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扔过来接不住,摔了好像也不好。

    算了!

    安夏儿将手收了回来,“好,那我过去拿吧。”

    但一打开房间门,安夏儿就愣住了,只见两个保镖站在她门口。

    “请问公主去哪?”一个保镖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?……”安夏儿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们会轮流在公主和陆总的房间外面守夜站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安夏儿道,“我要拿一下陆先生的平板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那公主请吧。”

    保镖恨不得马上将她打包送到陆白房间。

    安夏儿眉角跳了跳,话说,既然有保镖在他们房间门口,陆白干嘛还让她过去拿?

    但既然出来了安夏儿也不好又调头回去,因为这会显得很刻意,像刻意地保持着她与陆白之间的距离似的,这好像不太好……西莱王宫那边还靠陆白帮忙呢。

    安夏儿来到旁边那个华丽夸张的总统套门口,保镖果然直接打开门让她进去了,谁也没有提出来帮她去陆白那拿东西。

    穿过奢华宽大的总统套房,安夏儿来到了阳台的位置,陆白已经将平板电脑放在了桌,在看一张地图。

    “陆先生。”安夏儿走过去。

    他果然也刚沐浴不久,空气中飘着沐浴露的香气。

    安夏儿觉得她是个正经女子,不能沉浸在男色中无法自拔,视线他英挺的背尽量停在陆白头上。

    陆白没有马上将平板电脑给她,而是看了一眼他旁边的位置,“公主坐吧。”

    安夏儿觉得他的话有一种令人不得不遵重的威严,她一个公主竟真的听从地坐了过去,她看了看前面的平板电脑,视线又移到陆白的手中,“陆先生在看地图么?”

    “普罗旺斯的地图。”陆白话很认真,将地图给安夏儿,“普罗旺斯有很多个镇,每一个城镇的建筑特点都不一样,但最着名的还是薰衣草观光地。我们明天可以先去看看阿维尼翁这座古城,然后去塞南克修院,那边有薰衣草花田……”

    安夏儿听着他的讲解,接过地图去看了一下,“哦,好的,那一切行程陆先生你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没意见,那行。”陆白将地图放了下来,并且将平板递给了她,“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夜晚的清风将他身上的男性气息一并吹过来,有着一种冷人着迷的冷香,以及沐浴不久后的清冽味道,安夏儿鼻子很灵,闻到空气中陆白的气息她有点紧张……

    二人都穿着浴袍,气氛暧昧。

    安夏儿接过平板,移开视线不看他,“我想问陆先生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陆先生为什么要来普罗旺斯?”安夏儿道,“我喜欢花的事确实很多人知道,但我喜欢薰衣草却只有我个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就连曼莉宫的人都不知道,她也只是心里觉得对薰衣草有一种情有独钟的情怀,三年前回到西莱王宫时看到这种花总是会出神。

    陆白喝了一口杯里的酒,“因为我曾经答应过一个人,会陪她来一趟普罗旺斯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妻子?”安夏儿问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陆白看着她。

    安夏儿眨了眨眸子,“嗯?”

    陆白微叹了一气,“算了,公主不必问这些,总之公主喜欢这就行。”

    安夏儿拿着平板电脑站了起来,“不好意思,如果我问了什么让陆先生你不高兴的,还望别见怪。我……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陆白看着她,他其实很想告诉安夏儿,他的妻子就是她,她不用走。

    安夏儿刚转身,陆白揉着眉心说,“能不能帮个忙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安夏儿又回过头。

    陆白来到了她身后,双手突然握着她的肩,眼睛却带着丝迷醉,“公主,把眼睛闭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夏儿看着他,仿佛有一种力量驱使着她照办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两片温热的唇覆在了她唇上。

    安夏儿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由于太吃惊,她吓得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但陆白只是吻着她的唇,力度轻轻地停留在她唇上,并没有下一步动作,这种吻柔和似细雨,完全没有侵犯的感觉。

    仿佛空气都凝固了,只剩下风吹着她长长的发丝,在空气中缭乱飘动。

    陆白吻了她一会后,松开了她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夏儿无以反应。

    陆白似乎索求一个吻,回身又坐了回去,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但安夏儿不能当然什么事也没发生过,“陆先生……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,只是想吻你。”陆白很直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夏儿脑子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想吻她?

    “还有,不必口口声声称我陆先生。”陆白道,“叫我陆白吧。”

    安夏儿吞咽了一口,心跳加速,耳根发烫地道,“那那,我先回去了吧,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夏儿。”

    身后突然又叫住她。

    安夏儿又是一愣,舌头打结了,“你你你叫我什么?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个昵称只有她父王叫过!

    “今天在飞机上,我说想追你,是真的。”陆白说。

    安夏儿用笑掩盖此刻的紧张,“是……是么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公主对我有什么意见,可以尽管提。”陆白说。

    安夏儿不知道怎么回到自己的房间的,脑袋一直嗡个不停,脑子里面全是回响陆白的话,占据了她所在的思考能力。

    【不为什么,只是想吻你。】

    【夏儿……】

    【我想想追你,是真的。】

    安夏儿坐在床上,手轻轻地触碰着刚才被陆白吻过的唇,“……他叫我夏儿。”

    缓缓地,她微笑了起来,心里烫得像要被融化似的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第二天安夏儿和陆白他们在阿维尼翁停留了一天,观看这座拥有历史文化的古城。

    下午去了教皇宫,夕阳普照下,一道彩虹横夸在教皇宫上空的天际,大气恢宏!

    安夏儿和陆白站在教皇宫看着这座中世纪最宠伟的城堡之一,她发出感叹,“感觉比网上介绍的还要壮观呢,如果拍电影的话在这里取景,一定很有意境!”

    陆白点了点头,“这座教皇宫保持得比较完整,因为自15世纪起到1986年为止,经过多次修复,作为历史建微和油画研究是不可多得的宝库。”

    安夏儿弯着眸子,“对,虽然不及西莱王宫华丽,但历史和壮观程度却是西莱王宫无法相比!”

    “西莱是由二战后各国流落到西莱的人的后裔所组成的国家,历史很短,自然不能与一些大国相比。”陆白轻笑说道,“普罗旺斯毕竟是地中海区,法国的区域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的相处很自然,仿佛昨晚的事从来没发生过……

    安夏儿看着陆白,“所以,博古通今并且创造了智能高科技的陆先生,我们现在去哪?昨晚说了,我们的行程由你安排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