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鸿蒙神王 >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五帝治世(三)
    原始道尊更为支持广成子的行动了,马上就拿出早就做好的定海神针交与广成子,同时也为其他的弟子不争气而生气。

    广成子拿到后立马就回到人族交给大禹,大禹将此针定于东海。

    至此,危害洪荒几十年的黄河水患,经过了与禹两父子二十二年的努力,终于正式宣告治理成功。洪荒万民皆是感谢禹治水之功,尊称禹为大禹。

    大禹治水的故事也在洪荒代代相传,同时被命名为开天斧的后天灵宝及定海神针沾染了功德之气,成就了功德法器。

    大禹也在功成后将斧头交还与广成子,而广成子也是一直跟着大禹过来的,知道大禹为人族而舍小家的事后,更加体会到人族之间的情感了,自然也收回了开山斧,毕竟这是从师尊原始天尊那里借来的,肯定是要会回去的,不过这次又凭治水功德让自身的境界修为提高了,瞬间到了大罗金仙中期,广成子可是深有体会这功德的效用了。

    帝舜在位三十三年时,正式将禹推荐给上天,把天子位禅让给禹。十七年以后,舜在南巡中离去。

    众诸侯的拥戴下,禹正式即天子位,以安邑(今山西夏县)为都城,国号夏。分封丹朱于唐,分封商均于虞。改定历日,以建寅之月为正月。在治水的过程中,禹走遍天下,对各地的地形、习俗、物产,都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禹重新将天下规划为九个州,即冀州、兖州、青州、徐州、扬州、荆州、豫州、梁州、雍州。并制定了各州的贡物品种。

    接着收取天下的铜,铸炼成了九鼎,作为天下共主的象征,永镇九州地脉灵气。

    禹特别重视恩威并济,加强教化。西部有个部族叫有扈氏,好战而不愿服夏。禹采取一边用兵征服,一边用德政教化的策略,收到良好效果,使有扈氏终于臣服于夏。

    东南地区古称“九夷”,即九个较大的部落。禹为加强对其统治,几次出巡该地区,传播中原文化和礼教,受到当地百姓尊敬和礼遇。他沿途向当地人询问习俗,鼓励农耕,告其农时,播种五谷,教化部族酋长们讲礼仪,知法度,不以强凌弱,和睦相处。

    同时又宣布,若有不听教化者,要以兵征讨,决不客气。

    当时,古越部落酋长防风氏,总想独霸一方,自称越人各部落之长,不听禹的命令。禹在苗山大会上当众命令将他处死,并暴尸三天。各地诸侯、方伯深知再不敢冒犯禹王。那些没有参加朝见禹王的氏族部落听说此事,也纷纷向夏王朝进贡称臣。

    由于禹是活动在崇山一带的夏部落的首领,故被称为夏后氏,禹还规定:都城以外五百里的地区叫甸服,再外五百里叫侯服,再外五百里叫绥服,再外五百里叫要服,最外五百里叫荒服。甸、侯、绥三服,进纳不同的物品或负担不同的劳务。要服,不纳物服役,只要求接受管教、遵守法制政令。荒服,则根据其习俗进行管理,不强制推行中朝政教。

    成为人主的大禹更加勤奋地为万民谋利,诚恳地招揽士人,广泛地听取民众的意见。

    有一次,他出门看见一个罪人,竟下车问候并哭了起来。随从说:“罪人干了坏事,你何必可怜他!”

    禹帝说:“尧舜的时候,人们都和尧舜同心同德。现在我当天子,人心却各不相同,我怎能不痛心?”

    仪狄造了些酒,帝禹喝了以后感到味道很醇美,就给仪狄下命令,却要他停止造酒,说:“后代一定会有因为酒而亡国的。”

