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鸿蒙神王 > 第一千三百十九章 逐鹿之战(一)
    蚩尤也不愧为拥有祖巫精血之人,只短短千年间就达到了大巫修为,八十一名巫族人只欣喜不已,暗道巫族复兴有望。

    蚩尤也是为九黎部落的发展作出了自己的贡献,蚩尤命八十一名巫人为长老分管四方,自己居中协调,为洪荒最早的管理模式;蚩尤发明了长弓长矛,增加的捕猎的容易程度,改善了族人生活水平;蚩尤又命八十一名巫人将一些普通巫法传给百姓,使百姓能够改善体质,寿命变长;如此等等,使蚩尤在九黎部落中声望无两。

    蚩尤慢慢的便积累了一些功德,睡觉的时候脑海中便经常出现了一座宏伟的宫殿,蚩尤甚觉奇怪,但也想不清到底是哪里,又因为为部落首领,事物繁忙,因此也不大将此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这时族人来报有一块不知什么材料的石头,很坚硬,怎么也融不化。

    蚩尤也感到好奇就跟着那位族人来到那块石头处,蚩尤就直接用力量想将这石头捏碎,要知道大巫修为的力量可是有多大的呀,且丝毫不见变动,就更为惊奇了,就急急忙忙的找来了八十一位长老。这八十一位长老看见这石头,一阵激动,知道了这石头的来历就屏退左右,随后一阵观察后终于确定了。

    只道要蚩尤滴上一滴血后就可明白,蚩尤不疑有他,可见对于这八十一位长老的尊敬程度了。蚩尤滴上一滴血后,那石头一阵幻动,渐渐的变成了一把刀,那就是祝融祖巫用的吴钩刀,这也是那八十一位巫族长老激动的事,而它们也知道那刀不用之时会变成一块石头,不是巫族中人是不可能拥有它的。

    当蚩尤手一接触那吴钩刀,顿时感觉到一股冰寒气息直接由剑上向脑海内传去,脑袋内轰隆作响,片刻后,蚩尤却是将自己的前世今生全部记起。

    蚩尤终于想起了那时常在自己梦中出现的宫殿便是巫族圣地祖巫殿,而十二大祖巫,却早已经烟消云散了,曾经称雄洪荒的巫族,只不过是千多年前的历史……

    既然明了自己身份,蚩尤自然要肩负起让巫族重新在洪荒大兴的使命,八十一名巫族人等这一日已经等了一千多年,自然唯蚩尤之命是从,只个个回去操练族人,几年下来,九黎族本就是战力强悍经此锻炼,几乎人人都能搏虎裂豹。

    蚩尤又根据十二祖巫的十二天都煞神大阵,将八十一名巫族长老联合起来,一起练成了九九寂灭大阵,自己亲自手握蚩尤刀主持阵眼。蚩尤剑即是那吴钩刀,如今在蚩尤手中,自然要改过名来。九九寂灭大阵虽不如十二天都煞神大阵那般毁天灭地,但也是威力巨大,杀气冲天,配合起蚩尤刀施展开来,怕是一般准圣级别者也只有逃命的份。

    轩辕在接替人族共主后,一系列惠民政策下来,人族发展更盛;而九黎部落在蚩尤觉醒后,走上了对外扩张的过程。

    轩辕想将人族政策向九黎部落普及,自己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族共主;而蚩尤视轩辕人族为巫族发展大敌,巫族要再度称雄洪荒,则必须将轩辕人族打倒。轩辕部落与九黎部落在接壤之地就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冲突,后来愈演愈烈,大战一触即发……

    轩辕与蚩尤两人都心知和对方必有一场大仗,于是只吩咐两族都在厉兵秣马,好赢得战争的胜利,一统洪荒,成就那前无古人之举,彼时君临洪荒,当真可笑傲三界。

    轩辕部落与九黎部落在接壤之地进行了几场小战,却是九黎部落战士个个勇武,以一当十,杀得轩辕部落连连败退,轩辕自是整天苦眉愁脸,筹划那解决之道。

    这边却是惹脑了广成子,只单人匹马,拿着番天印在九黎族阵地上乱砸一气,虽说番天印乃盘古大神脊梁所化,砸有巫族血脉的九黎部落战士威力打了点折扣,但巫族战士如何挡得金仙后期的广成子使用顶级后天灵宝的攻击,自然被砸得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广成子好不得意,也不管对手是谁,只提着番天印一路砸过去,直将九黎部族杀得后退几百里。此时的广成子虽然境界到了大罗金仙,但是还不怎么稳固,所以一时意气用事,平白添上了很多业力,毕竟九黎族也是有人族血统的。

