一次真的是鲁莽了,心中的恐惧一下子涌上心来,低着头不敢看。

    鸿钧道人不管众人的想法,开始自己的讲道之旅:

    “有物混成,先天地生。寂兮寥兮,独立而不改,周行而不殆,可以为天下母。吾不知其名,字之曰道,强为之名,曰大。大曰逝,逝曰远,远曰反,故道大,天大,地大,人亦大。”

    …….

    “域中有四大,而人居其一焉。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大道以天地为洪炉兮,万物滋养成以为道。故道无常向,无所为知道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圣人讲道,地涌金莲,天花乱坠,云霞自生,天光四起,众位修士各自有不同的反应,同时将陈逸的事情全力压下,倾听大道希音,毕竟比起任何事情,自己的事情最大。

    陈逸自然也是在默默记忆着一些自己没有接触过的东西,虽然这一次讲的有关达到基础方面的,自己不缺,可总会有一些遗漏之地,自然是需要好好的整理一番,不然岂不是亏大了,这一次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此,相信也是不用多说,都能够明白的事情,更不需要解释。

    三清受盘古开天功德遗泽,悟性奇高,脸上之表情甚是淘醉,女娲资质不如三清,但也不差,时而作惊喜之情,时而苦恼不已不一而述。

    后面准提与接引两兄弟乃是同修一门功法,接引脸现疾苦之色,好像天下人都欠他的钱似的,准提表情一如女娲,只是有时惊喜之时抓耳挠腮,如获大悟。

    其他如镇元子,红云,东皇,帝俊等亦是各有所得,只是限于资质,所悟比前面几人要少,不过众人得遇圣讲道,机遇难求,便是不懂也死记硬背,待以后再回忆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不少的修士,曾经听过一些,马上一印证,发现不就是千万年前的那一段讲道之事嘛,离开的修士,那是后悔不已,要是不离开的话,说不定现在成为圣人门徒了,这是何等荣耀啊,想必那时候这位讲道的大能就已经是圣人之境了吧,悔不当初啊。

    尽管失去了,但现在不能丢下,全力去记忆理解鸿钧所讲的大道,补足自身缺陷。

    反过来说,鸿钧道人现在就是在补充完整,或者强化某些人的记忆,当然没有听过的,正好领悟大道,优势与否,那是要看个人的本事,不是早得就能明白的,好比三清就没有机会去听讲,现在比任何的修士来都要领悟深刻,这就是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陈逸倒不会多想,跟着众人一样回顾自身修炼历程,一遍又一遍洗涤自身,将境界中哪怕是最为微小的漏洞再次补足,不断地增加奠基,使得基础原来越凝固,境界更容易升华。

    很快三千过去,鸿钧道人讲罢,见众人还在领悟,便又等众人醒来,待众人醒来之后,便说道:“此次讲道持续三千年,尔等回去静修,待千年之后便再次开讲,此间紫宵宫不开,不见任何人,你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又再次拜过,便见鸿钧和陈逸身形开始模糊,最后消失在蒲团上。

    众人也就相互邀约好友离去,准备一起参悟此次听道所得。

    “道友,真是不好意思,让贫道占便宜了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,何必这么说呢,贫道不过是讲了一些化形之法而已,并没有深入,在加上那不过说混玉岛一地的生灵而已,他们离开也是自己的选择,与吾无关,自主而已啊,此番道友才是正理,贫道可不敢越位,以后可万万不可如此说呀,不然这门都不好出了。”

    鸿钧听闻就大笑一声,稽首道:“是贫道自误了,让道友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鸿钧道人,陈逸还是明白,不要看他这么好说话,要是算计起来人,绝对是杀死人补偿人的货色,自己是不怕,只是今后门下弟子,大多要到洪荒中试炼,自然需要依托了,现在好好攀攀交情也是好的,将来能够相互关照,只要不出什么大事,问题都不大。

    “将来贫道坐下的弟子前来洪荒大地历练,到时候道友可要多多关照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客气,客气,道友门下弟子,自然是不同一般了,贫道也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如同道友一般,无忧无虑就好了,可惜命数不需,否则的话,就如杨眉大仙一般离去了。”鸿钧道人还是有些遗憾着说道,虽然说不上后悔,但还是免不了过去的选择而遗憾啊。

    “道友谦虚,各有各的路嘛,何况天道之中未尝不能修炼,而要是道友有一天能够脱离天道,将来也能安心追求大道不是嘛,怕是那时候道友将是精进很多了,贫道也是羡慕啊。”陈逸对此倒也不说笑的,一旦能够脱离天道的地步,实力和境界,将是一大强大的支持啊。

    “道友见笑了,那一天,怕是相当遥远啊,贫道也不知能不能看到那一天,天道可不是那么容易打破的,没有特大的机缘,很难改变这一些事情,想必道友心中甚至明白吧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