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在这个晚宴上,艾尔的心腹伊布和珀切福斯家族的大管家斯蒂芬都在。

    陆白的人自然也在身后。

    贵族,即使在用餐时间,有时也会带着各自的保镖人员。

    因为表面谈得再和睦,终归也只是表面,谁也不知对方暗地里是什么心思,所以为了安全着想,有时贵族与客人用餐,保镖也会站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艾尔先生,警方那边还在查。”伊布回答道,“皇宫那边也在紧密跟进大使馆的画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,z国大使出事了,皇宫必须给z国一个交待。”候爵严正地说道,“但听说炸大使馆的人可能针对的是陆少夫人,如果是这样,那王室给陆先生和陆少夫人的交代,才是最为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陆白毫不否认这一点,“所以我现在给瑞丹警方时间,希望他们能尽快给我一个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请陆先生放心。”候爵对于这个帝晟集团总裁,也警慎对待,“艾尔既然让人跟进警方那边了,就一定会督促警方加快办案速度。”

    陆白笑笑,轻轻转着桌上的水晶杯杯脚,“希望瑞丹的警方不会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,我希望能与陆先生再谈谈。”候爵说,“还希望陆先生不要介意我在餐桌上提及。”

    “候爵请说。”陆白霸气地展了一下手,接受与这候爵谈下去。

    “关于王位继承者选举一事。”候爵说道,“我相信艾尔有跟你提过,如今柯罗韩特王子正与西比拉公主角逐王位。且不说我的儿子西蒙即将与西比拉公主订婚,我们珀切福斯家族也世代效忠与国王陛下,国王意在扶持谁继位,我们就必须技持国王的决定。所以珀切福斯家族会支持公主继位……”

    之后,候爵便与陆白谈起了王位继承者的选择一事,虽然没有直接说明,但言下之意很希望陆白和安夏儿投西比拉公主一票。

    晚宴结束后。

    安夏儿和陆白上车,返回礼宾堡。

    安夏儿酒喝多了,难过地抚着自己昏昏涨涨的脑袋,“陆白,如果我们手中各有一票,你希望我们两个投给谁?……你会与珀切福斯家族一样,支持西比拉公主么?”

    “你希望怎样?”

    陆白看了眼靠在自己肩头的她,她脸颊红霞一般,甚是迷人娇艳。

    “其实罗丹来找过我……喝茶。”安夏儿说到这,嗤笑一声,“当然,表面喝茶而以,她是想说服我投票给西比拉公主。”

    陆白自然知道这件事,“所以,我们从皇宫回来后,罗丹找你就谈了这一点?”

    “还要谈什么,我跟她本来就不熟。”安夏儿脸颊稂烫,一离开餐厅,她整个酒劲都上来了,声音越来越含糊,“其实我才不愿意投给那个西比拉公主,大庭广众地要跟你跳舞不说……还想勾此我老公,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陆白无奈地摇了摇头,“你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投的话,我宁愿投给那个柯罗韩特王子。”安夏儿轻说道,“虽然那个柯罗韩特看着也不像什么好人,但总归比那什么西比拉公主强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你说投给谁就投给谁。”

    陆白半哄着她,浅浅地吻住她饱满的唇畔。

    可能是酒精的原因,安夏儿很配合,当晚甚至十二分热情地迎合陆白的索取……

    当晚,候爵夫人的一名侍女找到西蒙,“二少爷,夫人让你过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正准备驱车离开珀切福斯家族城堡的西蒙只好扔下了车钥匙,来到了候爵与候爵夫人的起居处。

    此时,客厅中,只有候爵夫人一人高贵地坐在那里,喝着养生茶。

    最精致的妆容,和昂贵的珠宝相衬,让这个候爵夫人看着很年轻,端着一般名流都女人没有的清高。

    生出在贵族或嫁入贵族的女人,岂是嫁入一般豪门的女人能比!

    “母亲刚回来不好好休息,找我有事?”西蒙过来便扫一眼客厅周围,又问,“父亲呢。”

    候爵夫人刚才在晚宴上的热情脸色已不见。

    换之是一副经久豪门贵族争斗的脸庞,尖尖的脸型让她看着除美艳之外,更有一种精明厉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这么晚了你还打算出去?”候爵夫人放下杯子,看着自己的儿子,“我可告诉你,西蒙,你与西比拉公主的婚事,绝不能出任何差池!你在外面的那些风流韵事如今最好不要再传到皇宫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有了这个‘公主’……”西蒙脸上写满得意和坏笑,“我还对其他女人有什么兴趣?”

    毕竟那是他一直想得到的女人!

    “你能把心思放在西比拉公主身上最好!”候爵夫人说道,“你与公主结婚后,取得王室的支持,再从艾尔手中夺下家族大权!这就是你的正事!”

    “母亲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。”西蒙眼底的寒意一点点漫延,压低声音笑,“或者,直接送艾尔下地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嘴!”候爵夫人看了一眼周围,“在家里小心点说话,被你父亲知道了你永远都别想夺取艾尔的东西了!”

    她真是怕了这个儿子的胆大妄为,还好仆人都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西蒙傲慢又恼怒地道,“他眼底只有和他前妻生的儿子么。”

    说这一点,候爵夫人脸色更加生气。

    她自然希望珀切福斯家族的所有的东西,都归她的儿子和女儿,而不是让候爵和他前妻所生的儿子掌管这家族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候爵夫人一抿唇,“他再怎么念着他前妻,他前妻也死了,如今的珀切福斯候爵夫人是我!”

    “当然,母亲也出自贵族,配得起父亲他。”西蒙说着他们的优势,“父亲不敢不将母亲不回事。”

    候爵夫人的眼神这才有所缓和,一点点沉静下来,“你明白就好,我会尽一切能力帮你夺得这家族的继承权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母亲的支持了。”西蒙为了自己的野心,会尽力讨好或顺从自己的母亲,又问,“父亲他现在呢?”

    “还能在哪,和艾尔去书房谈话去了。”候爵夫人戴着几个宝石戒指的手愤怒地捶了个座椅扶手,“我们回来他都不找你谈话,只知道他的长子艾尔!真是偏心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