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鸿蒙神王 >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上门求医
    靠山城,百济堂,陈逸依然做着掌柜身份,出售着成品药,大多是金疮药。

    这一天,他躺在躺椅上,悠哉悠哉着,确实不想有人进来了,而且不是那些猎户,让他不由得好奇着站起来,看了看来人才说道:“这位公子,你有何事,这里只有成品药。”

    “掌柜客气了,我就是想要问问能不能让昏迷的人苏醒呢?”来者正是秦海了。

    “让昏迷的人苏醒?”陈逸一听,不由得一愣,随后摇头说道:“不明病状,怎么可能知道怎么下药呢,即使有成品药,也需要客人说明具体原因,要么就将病人带来,不然在下无从知晓,真是抱歉了,如有需要下一次请将病人带来,本店没有出诊的习惯,请吧。”

    秦海没想到掌柜会这么说,不由得一下子不知该怎么说话了,他的一个下人怒道:“我们家秦公子可是靠山城中鼎鼎有名,要不是老爷有病在身,岂会在意你一个小小掌柜。”

    陈逸听着,却是丝毫不在意着说道:“别人是别人,在下是在下,不可同言而语啊。”

    那下人还想要说什么,秦海赶紧阻拦下来,拱手说道:“下人不懂事,还请掌柜勿要生气,在下知道了,那就告辞了,希望他日有劳掌柜出手了,今日是在下考虑不周,这是赔礼。”

    说着,秦海就在柜台上放了一锭银子,下意识的瞥了一眼陈逸,确实看到他依然懒得理会的神情,顿时心中一凛,急忙带着人离开了,似乎也看出了不简单的事情,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陈逸看着离去的人,看了看柜台上的银子,不由得无语,很是用心啊,不过算了,无知者无罪,用不着那么在意了,至于会不会再来都没有关系,只要不来找事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是为什么啊?”那个下人还是有些不服气者说道,显然太气人一点。

    “好了,阿福,不要在意,我感觉此人不简单啊,不要去在乎那么多事情,说不定我父亲的病状还要需要他出手,走吧,先回去再说,父亲已经昏迷这么久了,母亲都伤心的不得了了,不能再等下去了,走马上回去。”秦海说着,就急忙带着人回去了,不敢在耽搁了。

    到了家中,秦海就来到父亲卧房之中,他母亲正在照顾着,眼中通红,却是神情疲惫。

    “母亲大人,父亲还是不见好转嘛?”秦海上前轻轻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父亲已经昏迷了一年有余了,尽管家中有余财,你也会经营,但老爷还是这么不见好,该怎么办啊,即使不缺药材,可这样下去,迟早会有危险的,真是苦命的老爷啊。”秦母一脸担忧着说道吗,显然是心中非常担心,这样下去,如何是好呢,将来会更加麻烦。

    “母亲,城中又来了一名新的药店掌柜,不过他出售都是成品药,而且还不出诊,这样的话。”秦海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明了来意,显然是希望能够带着父亲去看看再说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那人能有办法?”秦母听着不由得一脸惊喜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母亲,我只是感觉到那人不简单,说不出的感觉,所以现在也没有办法了,只能尽力一试了,不然父亲这么昏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。”秦海没有欺骗自己的母亲,直言相告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这么说来,此人确实是不简单,如果不是拥有奇术,就是欺世盗名,但那些猎户都是不认识他的,不可能整天去买金疮药,而且他们也不是傻瓜,城中的金疮药也有嘛,而且还要贵很多,只有亲身体验过的人才会知道,同时那几个药材铺的人老板也不知道。”秦母听着不由得说道,显然是不简单了,也感觉出来了,看了看自家老爷,不能再等了。

    “好,咱们走,不能再等了,此事需要紧急处理,老爷都昏迷一年多了,看多的大夫很多,甚至连一些修炼中人都请来看过了,都不见效果,真不知怎么回事了,走吧,走吧。”

    秦海听着也是点点头,至于那些修炼之人未必都通晓医药之术,自然不太清楚了。

    很快众人就抬着准备好的大娇之,出了门,一上街就让人知道了,也明白了他们的去处,一个个都是想要看热闹了,不由得在后面跟上了,那些药材店老板或者大夫也是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快,快走了,秦老爷去百济堂看病了,也不知道那人能不能成功了,真是好奇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才来多久啊,而且买的大多数是金疮药,怎么可能会看病呢,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先去看看再说,说不定就有什么惊喜呢,走吧,反正就是看看热闹。”