    禹继位不久,就推举皋陶当继承人,并让他全权处理政务。

    在皋陶不幸逝世以后又推举伯益为继承人,负责政务。

    大禹晚年,本想将天下共主之位传给皋陶,皋陶却先于大禹死去。后又定为辅助大禹治水有功的伯益,然大禹儿子启却是在大禹死后不服伯益。终究造反推翻了伯益。

    启即位后,宣布建立夏国,在面对天下共主地选择方法上,宣布以父亡子继的家天下制度便取代了任人唯贤的公天下制度。

    从此。洪荒正式进入奴隶社会,原始社会一去而不复返。

    在这段时间,三教为了享用人族祭祀,往往以仙人之名,将人族之主收到门下,如颛顼、帝喾、尧、舜等后来离奇失踪之人都是最后得了功德,被三皇接走。

    因为圣人的交待,所以那些在人界传道的弟子们都不敢随意惹事,与别人胡乱冲突,三界之中一片祥和,难得的又平静了许多年。

    颛顼帝、帝喾、尧帝、舜帝、禹帝五人在位期间,对教化洪荒万民分别做出了一定贡献。然其影响之深远却是远远不及天皇伏羲、地皇神农、人皇轩辕三人。

    后世将颛顼帝、帝喾、尧帝、舜帝、禹帝五人合称“五帝”,排在三皇之后。即历史上的“三皇五帝”。“三皇五帝”之称也代表着人们对远古时期禅让制度的推崇。

    不过天庭就不那么如意了,毕竟人族的上天的修士是比较多,但是高层力量还不那么够,毕竟人族再怎么适于修炼,但是时间毕竟太短了,就算有人族高手也会回人族圣地之中。

    昊天和瑶池都很是烦恼,更何况上次刑天闯天庭,将昊天和瑶池好不容易搞好的天庭又差点毁了,最后虽然打退了刑天,不过就算这样也是很是损失惨重。昊天和瑶池商量了一下后决定去道祖那里,求道祖让三教弟子听他们的。

    昊天先换上一身道服后,就出了天庭,往三十三天外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一会儿就到了紫霄宫外,毕竟昊天在紫霄宫中当了无数年童子路径很是熟悉,进了紫霄宫后,就看见道祖鸿钧已经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昊天赶紧行礼后就将来意说明后,道祖鸿钧就道:“汝先回去吧,汝的是吾以知晓。”

    随后昊天就回天庭了。

    道祖鸿钧发出几道信符后,就在此闭目养神了。

    众圣接到道祖传讯后,不敢怠慢,立马就动身前往紫霄宫。毕竟是圣人,这速度就是快呀,一眨眼就到了紫霄宫中,看见道祖鸿钧已经坐在那里离,先行过礼后就做到自己的蒲团之上。

    道祖鸿钧高坐蒲团之上,待众圣行礼完毕后,只面无表情道:“如今打劫将起,千年后当有封神之战,尔等宜早做准备!”

    说完,拿出一榜一鞭道:“此为天书封神榜与打神鞭,待得替天封神之人出现后,此榜与此鞭自便归于那人手中。老君,你为三清之首,又为人教教主,这封神榜与打神鞭切交由你保存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老子恭敬的从鸿钧的手中接过了封神榜与打神鞭,将其揣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原始道尊看见老子已经将这封神榜拿到手后就像道祖鸿钧问道:“敢问老师,这封神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鸿钧道:“巫妖量劫之后,天庭人手不足,加上阐教此次人皇之时,身犯杀劫,业力深重,不可不渡,而千年以后又恰逢神仙杀劫,凡是三教之内,皆在劫中。然天道之下留有一线生机,立下封神榜,凡是三教之中在若在此劫之中身陨,可将一丝真灵寄托在榜上,将来大劫结束之后可封为周天正神,为天庭所役!”

    在紫霄宫中的问答顿时是热闹起来了,这可是关乎各自利益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敢问老师,三教又是那几教?”接引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子门下人教、原始所立的阐教,以及通天的截教,以及那些擅自入劫之人,都在劫中。”鸿钧回答道。

    本来三清都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,希望自己所立之教不在劫中,毕竟,多年以来众圣培养出来点门人不易,谁愿意白白送给天庭奴役呢!如今一听鸿钧之言,脸色俱是一白,尤其是原始道尊更是脸色不好看了,自己的弟子命犯杀劫,可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啊。

    老子和通天也是一样,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此事无可转圜。

    “敢问老师,那些未在三教之内的修士又该如何?”女娲担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未入三教之数,不幸遭劫者,或身化灰灰形神俱灭,或重堕轮回,一切单凭各自的机缘!”鸿钧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上榜之人是否以后永为天庭所役?”原始道尊问道。

    鸿钧听了,道:“何时神仙杀劫再起,上次上榜之人自可脱劫!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又问道:“敢问老师,此次封神所需多少,何人有该上榜?”

    鸿钧只面无表情道:“圣人以下,视根行而定,根行深者,成仙入神;根行浅薄,灰飞湮灭。具体人选你等自议,但需满足周天正神总共三百六十五位。”

    “敢问老师,此次代天封神之人又是何人?”原始道尊将心中最关心的问题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替天封神之人身具飞熊之相,具体是谁,到时你等自然知晓!你们还是早些签押吧!”说完,鸿钧扫了众人一眼,隐身不见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