    暗中的陈逸看着,不由得皱了皱眉头,这个原始怎么教徒弟的,人类战场,岂是修士能够插手的,一旦修士插手,双方底线就变了,这一点心中很清楚,甚至后果严重。

    果然人皇轩辕之中的人族修士,一个个脸色难看,而轩辕对此并不清楚怎么回事,后来找来一问,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原来人族战场之上,不准修士插手,否则人族圣地可能就要干涉,后果可以影响他的人皇之位啊,可现在已经做了,后果将要面对九零部落的修士。

    人皇轩辕一听,那是脸色骤变,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规矩,这可如何是好,如何是好啊。

    这下又轮到蚩尤苦眉愁脸了,此刻还仅为两方交战初期,都只为相互试探阶段,蚩尤自然不愿将底牌九九寂灭大阵早早亮出。当下蚩尤与八十一位长老商议,该如何抵挡广成子的番天印。不久就接到在隐居的大巫风伯、雨师愿意来助,蚩尤很是欣喜。

    随后大巫风伯、雨师说道大巫刑天之时,蚩尤就决定去一趟盘古殿。蚩尤用尽了办法由好不容易将刑天激了出来,同意出战,不过仍然让九凤守护盘古殿,毕竟这是巫族圣地,不能不守。

    不久双方的大军都集中在逐鹿的大平原,很适合大战之用,平静的大草原气氛凝重起来了,也感觉到大战马上就要到来了。

    这也让广成子很纳闷了,毕竟前些日子就被自己打的不敢露头,现在广成子却是见龟缩几日的九黎部落竟然派人出来叫战,心下奇怪,定睛一看,却是笑道:“我还道是谁在九黎族背后撑腰,原来是巫族余孽!”

    “轩辕,你既然要用修士,那么我就不客气了,人族人皇之位,可是需要你我争锋,现在已经不是你我能够控制了,那么就来一战吧,看看到底是谁能够站到最后。”蚩尤也知道有关人族内部的规定了,马上就拿出来反击轩辕,让他杂道义上,站不住脚了。

    轩辕一听,不由得无奈啊,此事是他们的错,也是暗中责怪自己的老师,为什么要用法宝去杀害普通的九黎族人呢,他们虽然是人巫,但也是人族的一部分,内部事情,可不能因为此用了纲线啊,现在好了,彻底没有办法了,只能是应招了,剩下也没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广成子听着,很是不解,为什么蚩尤这么大胆呢,而且轩辕这边的人,似乎对自己的作为很是不好看的样子,难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不由得满头疑惑,不可能啊,自己不就是帮着他们杀退了九黎军队嘛,怎么可能会有问题,这样的感觉一直徘徊不去啊。

    “人皇,此事已经无法,只能尽力而为了,这一次就算是人族圣地也不会站在我们一边,毕竟修士不能插手人族内部争端,是天尊圣师的法旨,谁也不能违背啊,人皇。”

    轩辕听后,不由得点点头,心中了然,也甚至明白此事的重要性,此事更是不能大意啊,人皇之位是什么,心中很明了,一旦出了事情,未来可能会更加糟糕,这也是很重要的事情,凡此种种都是需要慎重,现在已经于事无补,自然顺其自然,再接再厉便是了。

    刑天首先忍不住就冲了出去,广成子看见有巫族人来攻,马上就用翻天印砸向那巫族人。刑天却只用挥舞着手中干戚神斧击向那翻天印。

    虽然翻天印一半不周山炼制可谓是后天极品灵宝了,不过那干戚神斧也不是一般的斧头,乃是盘古斧的斧头碎片所化,可见来历不凡呀,硬是将翻天印顶了回去,同时广成子的修为可是没有刑天的高,很快败下阵来,自知不敌就连忙逃回了轩辕那里,很是惊险。

    轩辕部落这边再无高手,于是蚩尤便组织九黎部众大举反攻,形势立马倒过来,九黎部落不仅收回了那几百里失地,而且还占领了轩辕部落几百里失地。

    九黎部落战士痛恨广成子杀死自己这边手无寸铁的妇孺,于是大举报复,一时间杀得轩辕部落腥风血雨,蚩尤恢复了祖巫记忆,如何会在意这些?

    因果难为,战场之上,更是无所顾忌了,这让轩辕更加备受责难,但也只能忍下来,此事绝对不能放弃,不然的话,后果就难说,心中自然隐隐责怪广成子了,但也不能明说,不然会打击士气的,更好努力抵抗九黎族的攻势了,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大意之时啊。

    其他人族战士果然是士气低迷,但还是努力的抵抗着,战场上是有生死之分啊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