    带着这个心理的人,可是不少的,自然是知道其中关键是什么了,自然是不简单了。

    很快满城风雨了,对于秦家秦老爷的事情,很多人都知道,虽然知道他做善事不少,可是昏迷一年多都没有效果,也没有醒来,自然是大事了,这一点是相当古怪的事情,让人摸不着头脑了,也不是为何会如此,但有也明白,此事相当棘手,很多人都是束手无策啊。

    很快秦家人就来到了百济堂,下人们,急忙小心的将秦老爷放在躺椅上,慢慢的抬进了百济堂,让陈逸不由得佩服了,这么快就决定来了,不过作为老板,自然需要接待了。

    “咦,这是怎么回事?”陈逸马上就去走上去问道。

    “掌柜,是我啊,这是我父亲,都昏迷一年多了,也不知怎么回事,就想请掌柜看一看。”秦海急忙走上来说明来意,可不想让人觉得有什么变化,那就不好了,这一点还是很明确的。

    “你父亲嘛,看来是真的了,好好好,你们不用急,这位是令堂嘛。”陈逸看到秦母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她是我母亲。”秦海马上让人准备好,同时为他介绍了一下。

    陈逸点点头,就说道:“也罢,既然你们都找上门来了,我就看一看,当然也不知能不能在我的能力之内,不然的话,也只能另请高明了,不知公子意下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请吧,掌柜。”秦海倒是不在意了,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自然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陈逸点点头,对着秦母说道:“老夫人,勿急勿急,此事在下先来看一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秦母一听点点头说道:“那就有劳掌柜了,老爷的病啊,这是什么孽啊。”

    陈逸听着,就走了上去,微微一观,不由得眉头一皱,随后伸手一塔秦老爷的脉象,瞬间明了所有,果然是没有猜错,竟然是这等事情,不由得踌躇起来了,此事似乎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秦海看到陈逸的脸色变化,不由得心中咯噔一声,急忙低声问道:“掌柜,这是?”

    “秦公子是吧,你们一家是不是外地来的,对了,你知不知道原来的地方呢?”陈逸却是问道另一问题,此事虽然对他来说自然不难了,但不想无言无辜的插手他人之事。

    秦母此刻却是听到了,不由得诧异着说道:“是啊,此事基本上都知道,这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当初你们离开之时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此事非同小可,此病不简单啊。”陈逸实话实说,此事去试试不简单,相当的麻烦,要是真的牵扯到那些事情上,还真不好出手。

    “对,那时候离开之时,正好我们居住的地方发生了一场巨大的瘟疫,我们两口子也是侥幸逃出来的,但公公婆婆都是没有活过来,就算是叔叔他们也一样,难道有什么问题嘛?”秦母一脸担忧着说道,此事难道另有隐情,不然的话,怎么会发生这样事情呢。

    陈逸一听,虽有看到了秦老爷脖子上的红线,身上将其拿起来,就能到一块已经彻底发黑的石头,心中顿时明了了几分,竟然是这样啊,那么就没有问题了,倒是简单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老爷心爱之物,当初不是这样的,很靓丽的,也是他母亲给他的东西,说是家传宝。”秦母看到后就说道,也是跟着解释起来,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啊。

    “这就没错了,这东西是不是一年比一年要暗淡,然后在一年前彻底漆黑了,没有任何光彩了?”陈逸将其扯了下来,显然已经无用之物了,根本就是毫无价值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掌柜,你说的没错,每一次老爷都是看着很心疼,就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好好的一块奇石,就变成这样了,完全想不通了,即使如此,老爷也是舍不得扔掉啊。”秦母担忧着说道,对于此事也是心中有数,自然明白老爷心中的惦念了,公公婆婆的纪念啊。

    秦海倒是第一次听说这回事,看来确实是有原因的,不然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呢,可是这有有什么关系,父母都逃出来了,为什么还会有联系,难道其中还有什么不一样的事情在内不成,心中不由得嘀咕起来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