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陆老不知怎么就得到了陆佑天来了的消息,在这之前,魏管家都尚未来得及去报告。网

    陆白冰冷着面孔直接向秦修桀走来,“不必了,我在这就送他去他该去的地方——”

    话落,陆白猛然抽出秦修桀身上的枪!

    一回身,对准陆佑天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枪响。

    魏管家和秦修桀同时上前阻止!

    陆白的手被压了下来,子弹打在了走廊的墙壁上,黑色的弹孔中冒着一丝青烟!

    同时,林尼娅与小段挡在了陆佑天面前,警惕地盯着陆白,手按着后腰,准备随时拿枪出来的架势!

    气氛一时剑拨驽张!

    “看来二十年,也并没有让你减少对我的恨。”陆佑天不避不闪,镇定地看着陆白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做过什么事?减少对你的恨?笑话!”陆白咬牙冷笑,依然紧握着手中的枪,“我不找你,你还敢回来,甚至敢来我家?”

    陆佑天沉下目光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陆白一声笑,一把甩开压着他手的魏管家和秦修桀,再度将枪口抬了起来对着陆佑天,“好好站着,别动,我这就送你下去跟妈咪和陆商谢罪!”

    “陆总!”

    “大少爷!”

    “住手,陆白!”

    随着秦修桀和魏管家的阻止声,还有另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魏管家和秦修桀闻声回头,只见陆老正在他两个保镖的陪同下,也过来了,脸色生威地看着陆白与陆佑天父子。

    陆白没有回头,冷冷地说道,“老爷子,这是我跟他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陆白,在你面前的是你父亲!”陆老厉声道,“你们父子二十年未见,如今又要兵戎相见么?”

    “他敢送上门就别怪我不客气!”陆白脸色可怕,始终抓着枪的手青筋毕露,无论秦修桀和魏管家在旁边怎么劝,他都没有放下。“你就是杀了你父亲,你母亲和陆商也不可能复活了。”陆老黑着脸说道,“既然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,你也已经成家立业,又何必再记着当年的事。杀了他,你只是少了

    一个亲人而以,除此之外,陆白你什么也得不到!”

    这就是陆老,陆家现在的掌权者。

    事到如此,这世上唯一能在关键时刻镇得住陆白的人。

    陆白咬着牙,褐眸带着二十多年的怒焰,恨不得直接让眼前这个‘父亲’消失!“你也知道这是你的家,夏儿和你们的三个孩子还在这家中,难道作为父亲的你,你要在自己的家中杀了自己的父亲?”陆老问他,“你让小宸小玺以后怎么看你?怎么看你

    这个双手沾着亲人血的父亲?”

    陆白握着枪的手颤抖着,但脸上想一枪杀了陆佑天这个父亲的表情依然没有变,他恨这个父亲恨了太多年!

    “让他开枪吧。”陆佑天淡定一句。

    “佑天你也住口。”陆老皱紧了眉,“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,还跑去小宸他们的幼儿园?”

    陆佑天无奈垂下眼睛,“原来父亲知道了。”“王局长也在这,刚听他说小宸小玺在幼儿园与他们家的孙子闹了矛盾,陆家有一位‘陆先生’作为小宸他们的家长出面化解了矛盾。”陆老一脸‘别想瞒过他’的神情,“我与陆

    白这几天都没有去圣兰幼儿园,‘那个陆先生’除了你还能有谁?”“对,是我。”陆佑天垂着眼睛,低笑出两声,“如你们所见,我这一趟回来主要想看看孙子们,毕竟我也不再年轻,对晚辈的挂念与关心与日俱争。只是没想到会收到素未

    谋面的儿媳妇送来的周末聚会邀请帖,陆宸陆玺母亲的一番好意,即使知道上门不被待见,那我也得必须来啊!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脸,敢冒充小宸小玺的家长?”陆白冰寒的面孔阴鸷,嘴角咧开可怕的弧度,“昨天我就想到了是你,就等着你出现送你下地狱!”

    “我来不是因为你。”陆佑看了眼陆白,“是回应我孙子和儿媳妇的邀请,当然,如今我人到了,已经看过他们了,如果你们实在不欢迎我,我会马上走。”

    “走什么?”陆老老脸拉长,“你上回一走就是二十年,现在回来一趟只为看孙子?有没有想过问候我这个父亲?你再走个二十年下回回来就看不到我这个父亲了!”

    陆老脸色愤怒!

    不说二十年。

    他已经高龄近七十,再过个十年,也许他都已经……

    陆佑天想到面前这位自己对不住的父亲,垂下了眼睛,“抱歉,父亲,您这二十年还好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问候我。”陆老沉着脸说,“我这一头头发是为你们父子白的!”

    陆佑天手紧握。

    陆老又道,“陆白恨你有他的理由,但二十年前的事我也有责任,如今我们祖孙三人相聚了就该坐下来将当年的误会化解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老爷子,我没兴趣与他坐在一起。”陆白完全不给这个父亲面子。“那看在我的面上,也不肯?”陆老见陆白不为所动道,他目光从眼角扫了眼身后,忍着此时的愤怒说,“但现在不是我们三个谈家常的时候,现在s城二十多个的人物都在

    这,现在应该过去招呼一下客人,有事等晚点再说。佑天,你既然回来了,也跟我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招呼客人也是我们的事,与他无关!”陆白不想让陆佑天这个父亲再掺入他的生活,冷冷地说,“因为我早已不将他当父亲。”

    小段和林尼娅听过传闻,帝晟集团总裁陆白性情凉薄,但只是没想有想到,他面对自己二十多年未见的父亲,也是毫不犹豫拔枪相向!

    二人一直挡在陆佑天面前,哪怕子弹射穿他们,也要保护他们的头儿!

    但陆佑天却并不觉惊讶,对陆老说,“父亲,既然今日有客人在,我也看过您与几个孙子,就此别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。”陆老一脸苦恼加愤然,“佑天你也别跟我来这一套,你既然潜入圣兰幼儿园去见小宸他们,难不成就不想与他们相认?”

    陆佑天不语。“你这个爷爷之前从未露过面,陆白结婚,你也没回来,也该好好见见儿媳妇。”陆老说着,看向正用愤怒瞪向自己的陆白,“陆白你也不必这么看着我,既然请佑天过来是

    夏儿的意思,那要赶佑天走,也该由夏儿来赶。看看夏儿丫头的意思吧!”

    说着魏管家对魏管家道,“魏桐,去将少夫人和小宸小玺以及lulu都叫过来,一家人就别瞒着身份了,让小宸他们都过来认认他们的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是,陆老。”

    魏管家鞠首而去。

    陆白紧握着手中的枪,想到孩子们要过来,这回要肃清他这个父亲一时也不行,索性将枪扔回给秦修桀,“爷爷这是什么意思?你这是要越过我作主么?这是我的家!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这里一切他说了算。“对,这是你的家,你与夏儿丫头的家。”陆老不否认,“这个家要请什么客人要驱逐什么人,是由你们夫妻说了算。所以,我说请夏儿过来,你放心,倘若等会夏儿过来也

    要让你父亲走,我绝不说半句挽留的话!”

    此时花园那边,安夏儿正在无措。听到祈雷说那个‘大伯’是陆白父亲,她整个人都淡定不了,又紧张又羞愧,捧着自己滚烫的脸,“怎么办怎么办?我一直以为他是哪个大伯啊,在圣兰幼儿园见他时也不知道有没有失礼啊,祈雷,你确定吗你确定吗?!”

    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